马云很风云,嘉玛不加码

190

不论是否身在马来西亚,“尊崇法治”和“培养德行”,既是国人行事的圭臬,也是百姓生活的底线。但是,察看这些日子红衫军的所言和所行,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不但这样,二度前往《当今大马》肇事,他们语出龌龊,极情挑衅。面向头戴头盔,手持盾牌的镇暴队,红衫军仍然肆无忌惮,一再企图冲破警方的防线。对峙不果,撤退之际,甚至还向警方抛掷水瓶,惹怒警官。

耐人寻味的是,一部分所纠之众,似乎不知为何而来。《当今大马》报道,一名赴会者受访时坦告:“我们不懂做啥,(总之该是)来到这里支持马来人吧。”另一名15岁少年则言,他是乘搭主办单位所安排的巴士,从巴生到来PJ51的工业区。

要是这样,不论集会的目的何在,旨意何存,据此可知,眼前的咄咄怪闻,恐怕确是有心人在背后操弄。虽是这样,可惜,这个国家,总是这样,纸上的兵法,行动之行为,往往分裂两半,各行极端,不知所云。

领悟这些,自可明白何以公然出现一边马云,一边嘉玛的不可思议。既然如此,我们到底要南中国海两岸下一代千千万万的子子孙孙,怎么走下去,才能平衡一切呢?

站在世界之前端,马云觉察了全球化的大转变。因此,对网络,马云是深有远见的;对客户,马云总是开放的;对语言,他也是如此。身在中国,他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当年和总统欧巴马对谈,他反应的机智,他应答的幽默,都是独辟蹊径的。

嘉玛呢?身处网络的大时代,他一丝没有发现,他的一举一动,不论是在《当今》的焦躁,或是习惯性的恐吓之暴戾恣睢,五湖四海的外资和民众,全一一看在眼里。

什么评价,街上咖啡店的指点,网上脸书之贴文,点点滴滴,多着是。垢业之行,浑然元气,好的、丑的、贤的、愚的、膻秽的、芳馨的、蝇蚋的、蜂蝶的,一目了然。

那么,首相纳吉七次上京好不容易从中国引来千万亿的大手笔投资;请问当权的领导,马来西亚如今想要营造的,是一个适合马云作业的商业环境,还是一个嘉玛继续猖獗的政治平台?

当然,其实嘉玛只是个不足一提小角色,一心向佛,清心寡欲的马华总秘书黄家泉所说确是。但是,放任嘉玛的喊打喊杀,谁敢保证,这个大马制造的义和团,接下来什么时候不会纠众前往阿里巴巴集团的大马分店XX呢?
问题不是何谓XX,也不在嘉玛何时XX,如何XX;而是法律怎么处理嘉玛的XX。可惜,这个国家一再尝试游走暧昧的钢线之上,怀抱了马云这个奇人,还想做个齐人,舍不得嘉玛,岂有可能?

看到这里,细听马云名句,当是对嘉玛的当头棒喝了:“暴躁在某种程度上讲是因为有不安全感,或者是自己没有开放的心态。……若一颗棋下错了,就千万别去补救,越补救越糟糕,等哪天你回头来看这颗棋,其实还下的不错。”

可惜,嘉玛多次部署之棋,越下越糟,甚至把一副上好的棋盘,都完完全全搞砸了。马云见之,必然还要赠以“想当将军一定要有个性,但个性太强就做不了元帅”的箴言,和嘉玛共勉之。(光华日报)

其实嘉玛只是个不足一提小角色,一心向佛,清心寡欲的马华总秘书黄家泉所说确是。但是,放任嘉玛的喊打喊杀,谁敢保证,这个大马制造的义和团,接下来什么时候不会纠众前往阿里巴巴集团的大马分店XX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