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匡维马华大会辩论建议 免税岛政策 先改蠢脏乱

(本报纳闽13日讯)马华纳闽区会主席拿督陈匡维于今午在马华2016度中央代表大会上辩论时对政府于11月1日开始实行的重整免税岛烟酒及汽车税措施火力全开,并促请政府进行政策改革,先改“蠢,脏及乱”三个字。

拿督陈匡维是第二位中央代表参与辩论,并以”酒”课题作为开场白。他说:“

有没有带酒来呀!我到吉隆坡,很多同志都以这句话问候我。”

他向在场的2500名中央代表讲解免税岛历史~我们纳闽是自由港~自英政府时期已经自由进口货品,同时所有物品免税,唯有烟酒及汽油有税。

1984的承诺~

当沙巴州政府把纳闽行政管理权交中央政府,成为联邦直辖区。

当时中央政府也答应把纳闽发展成为『免税天堂』,也是沙巴汉的纳闽居民要求,豁免所得税、烟酒免税、汽油免税。

政府过后于1990年宣布纳闽为『岸外金融中心』IOFC,让非马币交易的公司享有免税优惠,同时宣布纳闽烟酒免税,享有『免税岛』政策,唯有石油没有免税。

拿督陈匡维感到担忧:政府今天作出新决定,推行新措施,不单只影响纳闽居民及游客,所有咖啡店及大小杂货店受到严重打击,可能面对关门。他说:一个岛,duty free Island要申请〖duty paid〗的免税店执照,就如同时同地执行『duty free』及『duty paid』的政策,这将会引起很多问题,形同一个国家有两套宪法。

他表示:在免税岛实行这措施,同时将售卖duty free及duty paid酒,除了劳财伤民,也引起困乱。

证明这措施不适于在『免税岛』实行,纳闽将失去免税岛优惠,人民感觉政府在欺骗他们。至于纳闽免税车辆离境必须交『银行担保』。浮罗交怡,纳闽注册的免税超级跑车,兰博基尼,法拉利甚至宾利,劳斯莱斯。可以在吉隆坡看到他们满街跑,没有回到免税岛。他说:这措施无疑是保护拥有超级跑车的富豪,应该实行『鞭挞』刑法以确保没有人敢以身试法。

拿督陈匡维问道:走私、漏税、跑车离境不回,是否执法出问题?

还是官员腐败,又或是财团或富豪威逼。

“今天我们三个岛的居民,没有犯错,政府却处罚我们。我们纳闽人有错吗?浮罗交怡人有错吗?刁曼人有错吗?”

他说:现在已经有人建议把纳闽交回沙巴,这将引发沙巴汉仇恨中央,说成中央欺骗沙巴汉的局面,希望不要再给反对党〖本钱〗。

“纳闽最大免税店宣布结束营业,听说要整千万银行担保,我已经知道很多同志的免税店即将倒闭。

浮罗交怡的免税店,相信也难免面临倒闭,听说那里很多人是做小买卖,卖免税烟酒给印尼,泰国。

今天我们面对这困境,都是首相在28/01/2016财政预算要求在不影响居民及游客情况下,采取措施制止烟酒走私活动。

副首相及联邦直辖区部长口口声声确保,纳闽免税店地位不被动摇,这措施实行后,有关国家领袖夸下海口,只是空喊口号,让国阵政府蒙羞。”

因此他认为,政策改革,是要改『三个字』

〖蠢〗执法人员~草拟一大堆古灵精怪的政策。让人笑话的措施,政策。

〖脏〗金钱~为什么人民不相信官员,金钱污染了执法权,法律千条万条,不值黄金一大条。

〖乱〗政治搞乱,市场混乱,人心更加乱,要想办法如何安民心,让人民活的安心。

不是实行一些劳民伤财,加重人民负担的条例,为难平民百姓。

陈匡维谈捞乱 找钱难守钱更难

(本报纳闽13日讯)马华纳闽区会主席拿督陈匡维今日在马华中央代表大会上辩论时谈及类似昔日“干捞”的“捞乱事件”。

他表示及感到高兴开明的政府,在马华公会不知情下,直接拨款幼稚园100万、华小建课室~95万、华小建礼堂~300万,并感到自豪~一切都发生在家乡,纳闽。

他说:“我不是炫耀。

我在这里挑战我党的教育达人,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同志,你有做过吗?

幼稚园拨款100万~~建礼堂也拿300万~

无论如何谢谢你!谢谢你一路来拨款给纳闽的华小,十年来,累计数目已经超过百万,我谨代表纳闽两间华小,谢谢你!谢谢党!谢谢马华公会!

“我冒着~出卖华社~~破坏华小拨款的罪名。

宁可千夫所指,~但是~不说出来感觉违背良心,对不起全国其他1296间华小。

宁可做民族罪人, ~ 同志们!我的问题是钱从那里来?”

拿督陈匡维指出:自从纳吉出任首相兼财政部长后,每一年都制度化地拨款给华小。2009年(纳吉上任首相)至今,华小获得拨款5.65亿令吉。

他说:以前百年老校,破旧不堪,摇摇欲坠是癌症。

几亿下来,化疗,电疗好的七七八八,剩下的是感冒!

中央代表同志!今年5000万华小拨款,大家都嫌少,伤风咳嗽,这一点医药费,该够买咳嗽药啦!
马华公会努力下,在增建华小后,现在共有1298华小。

搬迁华小,新建华小,建校舍,的的确确首相给很多拨款,都是他首相署的拨款。

前副首相兼教育部长,当时给幼稚园100万,原来是拿首相给马华负责的,华小提升及维修的拨款。

同志们!你知道我们的华小5000万拨款怎样拿?今天5000万听说剩下不多,这就是为什么马华公会不知情,原来有人捞乱,虽然同样是政府的钱,要清楚分开来给,不能够把宗教拨款给旅游部用,医疗拨款给运动用,不能够捞乱来用的。

他说:“我党,马来西亚华人公会一路来秉承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教育一个不能少~~~拨款一毛不能少
总会长,署理总会长,这是不能够接受的。中央代表同志们你们说是不是呀?

总团长你在教育部要看好好来哦!不能够妥协的哦!不要”三万变三千”哦!

告诉部长,不要拿马华负责的钱乱乱派。既然答应了。

请用教育部的钱派,我们更欢迎部长派的越多越好,如果没有钱,告诉尊敬的首相,我绝对相信首相,他会想办法解决的。

现在我们的党!还要做一个更加艰难的任务,人家说:找钱难,守钱更加难。

那是确保这些已经答应拨款,一毛都不能够少,我也告诉拿督乃志,首相答应的95万,看看教育部有没有搞错了,用到我们负责的5000万。”

他恳请华团领袖、热心华教的精英及政党领袖,给予马华配合,义不容辞协助马华,不分你我一起维护华小,壮大华小。

同胞们,是时候要团结啦!不要自私自利,自扫门前雪,我们要全面性的照顾所有华小,记得是1298间华小。

所有事情,不论是经费拨款,师资问题,大家回到华文教育咨询委员会商讨,一起为华教解决问题。(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