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袁世凯,联盟马哈迪

决意推翻满清,谁都知道,孙中山当年确是想尽办法了;该做的,能做的,他都做了:东潜东瀛,流亡南洋,避难伦敦,南逃北伐,武昌起义,战战兢兢,全力以赴。

偏偏朝廷之上那一些n品大公,个个冥顽不灵,忠贞如一。怎么说怎么劝,他们既不懂民主也不管宪制,心底效忠的还是坐在乾清宫大殿之上,正大光明的皇上天恩。

拉拉扯扯,双方坚持不下,最终还是仰赖袁世凯“奏与南方代表伍廷芳议,赞成共和,并进皇室优待条件八,皇族待遇条件四,满、蒙、回、藏待遇条件七,凡十九条”,力劝隆裕太后,顾全大局,放下政权。

现在回顾,袁世凯固然只是一介清朝遗老,可是,他之所行的这一桩事,确实有功民国。要不是他力劝隆裕太后,顾全大局,放下政权;溥仪岂会(被)同意退位,签下了〈逊位诏书〉,彻底地终结了大清王朝的统治?

但是,顾全皇帝掴不得的那点面子,《清史稿》里载,袁世凯遵承皇太后懿旨,宣示中外的那篇诏书,到底说得洋洋洒洒: “南北暌隔,彼此相持。商辍於涂,士露於野。国体一日不决,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         信不信由你,总之懿旨所言,确然如此。可惜,袁世凯所安之心,到底难测。到了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准备还位袁世凯。复电之中,袁世凯口中可还说得谦卑极了:

“(袁世凯)德薄能鲜,不敢承担总统一职;如今北方危机四伏,险象环生,目前不便南下;自己经反复思量后,与其孙大总统辞职,不如世凯退居。” 可惜,此后,袁世凯改建年号洪宪的中华帝国,自己称帝,申令的语气都大不一样了: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予之爱国,讵在人后?但亿兆推戴,责任重大,应如何厚利民生?应如何振兴国势?应如何刷新政治跻进文明?种种措置,岂予薄德鲜能所克负荷?”

然后,着手拟定〈新皇室规范〉:“亲王、郡王可以为海陆军官,但不得组织政党,幷担任重要政治官员;永废太监制度;永废宫女采选制度;永废各方进呈贡品制度;凡皇室亲属不得经营商业,与庶民争利……”

是喜剧是悲剧,是真心是假意,总之改朝换代,袁世凯扮演了他在大时代的特定角色。时光交错,这一幕戏,现在重演。谁演孙中山,一时难以定夺;但是,谁是袁世凯,一旦对号,一目了然,迨无异议。

是的,历史的演绎,正像一幕大卡式的制作,独木难支;唯有仰赖星星衬托月亮和太阳,结合多方的群策合力,才能一步步地走出红海,引领群众走到生命中的转圜,再建2.0的辉煌。

那么,眼前的马哈迪医生和希望联盟的联手,是不是也效仿孙中山与袁世凯的结盟;可以知道,地球村的政治游戏规则,本来就是这样,放下昔日的恩恩怨怨,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采用同一的旗帜,宣示同一的大选宣言,把政敌击退再说。

然后呢?然后自然是新一轮的刀光剑影,跌宕起伏,乃至尖叫哀嚎,满目疮痍。可怜的是,如坐针毡的苍生,继续任由鱼肉。谁说袁世凯,谁演马哈迪,谁会在意呢?(光华日报)

是喜剧是悲剧,是真心是假意,总之改朝换代,袁世凯扮演了他在大时代的特定角色。时光交错,这一幕戏,现在重演。谁演孙中山,一时难以定夺;但是,谁是袁世凯,一旦对号,一目了然,迨无异议。

董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