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心未灭江湖在 剑气欲老风雨腥 在野党一片暗流声中,希联召开第一次大会,本来预想会出现正面激励,岂料却反高潮出现负面猜疑。

173

原来,按照原定部署,马老爷的土团党,将在会上签署加入希联大家庭,慕尤丁最后一刻食言紧急刹车。虽然,慕尤丁看似理由充分,但根据知情者的说法,慕尤丁不外仍争取再和伊党磋商。

然而,正如雪州火箭大佬潘俭伟所云,希联必须定下和伊党谈商的期限。一句话,伊党和巫统合作也好,或者和在野党合作也罢,不能再拖,总该有个了结。

希联称已经给伊党设下期限。关键在,期限到何时,却没有公布。新加坡英文亚洲新闻台(CNA)探悉期限在大选前六个月。不过,大选日期是由首相决定,虽然本届政府到2018年中才届满,一般相信或提早明年中就举行大选。果真如此,希联给伊党的期限到今年杪或明年初?

但这个还不是引起猜疑的因素。江湖传闻,随着慕尤丁态度趑趄,传出慕尤丁倡组两条在野党战线分头出击大选,一条是包含公正党、土团党、伊党在内的穆斯林为主战线,一条则是包含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在内的非穆斯林为主战线。

哦?换言之,在野党将走回东姑拉沙里的老路?想当年,1990年在野党改朝换代呼声中,拉沙里筹组两条在野党战线,一为简称APU的伊斯兰团结阵线(Angkatan Perpaduan Ummah),包含拉沙里的46精神党、伊党、回阵(BERJASA)、哈民党(HAMIM)、印裔穆斯林国大党(KIMMA);一为人民力量阵线(Gagasan Rakyat),包含46精神党、行动党、人民党、沙巴团结党等。

历史告诉我们,除了夺下吉兰丹州政权,拉沙里两条战线分头出击,欲推倒国阵的努力失败了。

探子回报,不只慕尤丁,公正党以敏大臣为首的派系,也倾向于两条战线的想法。此外,根据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公正党可以保留目前包含行动党、诚信党在内的希联,然后和伊党、土团党组成另外一个新联盟。

拉沙里时代,46精神党是两条战线的协调人,这回如果敏大臣、慕尤丁的设想成形,公正党将成为两条新战线的协调人,也即居中扮演行动党和伊党的中间人?

在希联大会上,马老爷除热切表态加盟,但也承认伊党具有破坏的杀伤力。“如果出现三角战,国阵胜出的机会很高。如果伊党不参与我们,至少40个国会议席(指马来区)将出现三角战。而如果是一对一挑战国阵,在野党有很好的机会胜出。”

马老爷也指出,“我们给伊党一些时间,如果伊党单打独斗上阵,他们会输。”

兴许,马老爷也好,敏大臣亦好,慕尤丁也罢,他们都觉得少了那40个马来议席,在野党将失去打垮国阵和纳大人的黄金机会?

好了,微妙的是,一方面有人觉得不能少了伊党,一方面也有人对伊党左右开弓。虽然他们皆未点名,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黄家和、诚信党青年团团长阿辛,一个批评伊党缺席国会预算案投票,一个批评伊党摆弄宗教课题以遂个人议程。马老爷也以不点名方式,批评趁势搞乱的在野党,其实都是纳大人的支持者。

当在野党前景仍然摇摆不明,马老爷建议在野党采用一个标志迎战。只是,建议虽好,行动党和伊党都未必同意,一个是沿用了50年的火箭,一个是沿用了60年的月亮,恐怕不是一句统一标志就能放下呗?对土团党而言,他们是新党没问题;对公正党而言,他们换过标志也没问题。

伊党已经斩钉截铁表明,他们可以和公正党、土团党合作,但绝非行动党、诚信党,甚至伊党有人直言行动党、诚信党,是伊党欲和公正党、土团党合作的绊脚石。职是之故,敏大臣、慕尤丁无法可施,才会衍生在野党两条战线分头出击的念头?

马老爷也提及,当在野党各自采用自己标志上阵,一些在野党支持者可能不会投票给你。马老爷虽未明言,却极可能是说行动党和伊党,即行动党支持者不会投月亮,而伊党支持者也不会投火箭。但如果大家采用统一标志,在野党又一对一挑战国阵,这种互相不投就可以避免?

据称,行动党对在野党两条战线仍持保留态度。有此一说,行动党不免有些担心,来届大选在野党一旦迈入布城,会不会由穆斯林在野党战线说了算?

网上对句有云:“仇心未灭江湖在,剑气欲老风雨腥。”哦?仇心未灭,剑气欲老,当国阵以逸待劳迎战,且看在野党如何制胜?(光华日报)

「当慕尤丁对希联态度趑趄,传出慕尤丁倡组两条在野党战线分头出击大选,一条是包含公正党、土团党、伊党在内的穆斯林为主战线,一条则是包含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在内的非穆斯林为主战线。」

胡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