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民意,疏导民怨

民意须要倾听,民怨须要疏导,压制民意民怨,往往会适得其反,这是执政者必须注意的。无论是黄衫军或是红衫军,都应该有他们理性表达意见的权力,只要符合法律,理性有秩序而不肆意制造混乱或暴力,在特定的地心点让人民提出诉求甚至宣泄民怨,都不是坏事。
在民主的社会和国家,人民有集会的权力,而这个权力是基本的,也是受保障的权力,即使在我国也是如此。近10年来的政治和社会的相对开放,非政府组识对于政治和社会方面的议题的参与和监督,也较以往来得活跃和积极,而人民群众在相关讯息随着网络的发达和普及,也更多的参与其中。因此,由非政府组织号召的群众运动或集会表达诉求,往往都获得不同领域群众的支持、参与和关注。

接二连三由净选盟所号召的集会活动或许可以作为我国以街头集会表达诉求的一个指标。从一开始政府和警方如临大敌的应对显示还没有适应这种民主形式,因此可见混乱的场面层出。但是,过后从净选盟3和4的大型集会,我们可见到双方都更趋于理性、和平与成熟。这可说是一个进步。

然而,依然由净选盟号召的5.0集会,在造势和巡回的活动一开始就不平静,主要是受到持不同意见的“红衫军”如影随形的干扰,甚至出现言语恐吓和肢体冲突,让净选盟5的集会蒙上不确定因素。而在集会前夕,警方大动作逮捕了“黄”“红”领袖等12人、突袭净选盟办公室以及封堵进入集会场地的58条道路等,确实让人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直到截稿为止,集会现并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件,群众集会仍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

民意须要倾听,民怨须要疏导,压制民意民怨,往往会适得其反,这是执政者必须注意的。无论是黄衫军或是红衫军,都应该有他们理性表达意见的权力,只要符合法律,理性有秩序而不肆意制造混乱或暴力,在特定的地心点让人民提出诉求甚至宣泄民怨,都不是坏事,政府可以不必太多干预,而警方维持秩序,防止脱序和暴力事件也是无可厚非,让集会能在和平理性的情形下进行。

集会是和平的,暴力必须谴责。社会运动是公民在政党以外的社会自觉,须有其核心价值及维持独立性,不能持有双重标准,更须防止受到政党或意识型态的渗透,不然很容易受到质疑而失去正当性,也就失去了公民自觉和社会运动的意义。(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