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添强等七人今获释 黄红衣人同监没冲突

(吉隆坡21日讯)7名在净选盟5.0大集会前后遭逮捕的社运分子和政党领袖,今午12点获释,不过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和红衫军领袖嘉玛仍遭扣留。
这7人是净选盟委员希山慕丁莱斯、社运分子法米惹扎、大专生洛曼(Luqman Hakim Mohd Fazli)、公正党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安邦国会议员祖莱达、行动党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和巫青团执委阿曼阿兹哈(Armand Azha)。
其中6人是于今午12点走出吉隆坡金马警察总部,而在集会上领军红衫军的阿曼阿兹哈也于12点40分获释。
援引企图暴动查六人
希山慕丁莱斯、法米惹扎、洛曼、蔡添强、祖莱达及李存孝6人在走出金马警察总部时,多次高呼“释放玛丽亚陈”。
根据他们的代表律师拉苏里安(Rajsurian Pillai),6人是在警方的口头保释下获释。
他说,警方是援引刑事法典第147条文和155条文,即企图暴动(percubaan rusuhan)来调查6人,尽管获得释放出外,但6人目前仍受警方调查,若受到警方传召就得回来警局协助调查。
他指,法米惹扎的手机、平板电脑及相机目前仍遭警方扣留,未归还给法米惹扎。
他说,在这之前,洛曼及蔡添强被关在增江扣留所,希山慕丁莱斯、法米惹扎、李存孝及阿曼则一起被关在金马扣留所,至于祖莱达则被关在增江的女性扣留所。
希山阿曼同牢没吵架
希山慕丁莱斯在警局外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虽然他、法米惹扎及李存孝和红衫军阵营的领袖阿曼关在同一个铁窗内,但相处两夜并没发生任何冲突。
他更逗趣的表示,本身在铁窗内“成功”说服阿曼,让后者了解净选盟的斗争。
“我和红衣人关在一起,但我成功让他(阿曼)相信,净选盟的斗争真诚(jujur),我们成功让他(阿曼)信服。”
“我们一起被关在同样的铁窗两个晚上,但我们没吵架。”
艺术家也威胁政权?
法米惹扎则控诉,本身即非净选盟主办单位,也没穿黄衣,但在出席集会后却被警方逮捕。
他说,警方声称,他在集会中所举的“小丑”海报已犯下企图暴动。
“谁料到,艺术可成为一个武器,平面设计师可威胁到执政者?”
“为何我必须被逮捕?这很不应该,就因为我的一个图画,他们竟然惩罚我。”
李存孝补充,警方的逮捕行动已打击民主。
“这些都是虚假及野蛮的指控,他们想要让我们入狱。”
控诉女性监狱被监视
祖莱达则申诉自己被关在女性扣留所的不适,她说,女性扣留所有安装闭路电视,这让女性扣留者倍感不舒服。
“由于有闭路电视,牢内女扣留者的一举一动肯定会被在外头的闭路电视房间的男性检视。”
“虽然她们是扣留者,但她们理应有隐私,而不应被暴露在闭路电视下,这不只威胁了她们的安全,也侵犯他们的隐私。”
蔡添强则补充,净选盟为人民争取自由,肯定不会因这些逮捕行动而沮丧。
“我们必须继续斗争,我们严厉谴责警方援引国安法(SOSMA)扣押玛丽亚陈的行动。”
巫青称赞红衫军守法
当蔡添强等人离开金马警察总部不久后,阿曼也跟着步出警局,他受访时称赞红衫军,在周六的集会上没有骚乱,严守法律。
“我们成功证明,红衫军是爱好和平,虽然人们之前认为我们种族主义,但经过周六集会已证明这些观感不对。”
“有各族参与我们的集会,我们从早上到结束都很和平,没有挑衅。”
询及周六红衫军集会有多少巫统人参与,阿曼表示,据他所知就他一人来自巫青,他不确定是否有其他巫统人参与红衫军集会。
“集会当天我没带计算机,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巫统人参与,我也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他也提到,本身与希山慕丁莱益斯等人被关在同一个铁窗,大家一起吃饭及讨论时事课题,毫无冲突。
“这也显示我们都有成熟的政治思想。”
警方是于净选盟5.0集会前夕,大肆逮捕社运分子及在野党,其中8名党团人士已于昨日5点在金马警区总部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