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师坚守山区38年 独力撐起全校

(香港文汇报讯)海拔1,300多米的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河嘴乡旗峰村环境恶劣、信息闭塞、交通不便,旗峰小学是当地方圆30里内唯一的村小学,文友田是学校唯一的教师。大山上,有两间砖房;清晨,房前的空地上立着篮球架和乒乓球桌,国旗迎风飘扬,几个孩子在打球、追赶。从22岁到60岁,文友田守着这所学校,辛勤耕耘38年。

学校最多学生的时候有六七十个,从幼儿班到六年级,从文化课到音体美,都由文友田一人「包办」。文友田总结出一套办法:先照顾小的,再管教大的;文化课分开,音体美一起。旗峰小学不仅教学秩序有条不紊,学年成绩也在学区名列前茅。

以前村里不通公路,每学期开学前,文友田夫妻都赶到乡里给孩子们领新书。他们一个挑担,一个背篓,一次要领一两百斤的书。熬了30多年,他们挑过的书有上万斤。3年前,水泥公路通到校门口,文友田买了辆摩托车。学校的条件也越来越好:爱心企业送来新桌凳,县教委给配备了数字电视。去年下半年,孩子们还吃上「营养午餐」。

「爱孩子像是他的生命」

作为学校唯一的老师,文友田什麽都得管。他的学生文静说:「文老师不怕手冻僵,每天早上去挑水给我们喝。」学生周代芬在作文里,把文友田称作「保姆老师」。

近年来,许多孩子成了留守儿童。孩子有个头痛脑热,文友田就自己领着孩子去看医生。虽然工资微薄,但他一声不响地垫付了不少药费。「文老师爱这些孩子,不顾一切,好像是他的生命。」文静的母亲王书兰说。

然而,多年超负荷工作让文友田从头到脚都是病,甚至好几次晕倒在讲台上。糜烂性胃炎、角膜炎、颈椎病、脑鸣、风湿等。由于长期拖延,很多疾病已难以治愈,只能靠药物缓解。

「山里条件艰苦,但孩子们求知若渴的眼神常常鼓励我,要把他们培养成有知识的山里娃,这样,山区才有未来。」今年63岁的文友田坚守在贫瘠的大山上,一人一校教书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