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兴党沙巴政治走势论谈 周日根客家礼堂举行

(山打根廿二日讯) 沙巴人民复兴党将订于11月27日,上午10时在六哩客家礼堂,举行一场专为沙巴汉而设的沙巴政治走势论谈[把握时机、踢出巫统的机会就是现在!]

该党里卡士州议员王鸿俊呼吁山打根人民,沙巴汉必听的第一场演说会。

王鸿俊透露,现今的沙巴政治有了新的突破气息,沙巴与砂拉越从古至今都存本土意识强念和最近”发哮”激起了本土政治反风运动。

在党主席拿督沙菲益的领导之下,这股政治本土反风运动将有机会让两州团结起来,向联邦政府(或许是民联/希联)索回更大和更多州权益,让沙全民获更大的益处。

「经过深思熟虑一段时间,我终于决定离开行动党。因为我知道沙巴要拿回全面的权益,必须透过有能力的本土党执政才能够完全争取沙巴的权益,我不想沙巴错过这次可以改变机会,而永远都无法再摆脱被西马牵着鼻子走的困境。」

「我这样做或许会亏欠了行动党,因我曾经答应会和行动党继续《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斗争理念,可是沙巴政治的发展及演变是我们预料不及和不及我们控制的局面,马来西亚和沙巴的政治局势如今来到了分水岭,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政治局面。我必须选择其一,沙巴还是行动党?」

他说,上届选举人民期望民联能改朝换代,很可惜最终不成功。虽然改朝换代不成功,人民毫无选择。但今天西马政局混乱,民联反对党也出现严重分裂和盟友互相对立,从民联演变成希联,沙巴人民对中央能改朝换代的信心大减 ,人民基本上感到灰心失望 , 望看下届选举人民对改朝换代的热情已大大降温。沙巴的人民是不是还能把我们换政府的希望继续寄托在希联的身上?

「当砂拉越首长阿德南勇于表现出州政府的自主立场时,沙巴人都羡慕他们的州政府表现,沙巴人也希望沙巴可以像砂拉越一样,这是一种觉醒。」

「就在这时刻,拿督沙菲益的出现,如同在沙巴卷起了一股新浪潮《新希望》,主要因为过去二十多年了,沙巴反对党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像沙菲益那样”能力”和“政治本钱”的领袖,所谓”政治本钱”是指他紧握回教徒和土著的票,这是沙巴反对党首次能够在东海岸有国会及州议员,也是第一次有机会可以突破巫统堡垒区,他有优势能力与巫统慕沙对抗。」

「我希望沙巴人民能够理智看待这件事,人人都应该支持这项即将兴起的本土党政治反风浪潮成功,因为我知道沙巴人民不是要反对党,而是要一个新政府、沙巴自己能够当家作主的沙巴政府,为这一次的兴起,不但气氛对了,时机对了,领袖也对了。」

他说,其实沙菲益原本可以接受敦马哈迪的献议,在马哈迪所成立的土团党(Bersatu)担任署理主席的职位,在沙巴攻打回教徒土著区,并与行动党与公正党合作,在沙巴打一场漂亮的战,但沙菲益却拒绝了。

「沙菲益没有选择马哈迪的献议,他还叫马哈迪不要进来沙巴,他说如今是时候回来自己的家乡,帮沙巴争取回沙巴应有的东西,这对沙巴而言是一种祝福。」

「很多领袖都会选择容易行的路,或是和名声良好的全国政党合作,因为如此一来就有了一定的票源和竞选机制,他(沙菲益)选择回到沙巴是要从零开始,从没有自己的屋子到有了沙巴人民复兴党,万事要从新开始,有人传他会回到沙统,但他没有,他还是开始了全新的沙巴多元种族政党。」

「如果这些种种的事务,其中一样他不做,沙巴都不会有这个机会,如今沙巴华人也可以参与,扮演要角,所以我说,这次领袖也对了。」

「对我个人本身,我今天放下一个政治家的身份,邀请每个人从沙巴汉的角度去看待事情,这是一个把巫统踢出沙巴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也是我们把沙巴的主权拿回来的好机会。」

「 我知道很多沙巴人都在等待这个机会,等了廿二年,等待一位可以领导沙巴领袖的出现,沙巴人才有机会重新在马来西亚抬起头来,当然我们不是要因著沙巴的觉醒团结强大而要贬低任何一个马来西亚人,我们沙巴真的已经被欺压太久了,若说沙巴人今天不要拿回自己的屋子的锁匙,那是在骗你骗自己的。」

「我是前沙巴州行动党秘书,拥有相当的权力,若我相信行动党可以全面实现我们沙巴人的意愿、争取我们的权益,我没有理由离开。」

「在505大选时,由安华做反对党领袖的年代,沙巴拥有最好的机会来全力支持中央改革,参加行动党阵营的我并没有后悔。」

「但即使那时候民联选胜了,今天我们的角色也是一样的,我们还是要向他们讨回沙巴的权力, 但当时这是(沙巴人)唯一的希望,当时的本土政党有很多问题,人民当时不会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那时候是支持安华换掉全国政府最好的时机,但今天局面已经不一样了,今天安华坐牢,西马反对党四分五裂,最痛苦是我们这些在沙巴付出的人,全国政党分裂吵架时,我们都受影响,但我们真的道道地地的在服务,每天都花时间精神青春努力做事情希望可以【换政府】,但是却还是要受他们影响。」

「沙巴人对西马全国性反对党感到厌倦,沙菲益的出现给沙巴人新希望,倘若本土反对党团结情况下,可在沙巴改朝换代,再与砂拉越连合,就可以与帮行动党公正党等全国政党为国家带来真正的改变。」

「现今策略不同以往,现今是由沙巴开始,由沙巴来决定以后的联盟,沙巴的人民,只要没有政治立场和利益,都会看得很清楚,沙巴人不应该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我希望沙巴人及在沙巴长住的(外州人),不要太受西马政治思维的影响,沙巴人要给人看到,沙巴人是可以为沙巴利益而团结,我们要把沙巴主权拿回来,我对沙巴人有信心,否则就不会走到这一步。现今自己面对各种指责,是在忍辱负重。」

「我们并没有跟西马要任何东西,只是要把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为什么沙巴人只是想把原本沙巴应有而被西马夺去的权益讨回来也变成是我们的错?」

「我为什麽对沙菲益那麽有信心?你应该要问我你还要不要继续让巫统慕沙做首长?今天林吉祥都可以和马哈迪坐在一起,你会抨击林吉祥不要尊严和原则吗?林吉祥知道现在最重要是要拯救马来西亚,必须要与马哈迪合作才能有改变。」

「我们要与公正党和行动党在中央合作,他们要靠自己的智慧在这项运动中找到正确的位子,看看大家是否达成共识,但他们不应该控制或抢位子。为了沙巴的利益,应该要有完成大我,牺牲小我的精神。」

「沙巴是否能够创造历史,就看我们沙巴人能不能团结一致了。只要你已经决定长住沙巴,未来在沙巴,后代子孙在沙巴发展,一直热爱沙巴的人,你就是我的《沙巴人》」

对,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