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净选披肝沥胆 领黄潮破浪迎风

如果你不认识玛丽亚陈,会把她当作一名亲切的邻家安娣。

玛丽亚陈不是那种轰轰烈烈型,率领群众冲锋陷阵的勇猛将军。可是,当她接手领导波澜壮阔的Bersih运动,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坚毅的社运分子、一位敢挑大任的公民社会领袖。

Bersih 5前夕,玛丽亚陈在新的国家安全(特别措施)罪行法令下被扣留。简称SOSMA的国安法,允许扣留任何人28天,一旦罪成甚至可判死刑。

净选盟集会之后,Bersih 5前夕被捕人士,已经陆陆续续获得释放,但玛丽亚陈仍被扣留,单独囚禁在一间没有窗口、24小时都亮着灯的房间,在15尺X 8尺的小房,不但没有床也没有床褥,玛丽亚陈唯有睡在地上。

处境险恶,命运未卜。一时之间,从国内到国外,玛丽亚陈这个名字无人不晓。

Maria Chin,华人,不谙华语,原名陈青莲,今年60岁,老家在霹雳万里望,伦敦大学经济系毕业,是坚持30年斗争的妇运分子。丈夫尤努斯阿里也是社运分子,玛丽亚陈依俗皈依伊斯兰教。虽然不曾是基督徒,却曾有洋名叫Mary,皈依伊斯兰后改名Maria。尤努斯已在2010年病逝。

Bersih 5巡回造势期间,玛丽亚陈儿子的汽车,曾经被人泼红漆恫吓。更甚的是,前主席安美嘉、玛丽亚陈和其孩子,还面对IS式的恐怖死亡威胁,她们虽感到害怕却不退缩。

玛丽亚陈在国安法下被扣留,在野党抨击当权者不在话下。其中最神的是,当伊党大佬哈迪抨击Bersih 5的负面效应,伊党老二端依布拉欣斥责以国安法对付玛丽亚陈是“不对和过分的”。

即便,巫统元老、前财长东姑拉沙里亦不认同此举,并质疑为何以国安法对付玛丽亚陈,同时对玛丽亚陈的遭遇深表同情。

好了,为什么要扣留玛丽亚陈呢?亚洲大赦机构Phil Robertson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这是政府要集会主办者付出“代价”的方式。

亲马老爷的巫统前部长再益则有此一说,Bersih至成功之处,是越来越多人愿意展现他们不怕政府,“这是Bersih真正的成功,也是玛丽亚陈的成功。这也是压迫者害怕玛丽亚陈的原因。他们知道时日无多,却猛烈攻击一名无助妇女,把她当作恐怖分子般对待。”

不过,副内政部长诺嘉斯兰承认,玛丽亚陈并非恐怖分子,也没有涉及恐怖活动。OK,既然如此,何以仍祭出国安法对付?

只能说,当权者最厉害套帽子。哦?当帽子在天空中抛来抛去,就成了抹黑、污蔑、妖魔化等行径?你看,就在Bersih 5集会前,巫统国会议员依莫希山便标签玛丽亚陈是叛国者,接受美国索罗斯基金支援以背叛国家,而净选盟更为了“外国议程”意图推翻政府。

还有还有,早在Bersih 5前一个月,有心人已经指控净选盟获得犹太人基金会的财援和支持。

玛丽亚陈最新帽子,是美国中情局(CIA)代理人,即是所谓间谍、特务或情报员。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直称,早在1980年代,玛丽亚陈和丈夫尤努斯,便透过非政府组织和中情局有联系,“显然,她(玛丽亚陈)不是普通人,应该进一步调查其背景。”

所谓CIA特务,所谓犹太人代理人,是一贯给政治对手硬套的帽子。在此之前的安华,更早之前的林吉祥,都曾被套上相同或相似帽子。现在,还有一种新帽子,Bersih 5也被指为“反伊斯兰的基督教议程”。

只是,网民看似不吃这一套。反应比较激烈的网民,咸认玛丽亚陈是爱国者,甚至喻为人民英雄,缘何受到如此不公的拘留?甚至有网民调侃神覆,“不如说她是外星人的contact,外星人想利用她来称霸地球。”

现在,警方官版说词,玛丽亚陈被捕与政治无关,也不是因为举办Bersih 5集会,而是搜获破坏议会民主的罪证。

换言之,玛丽亚陈威胁到议会民主?又或有人感到政权受到威胁了?

由于玛丽亚陈被捕,Bersih 5集会虽结束了,但净选盟的斗争仍在持续。从1121开始,声援玛丽亚陈的烛光会,每晚8时至10时在独立广场举行。人潮亦有日益增加之势,从第一晚500人至第三晚据称有2000人。
马老爷在第一晚烛光会随出席者高喊“释放玛丽亚”。然而,胡一刀感到有点讽刺,1987年马老爷茅草行动,玛丽亚陈丈夫亦被逮捕,而如今马老爷立场大逆转,反过来声援释放玛丽亚陈。咦,一时真不知今夕是何年?

都说玛丽亚陈有个信念,“唯有人民力量能够带动改变。”且胡凑一句送斗士:“为净选披肝沥胆,领黄潮破浪迎风。”壮哉,玛丽亚!(光华日报)

『玛丽亚陈不是普通人?当权者标签她是叛国者、美国CIA特务、犹太人代理人;支持者视她为亲切的邻家安娣,也是坚持30年斗争的妇运分子,更是Bersih黄衣勇士心目中的爱国者、人民英雄。』

胡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