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多么痛的领悟

284

退隐江湖多年,不再过问政事的马华元老最近有点沮丧。他搞不懂巫统这个老大哥,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是要帮助国阵内的华基政党重赢非巫裔选民的支持?还是打算放弃其他友党?本来要赢回华裔选民的支持已经很难,现在巫统这一火上加油,更是难上加难。

巫统放行私人法案在国会下议院一读,就算是不需要辩论,就相等于把马华和其他持反对立场的国阵非巫裔政党逼向墙角。元老担心,一旦来到了投票,马华只有7票,加上其他非穆斯林议员的票数,不足于对抗巫统和伊党。若本来态度开放的穆斯林议员突然不出席,反对票不是变得更少了?

打战最怕窝里反,有人背后捅刀。骆冰了解巫统议员是穆斯林,在宗教大前提感召下,大家不可以叛教。只是,我也看到今天这个私人法案,以穆斯林议员为多数的砂拉越国阵也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最后的议决是坚决反对。会不会辩论不是重点,会不会通过才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突然想起辛晓琪的成名曲《领悟》;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我把自己看清楚,虽然那无爱的痛苦,将日日夜夜在我灵魂最深处。

诚如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所言,马华花了很长时间在讨论这私人法案所影响的层面,哈迪虽然声明这不是伊斯兰刑事法,是伊斯兰法,但是,马华认为哈迪可以改善及加强惩罚,唯不能够违反国家宪法,因为在宪法第8条内阐明,人人在法律面前需获得平等的对待,一个人一旦违法,不能有两种惩罚,以避免违反国家宪法基本的定义。

面对这私人法案,马华压力最大。曾经帮助壮大伊党的仿佛患了局部失忆症,忘了当初和起初,只记得现在把伊党排除在外便与己无关。哭?马华没有,只能怔怔望着巫统的脚步,给他最后的祝福。
伊斯兰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的这个私人法案,国阵内的华基政党个个担心吊胆,除了人民进步党和砂民主进步党的态度有些许暧昧外,国阵内的非穆斯林议员都已表明立场,一旦提呈,就投反对票。这个决定是集体一致达致的,因为他们担心,真的很怕,这关卡一旦被打开,会否后继有来?
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说,2018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与非穆斯林无关,不必担心、不用害怕。这个我们都懂,民主行动党内早些时候也有人跟我们说,不偷不抢不用怕,大家不妨去问问这位曾经叫我们不偷不抢不用怕的,面对这私人法案,他会支持?反对?还是不出席?

我们知道,哈迪阿旺为首的伊党只有一个终极目标,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治国,这是事实,伊党的党章写得清清楚楚。我们也知道,目前他所提呈的私人法案只是涉及加强伊斯兰法庭权限,这跟非穆斯并没有关系。只是,有太多的例子让我们不放心,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

你看这歌,接下来唱的,倒是道尽了马华的心酸和无奈。“我以为我会报复,但是我没有”,是在讲马华吗?“当我看到我深爱过的男人,竟然像孩子一样无助”,这是巫统唱给马华听的吗?对我们这些普罗大众,要记全“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你把自己看清楚,被爱是奢侈的幸福,可惜你从来不在乎。”

非穆斯林不是质疑穆斯林提呈改善和提升伊斯兰法庭权限的决定,我们不愿、不会也不想挑战,因为宗教在多元种族社会是敏感的。处理不当会演变成另外一个议题。我们更是清楚,伊斯兰是国教,我们只是希望大家反过来替非穆斯林社会想一想,我们的担忧不是对抗,我们的担忧是因为我们害怕和不知道,以后和未来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这次所牵涉的课题只是跟伊斯兰法庭的权限有关系,骆冰还是想引用火箭元老林吉祥,曾经在2002年9月18日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宣布我国为伊斯兰国而发表的文告。林吉祥痛责对方等于违背了他于1983年表示,要强化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所铺设的立国基础的公开保证。

“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都走的好孤独。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只愿你挣脱情的枷锁、爱的束缚,任意追逐,别再为爱受苦”。

骆冰想借用林伯伯的文告,有鉴于此,全体珍惜1957年独立宪法、社会契约和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的人民,都应该提醒马哈迪两项事情:第一,他已经违背他于1983年2月东姑80岁大寿的所作出的保证;第二,行动党和本人并非国内反对他单方面及恣意宣布我国为伊教国的唯一声音。#

我们的担忧不是对抗,我们的担忧是因为我们害怕和不知道,以后和未来会发生甚麽事。这关卡一旦被打开,会否后继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