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韵箫声交响乐 花香鸟语满庭芳

换个心情看江湖,有没有觉得巫统代表大会像似交响乐演奏会?

果然不出所料,吹捧纳大人、奚落马老爷,俨然成为巫统大会的主调。尤其巫统一姐莎丽扎,猛赞纳大人好过马老爷和阿都拉,是她服务过的最佳首相和巫统主席。巫青一哥凯里则猛踩马老爷,并借马老爷当年名句“马来人容易忘记”,来嘲讽转成在野党的马老爷“容易忘记”。

当纳大人为巫统大会开幕,亦以马老爷此言还治其人之身,还直接抨击马老爷“背叛党,背叛国家,背叛马来人”。

只是,领袖和代表的鸟语花香有所收敛,噪音、杂音似乎不像过去那般乱乱飞?

不必惊异,因为这意味着大选近了。

在三大臂膀联合开幕礼时,扎大人几乎说尽好话,比如巫统不是种族主义政党,巫统保护同一个屋檐下的非马来人。“上届大选,很多城市选民,主要是非马来人,拒绝了巫统和国阵,但巫统和国阵成员党在权力共享之下,仍将继续维护各民族和各宗教的权利。”

扎大人受访时更是言者谆谆,奉劝代表辩论时别搅和种族情绪,“我想应该改变表达的方式,视角放在全民议题而非马来人而已。大会不是诉诸这种情绪的平台,否则巫统以外的人会错误诠释我们的意图。”

前不久江湖一度流传,国阵或在来届大选放弃华人票?胡一刀早几个月前,乍闻这个消息不敢相信,但从最近红衫军嚣张跋扈,以及选区边界乾坤大挪移看来,放弃华人票的流言不似完全没有根据。

最近,当国会二度放行伊党伊刑法私人法案,还有扎大人声称国阵或废除议席分配固打,也显示巫统或可能更激进往右转,甚至有随时准备单独执政的打算?

然而,随着扎大人调控巫统身段,看来巫统仍未放弃非马来票?很简单,要是巫统剑走极端变本加厉,恐怕仅有少数的非马来票也会背弃而去?

只是变数很多,这仍需看接下来的辩论代表,会否为了争取非马来票压制情绪,以及强硬派如红衫军嘉玛能否被勒住。

话虽如此,听者藐藐,仍有领袖和代表口出刺耳噪音。巫青团二哥凯鲁哈仑便有惊人之言,“假如华裔在来届大选继续支持行动党,大马社会契约将可能受到侵蚀。……华社可能会越渐受到排挤,甚至关闭华校的声浪也会越来越响亮。”

一名妇女组代表辩论时批评,官联公司本属马来人所有,为何却委任非马来人为高层?

但终究纳大人的大会开幕演词才是焦点。在野的行动党被攻击到体无完肤,一顶顶罪大恶极的帽子扣上来,“反马来人”、“反伊斯兰”、“危险的世俗理念”、“极端自由主义将抬头”。纳大人并称,一旦行动党上台,马来人的权利和马来人的土著地位将消失殆尽。

还有还有,纳大人在会上也向伊党示好,高呼穆斯林大团结时代来临,与此前扎大人言论前后呼应。扎大人不久前才称,为了伊斯兰和马来人利益,巫统和伊党合作不是不可能。

哦,渲染行动党的危害,放大马来人的危机,看似一石二鸟之谋?

兴许这样说吧,一是通过危机意识,阻吓马来人支持在野党(强调乃行动党主导),过去李光耀此招在新加坡屡试不爽;一是通过恫言边缘化,阻吓华人支持行动党,暗喻可能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云云。

在野党非马来人支持者,会不会因此害怕而退缩?胡一刀可不敢说。Bersih 5前,嘉玛和红衫军一搞,确实有人担惊受怕,不敢上街参与游行。

巫统大会上,但看红衫军嘉玛,受到英雄式欢迎,明显获得代表支持。此前,不少国阵和巫统领袖声称,嘉玛一两个人的作为并不代表巫统,如今看来似乎另有玄机?

网上觅得一联:“风过竹林,笛韵箫声交响乐;雨洗梅苑,花香鸟语满庭芳。”

哎呀,桃红柳绿,燕语莺声,这还真是一个花香鸟语的季节呀。(光华日报)

『纳大人在巫统大会,渲染行动党的危害,放大马来人的危机,看似一石二鸟之谋?一是通过危机意识,阻吓马来人支持在野党(强调乃行动党主导);一是通过恫言边缘化,阻吓华人支持行动党,暗喻可能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云云。』

胡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