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新批缺乏三大措施 当局有责任安排水车

(本报斗湖一日讯)滤水厂再因河道油污而停供,事件反映当局严缺应急、预防及追责措施,以致油污事件在地方政府长期纵容下不断发生!

拿督陈志新今日批评滤水厂再因河道出现油污污染而被迫停止操作,致斗湖再度发生自来水停供事件时指出,事件清楚反映水务局和市议会严重缺乏应急、预防和追责三大措施,以致同样的问题接二连三发生且毫无改善可言。但凡油污出现即是斗湖市民面临断水之日,公理何在?

他指出,作为自来水供的相关单位──水务局和滤水厂有责任和权力在河道油污出现时,选择停止操作进行器材清洗工序,以确保自来水污染减至最低。换言之,当局可以停水、可以清洗,但隙万万不能就此忽视合法用户每日的食用水需求。

因提供食用水是水务局最终责任与存在价值,无论油污情况何其恶劣或清洗工序如何耗时,当局都有责任和必须要以‘提供食水’为最终责任地为受水供影响区域里的用户妥善安排水车送水程序,以保证用户继续获得所需水供,绝不能完全无视用户所需。

其次,当局严缺预防措施,致油污对滤水厂的影响力持续,尤其油污事件接二连三发生,水务局与滤水厂方面除坐以待毙或听天由命外,即没有任何预防措施可言。对降低油污影响力的阻隔、抽取合适水源、增设河水污染预警措施等等以避免油污问题持续和扩大的方案均一律欠奉。

拿督陈志新认为,油污事件接连发生的关键在于追责措施的残缺,油污污染水源事件屡屡发生全因水务局乃至地方政府严重缺乏追责机制,让所有污染河水的责任人士与单位消遥法外,无需背负任何应得的法律责任或惩罚。在地方政府的变相纵容下,油污事件持续发生是预料中事,而斗湖市民继续饱受因油污而造成的停水之苦更是必然之事。

追责在本事件上除了起杜绝作用外,更有保护作用。执法单位逆流而上必能追根溯源发现污染源头所在,透过重罚和牢狱之灾的压力让责任人承担不负责任的后果以杜绝后患外,更对其他仿效者起警惕作用。此举将对广大的水供用户在日常所需、食水健康等方面起保障效果。

他强调,油污事件影响层面远区局部性水管破漏来得严重,不仅整个供水区域人口遭受影响,用户在食水受到污染的情况下也对身体健康方面造成威胁与损害作用。再者,每当油污事件发生时,滤水公司或水务局需耗费多少心血、多少工作时效、多少人力物力来清洗受污染的设施。

种种问题与困扰之所以杜之不绝全因当局缺乏追责机制,在此情况下,油污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持续发生,不再是缺德人士单方面的责任,而是有关当局和地方政府在保护水供方面的失败,及长期纵容下造成全斗湖人民一同受苦受难的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