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胡先轰行动党 “比巫统更种族主义”

339

(吉隆坡2日讯)“民主行动党比巫统更加种族主义!”

巫青团前槟城团长及峇眼区部主席拿督赛胡先以巫统曾在10个州议席中胜出为例,但最后还是决定由民政党代表担任国阵槟城主席。

国阵让出槟州主席职给民政

“虽然他们没有赢得任何议席,但我们还是让给民政党;种族主义的不是华裔、巫裔或印裔,而是民主行动党!”

赛胡先今日辩论2016年巫统大会党主席政策演说时说,土著固打比例应是70比30%,但槟城的固打制却相反,30比70%,即70%为非土著,剩余的是土著。

除了固打制外,他也点名批评槟州首长林冠英,指对方把一些房屋价格设在100万令吉以上,目的是把穷人赶出槟城。

“百万令吉起跳的房屋,在槟城是平常不过的事,马来人怎么负担?这是林冠英与他同盟的狡猾策略,把穷人都赶出槟城,不管是印裔、巫裔还是华裔,他要吸引那些买得起房屋的富人。”

提及过往的竞选事迹,赛胡先一度揶揄前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是受到父亲,即前任首相敦马哈迪“庇荫”,才可在竞选中胜出。

他认为,欲在竞选中脱颖而出,必须拟定策略,不可贸然行事。#

阿育拉末:勿一直要求忠诚 巫统应感激马来人

巫统柔佛士基央代表拿督阿育拉末认为,巫统是时候停止一再要求马来人对其忠诚了,反之,巫统是时候自觉并感恩因为有马来人,才有巫统的存在。

“巫统存在因为马来人,成功也因为马来人。但别忘了,若不是马来人,巫统不会有现在的权力地位。”

也是巫统柯美拉州议员的他认为,其实巫统是时候停止沉溺在曾经为马来人做过什么贡献的时候。

阿育拉末也是柔佛州卫生与环境委员会主席,他今日辩论2016年巫统大会党主席政策演说时指出,巫统70年来不断促请马来人感恩和忠诚,并为巫统服务,其实不仅马来人需要感激巫统,巫统也应该感激马来人。”

他提醒说,马来人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不再是特权或主权,而是面对竞争和争取成功的能力。

他说,今日真正影响马来人的课题是,做好准备和有能力在21世纪中成功。“巫统是时候推出新议程,重燃马来人的希望。”#

布迪曼:要夺雪政权 须争取非巫裔选票

巫统大港区会国会议员布迪曼表示,要夺下雪兰莪州政权,就得争取关键性的非马来人选票。

“在雪州的政治现实,巫统是反对党,雪州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人数近乎同等,要取胜就得争取非马来人票,我们在大港华人区获胜的经验是因为我们采取的策略,所以我们在华人大多数的地区设立教育社区中心、我们为印裔提供免费教育,让被行动党标签为极端主义的嘉玛处理与协助华裔渔夫,我们向华裔展示亲善,以证明国阵不是极端主义,而是协助全民。”

他在巫统大会参与动议感谢党主席演词时也提醒党员,行动党及同盟才是巫统的敌人,他们是制造不忠同盟的始作俑者,并会摧毁马来村庄,散播憎恨种子、煽动人民害怕支持国阵,对皇室无礼。

“想想下,若行动党控制布城!”

在大港补选三角战中成功守土的布迪曼分享当初上阵竞选国会议席时,一度被视为失败者,面对满天飞的各种污蔑,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甚至说,大港的失利是人民宣言的胜利,但他们的团队依然努力不懈工作,并强调透过3P方程式,团结(perpaduan),反对党的内部纷争(pertelingkahan),第三是品牌(penjenamaan),透过蓝海策略方式工作。

他也抨击雪州政府擅长推卸责任,归咎别人,同时擅长政治包装,混淆视听,尽管落实免费水供,却常出现缺水及水供污浊的情况,这对免费水供是没有意义。#

用华语自我介绍

此外,布迪曼一上台就用华语自我介绍“我是布迪曼,我来自大港,感谢大家的支持”,议长丹斯里巴达鲁汀打岔问:“你是民政还是马华的代表啊?”

议长接着询问头发长度过耳的布迪曼几时要剪头发,布迪曼妙答:“学校还没有开学”,议长在布迪曼辩论后下台前,还提醒他一定要承诺剪头发。#

比喻巫统领导新陈代谢 阿里芬香蕉树论赢掌声

沙巴金马尼斯区部代表拿督莫哈末阿里芬以香蕉树论,比喻巫统领导层新陈代谢,然而,妙论引起哄堂大笑。

他在参与党主席演词辩论时说:“我们要找会结果的香蕉树,无法结果的香蕉树就把它砍了,3个星期后我们再回来,香蕉树会与泥土一起腐化,还没有结果的会继续发展。”

他说,这是香蕉哲学,而他的妙论赢得全场的如雷掌声与笑声。#

赛布汀指桑骂槐 名字有 汀 丁 者并非皆叛徒

“不是所有名字有‘汀/丁’的人都会背叛!”

吉兰丹话望生区部莫哈末赛布汀在辩论党主席演词时指桑骂槐,暗讽前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他说,并非所有名字含有“汀/丁”的字皆是叛徒,如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及大会议长丹斯里巴达鲁汀等都是对党忠心耿耿的领袖。

他也建议党如在1946年般,举行马来人民族大会,邀请马来人非政府组织参与其盛,将所有马来人团结一致。

他也提醒党员,行动党是马来人与伊斯兰敌人,因此,马来人必须团结一致,对抗外敌。#

阿菲阿韩:吸引新世代 巫统需要年轻偶像

巫统海外俱乐部代表阿菲阿韩表示,巫统需要一个年轻如巫青团长凯里的偶像(icon)。

他说,现代Y和Z时代的青年,不关心政治,需要一个年轻的偶像,作为他们的榜样和模范。

他认为,年轻的偶像能够贴近年轻人,年轻人也能听进他们建议,但是巫统却缺乏年轻的偶像。

他相信,一旦巫统有年轻的偶像,巫统不再是属于郊外和低阶群体的政党,也可成为年轻的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