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 中国每年60万人过劳死

(中央社北京报导)工作压力大,透支健康,正威胁著许多年轻人的生命。中国央视报导,中国每年有六十万人「过劳死」,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

央视指出,「过劳」已成中国职场的新常态,而过度加班又是导致「过劳死」的首要原因。资料显示,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中国的「过劳死」威胁对象从体力劳动者转向脑力劳动者,且呈年轻化趋势,广告、媒体、医疗、金融、教育等各个行业都不能幸免,其中,IT产业是重灾区。

今年六月,中国知名网站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北京地铁月台上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因他长期加班熬夜,积劳成疾。最近,苏州一个廿四岁工程师因加班频繁而猝死;与此同时,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也传来两名青壮医生猝死的噩耗。「过劳死」,再度成为中国舆论关注的焦点。

中国智联招聘去年曾发布一项针对北京、上海、广州白领上班族生存状况的调查指出,逾七成的上班族有过劳的症状。逾百分之五十七加班白领每天睡眠时间少于七小时;只有百分之廿六加班白领三餐规律正常;逾百分之七十的加班白领都有腰酸背痛、精神萎靡、头晕头痛、四肢无力、便秘等症状。

中国专家根据九十二个「过劳死」案例分析发现,「过劳死」以男性居多,公安、新闻、IT、文艺界、国家公务员、科教界是中国社会「过劳死」的高危险职业;「过劳死」平均年龄为四十四岁;其中,IT产业「过劳死」平均年龄为卅七点九岁。

央视指出,许多上班族为了养家糊口、职场升迁或发展,选择「自愿加班」;一旦发生「过劳死」,因法律未对疾病发作与工作之间关联性作出明确规定,导致「过劳死」处于无法律保护的尴尬境地。这种「过劳无责」又加剧了「过劳用工」的肆无忌惮。

面对「过劳死」这一社会现象,中国舆论认为应严格执行劳动法。中国「劳动法」规定八小时工作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但迄今很多机构仍未贯彻执行。

许多「过劳死」案例与劳动者自身有关,他们多数是拚命三郎,希望在工作中超越自我。因此,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也是一项自我调适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