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 2 年后报案诬蔑 女佣指拖薪虐待 前雇主被扣 2 天

(甲洞15日讯)印尼女佣失踪两年,前雇主已据情报案,并终止女佣合约,不料两年后,女佣却报案反过来诬蔑前雇主虐待,以及拖欠薪金,更因此令女雇主被扣留了2天!

邱女士(自雇人士)表示,她与丈夫于2012年10月16日聘请印尼女佣,合约期限为两年,但是女佣在合约期满前,即2014年9月逃跑,音讯全无,随后她与丈夫到巴生北区警局报案,同时也向移民局终止女佣的准证,他们甚至在事隔一年后,再次报案提醒有关机构女佣失踪一事。

她说,今年6月9日,3名便衣警察找上门来,试图粗暴的打开其住家铁门,警方在表明身份后,即要扣留她,因为接到女佣投诉她虐待的投报。

她指出,她告诉警方,女佣在两年前已经逃跑,并出示报案书以及相关文件,更表示要到警局报案,但是警方不让她报案,而是直接扣留她。后来警方承认是受到当局的施压,所以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

“警方不让我报案,后来先生代替我报案。我被扣留1天后,警方再向推事申请延扣4天。后来先生聘请律师,才把4天的扣留期减低至1天。”

她今日在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的陪同下,向媒体申诉本身遭遇。陪同出席者尚有其丈夫谢先生、士拉央市议员游佳豪和林立迎助理赖俊权。

获释后没后续行动 警方告知案件了结

邱女士说,在她被释放后便没有任何后续行动,之后警方在今年9月16日通过WhatsApp手机应用程序告诉她,此案已经了结。

无论如何,她不满前女佣报假案诬蔑她,但是警方至今还未逮捕前女佣,而且女佣至今还逗留在大马,被安置在政府的庇护所内。

“而且,前女佣逃出雇主的家,已没有合格工作准证,但是警方却没有采取行动。”

事件造成夫妇名誉受损

女雇主说,她是通过调查官才知道,原来女佣被路人发现在路旁,身体受伤,呈现半昏迷的状态,被好心的路人送往巴生中央医院接受治疗,治疗费用高达3000令吉,由于前女佣无法缴付医药费,因此才报警指控她虐待女佣。

没钱付医药费 指控女雇主虐待

“警察应该保护国人为优先,但是却被印尼女佣玩弄我国执法系统。”

她还不满警方滥权发出验伤纸给巴生中央医院,所以她和女佣都不需缴付3000令吉的医药费,但一般上此验伤纸是用于案件受害者,如强奸和伤人案。

她坦言,原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是女佣却向劳工部投诉,指控她4年来没有缴付薪水,总额超过3万令吉。

她说,她昨日才到劳工部录口供,她试图以报案书和停止女佣准证的文件向劳工部解释,但是该部不接受口头解释,要求她入禀劳工法庭,明年1月将上庭。

“那天女佣也在场,她理直气壮,一副非常神气的样子。”

她强调,此事情让她与丈夫名誉受损,同时她在6至9月期间,因为案件在身,被迫暂时停止工作。

林立迎:投诉巴生北部警局没下文

林立迎说,他在今年7月和8月两次致函予大马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投诉巴生北部警局,并要求召开听证会,但是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他认为,警方、劳工部和大马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有必要秉持专业态度,而非让一个外国女佣操控和滥用法律。

同时,他补充,女佣报假案,违反刑事法典第182条文,一旦罪名成立,最高刑罚是监禁6个月以及罚款2000令吉,或两者兼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