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买票没钱拨教育医疗” 陈泓缣抨国阵本末倒置

(本报斗湖20日讯)国内超过八百间华小的2016年拨款到了年底还不见踪影!针对这则轰动的新闻,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批评国阵施政,完全罔顾公平公正等原则。他认为,当明年度一马援助金开放申请以及过去申请者更新资料时,华小今年拨款却还没有得到,真是莫大的讽刺。这证明了国阵有钱买票却没钱搞教育,本末倒置。该花的钱不花,不该花的钱却花,最后就算国阵继续赢了政权,整个国家的前途却输了!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今天发表文告表示,他为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的无能为力感到悲哀。张盛闻说,教育部在过去两个月一直和财政部商讨此事。然而,拖到年尾拨款还是不见踪影,华小作为“继子”命运得不到关爱,钱去了哪里?

陈泓缣表示,华小拨款到了年尾还不见踪影的根本原因,在于2016年度预算没有言明,华小的份额是多少。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之下,学校拨款只有5亿令吉,比2015年减少3亿令吉,而且所有源流的学校共享这笔拨款。

他指出,“也就是说,当马华的国会议员在国会通过2016年度预算案时,就已经将拨款拱手让人!”因此,国阵各成员党不能再委屈和巫统共事,包括备受瞩目的355伊教法庭权限法案,国阵各成员党更不能含糊带过。

陈泓缣继续点出,除了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在明年的预算可是大砍24亿令吉,是众多联邦部门被砍预算之冠。“我们斗湖国会议员拿督叶娟呈的部门预算被删减,当大学行政和研究费用入不敷出,试问要如何栽培国家未来的栋梁?叶校长的理想,在国阵本末倒置的施政下如何展现?”

不止教育可以穷着办,连公共医疗也可以削减拨款。他指出,在购买药物预算方面也从今年的15亿9560,1600令吉减至明年的12亿9276,1700令吉,即下降24%。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的医药分配,难以应付庞大的患者人数。今年每名患者平均只获得22令吉23仙的医药费,这对于心脏病和糖尿病患者来说是不足够的。

“我时常有往斗湖大医院领取药剂的经验,除了药剂分量减少,或以较便宜的药来取代昂贵的药,化验的化学品更时常面临缺货的窘况,然后护士就会问我要不要去私立化验所。政府没有政治意志照顾公民的健康,却开放让更多收费不菲的私立医院如雨后春笋设立。请问这世界是不是只是富人的?”

然而,相对教育和医疗的钱不够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却不断为他创立的一马援助金加码。家庭月入低于3000令吉者,一马援助金从1000令吉增至1200令吉;家庭收入介于3000至4000令吉者,则从800令吉提高至900令吉。而月收入低于2000令吉的单身人士,一马援助金从400令吉提高至450令吉。

除了一马援助金的加码,州政府更于早前通过2017年度预算案增加各个国阵州议员的选区拨款,从一百万令吉翻倍到两百万令吉,外加一个“爱心”拨款,50万令吉。为何选区拨款会增加?无疑地,这些都是可以让国阵政客可以表演“为民服务”的子弹,他疾呼,人民千万要记得,这些国阵议员能够动用的资金,都是来自人民辛辛苦苦工作上缴的血汗钱!

另外,2017年度的首相署拨款大幅增加11亿令吉。他说,“我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时常批评的,首相署拨款有许多是巧立名目的收买基金,这些都是可以弹性处理的款项。”

总括而言,国阵大幅削减人民该有的教育和医疗福利,却大幅加码可以表演“爱民如子”的一马援助金以及议员选区拨款,无非都是为了政治议程。他感叹,怕只怕巫统就算联合伊斯兰党分裂反对票而继续捍卫政权,整个国家的未来却搞砸了。他呼吁,人民必须清楚,什么是小恩小惠,什么又是大是大非。他说,就算多艰难、就算充满了不确定性,改变的大目标不能放弃,不然我们的孩子都没有未来!(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