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布迪花园「半条路」课题 黄仕平: 跟进两年多 有人证物证非邀功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顾问兼亚庇区国会议员黄仕平昨日强调,他并未在亚庇西布迪花园「半条路」课题上骑劫他人功劳,因为事实胜于雄辩,他早在两年多前就一直推动解决该问题。

他表示,这并不是他信口开河,整个进程都有新闻剪报、人证、物证,不容自由民主党宣传秘书郭育建可以歪曲的。

地主请吃饭答谢

说:「事实上,有关地主还曾请我们吃饭以表示感谢……我很奇怪,那些说我在骑劫他人成果的人,为什麽不获地主请吃饭?倘若他们那麽大功劳,地主有请他们吃饭吗?」

黄仕平是在亚庇向报界发表谈话,针对郭育建批评他「竟把他人的屁股当脸皮,在四个月后才去到现场,观察到路段加阔后才拍照上报,可以说是后知后觉」作出反驳时这麽表示。

他说,其实,他指火箭能成功解决西布迪花园路段课题,并没有批评他人或指责他人的意思,也许很多人都有功劳,但这问题存在了卅年,国阵政府也做了快廿年,若国阵政府有诚意解决,绝对轮不到他来出声。

他说:「『雪糕党』的党主席也居住在这花园,他在国阵机制里也有廿年历史,他老早知道这问题的存在,要解决的话早就解决,也不会等到今天,我说他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责任,只是在说公道话。」

「我帮他(郭育建)的党主席解决了住家路段的问题,他不是应该感谢我吗?为什麽还要罵我?这不是君子作风,至于说我把别人屁股当脸皮,我觉得他是在自掴嘴巴。」

黄仕平表示,西布迪花园「半条路」问题足足拖了卅年,虽然他不是该花园的住户,但人民走投无路时向他求助他也尽量协助,当时该地主有说过去多位人民代议士曾跟进这项课题,但都不了了之。

他说,他本身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开始跟进,包括致函沙巴土地测量局,该局过后答应赔偿地主三万五千元;他协助地主上诉后,提高到五万元,获地主同意,事情才获得关键性的进展,他认为土地赔偿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若非克服了这一关,后面的事情就不能顺利进行。

他指出,当地主的赔偿问题解决后,地主还高兴邀请他和媒体在西布迪的茶室吃饭以示感谢,当时他还发表新闻;他前后四次针对这个路段问题在西布迪花园茶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一步一步跟进和监督,指责他邀功的人倘一路有关注这项新闻,就知道他说的全是事实。

黄仕平表示,郭育健指他在这事情上是后知后觉,其实是郭氏自己不知不觉,「但是,张志刚应该是先知先觉,因为他就住在那里,但也却未有行动。」

他说,直至今年六月初亚庇市政厅开工拆除路墙时,他不知为何会突然杀出很多国阵成员党领袖,包括自民党、马华及团结党等出来拍照,当时市长拿督杨文海声称两天就可把工作完成。

他表示,事实却是,等了一个月,有关工程还做到「半天吊」,迟迟无法竣工,他又接到居民的投诉,他于七月卅日冒雨中巡视,并在报章上呼吁市长要尽速完工,最终工程于今年八月完成。

至于路阳区州议员助理爱德华慕吉也曾指这个课题获得解决,是邱庆洲、爱德华慕吉、市政厅及土地测量局官员及地主的共同努力成果,黄仕平说,任何人觉得自己有功劳的,可以叫地主多谢他们,他没有意见。

他说:「邱庆洲曾担任任五年亚庇区国会议员,为什麽这问题没有在他任内解决?爱德华慕吉更曾在市议会内任职,为什麽问题还是没有在他手上获得解决,在岗位上比较容易解决问题,还是不在岗位上?」

他表示,这些批评他邀功的人都应该自我检讨,为什麽他们不能一早把问题解决。(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