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还8万元持续欠债 老父与儿脱离关系

(新山23日讯)“做父母的,谁愿意丢脸上报,但我的孩子已不受教。从今以后我们一家和他撇清关系,他自己在外好自为之。”59岁父亲数次帮孩子偿还约8万令吉债务,但不知悔改的孩子仍多次欠下大耳窿债务,心灰意冷的父亲今日透过记者会与孩子撇清父子关系。

事主谢盛标是一名金匠。他今早在记者会上说,其23岁次子谢于宏是自今年2、3月开始欠下阿窿债务。当时,在太太的央求下,他只好帮儿子偿还该约2万6000令吉的债务。

儿手机店工作挪用公款

他说,之后,儿子曾在新加坡工作一段时间,并在今年6、7月,在本地一家手机店工作。没想到,儿子竟挪用1万5000令吉公款。

“手机店老板发现后,找我去谈,表示儿子毕竟年纪还小,他愿意给他一次机会,不去报案,至于该笔公款,我则以每月1000令吉的方式,分期偿还,目前已还4000令吉。与此同时,儿子又在外面欠下2万1000令吉的阿窿债务,我再次帮他偿还。”

他说,儿子今年10月当司机,结果再次盗用公款,惟他不清楚数目,但相信不多。

怀疑孩子因吸毒才借贷

“近期,儿子第三次欠下阿窿债务。上周凌晨4时许,还有阿窿上门用拳头捶打我停放屋外的轿车。所幸目前阿窿还没有其它骚扰行为,我也不清楚儿子这次又欠下多少钱。我怀疑孩子是因吸毒,才盗用公款和向阿窿借贷。”

他也说,儿子之前也曾购买一辆二手丰田威驰,几个月后就无力还车贷,一直以来都是由长女的男朋友帮忙还贷。近日,儿子更是威胁要将轿车开走,否则报警指姐姐及其男友偷车。

“这些天来,我为还债,已向不少亲友借钱,家人已帮很多,更重要的是,儿子如今的行为已影响家人,我只希望能给家人安宁,不受阿窿骚扰。”

协助召开记者会的马华地不老区会副秘书李伟勥说,他希望阿窿直接去找债主,不是骚扰其家人。他也已向警方报案,若家人受到恐吓,警方将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