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仕平:发展硬体忽略交通 庇堵车梦魇趋恶化

(本报讯)亚庇区国会议员黄仕平昨日抨击州政府一味以「发展」为名在亚庇市区一带推行大型硬体建设计划,却未在此之前做到交通疏导,以致亚庇市堵车问题日益严重;因此,他促州政府重新检讨于亚庇码头旧址兴建的亚庇市区海滨计划。

他表示,可以预见的,一旦亚庇市区海滨计划下的会展中心、商场、公寓兴建计划,以及其他兴建计划于数年内落实,必定让目前已是极为严重的亚庇堵车问题雪上加霜。

他说:「政府有责任先行解决交通问题才来谈发展问题,否则到问题一大堆,更是难以解决……到时,(掌管道路建设事务的副首席部长兼基本设施发展部长丹斯里)百林吉丁岸等人都已退休了,谁来负责解决问题?」

黄仕平也是沙巴民主行动党顾问,他是在亚庇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在场的尚有沙巴行动党署理主席兼甘拜园区州议员艾德温博西医生、组织秘书沈志安及宣传秘书冯晋哲等人。

他直批政府并无诚意解决亚庇堵车问题,包括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早前承诺于亚庇市巴士捷运计划(BRT)于今年杪动工兴建,但百林则于周前表示该计划要拖到明年才动工。

他说:「为甚麽有钱赚的会展中心、商场、公寓兴建计划批得那麽快,反而解决交通问题的却慢吞吞?我们有责任提醒政府,不要害死我们。」

冯晋哲:先建路后发展 促重新考虑建轻快铁

黄仕平指出,重新检讨亚庇市区海滨计划,也是基于当前经济低迷所致,「州政府应考虑清楚,这个时候推行该计划是否恰当,如果出了问题,是否人民来『买单』。」

他说,其实,亚庇市很多发展计划都受经济低迷影响,一些人购买了商场及公寓单位,都无法融资。

另一方面,冯晋哲指出,「先建道路后发展」的做法常见于外国,亚庇也本应如此,讵料情况本末倒置,以致亚庇堵车之梦魇纠缠著全体市民。

他说:「政府订下的各项硬体计划先后落实,却未见推行既定的改善交通问题计划,「我们可以看到亚庇公共交通水平,落后了二、三十年,你廿年前坐的巴士,今日可能还是一样的。」

他表示,政府方面一再强调亚庇市人口不及一百万,不宜兴建轻快铁来解决堵车问题,其实,他们应改变思维,重新考虑一下有关计划的可行性。

黄仕平:亿达两高架公路 造价逾两亿一千万实可建四座

“应一併推行各个高架公路兴建计划,而不是一、两座来建……政府可能会说没有钱一次过建这座多座高架公路,但如果不是『高价』的话,同时建更多高架公路是可以做到的。”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顾问兼亚庇区国会议员黄仕平昨日质疑甫于周前局部通车的亚庇亿达路两座高架公路是「高价公路」,因为该两座高架公路共耗资马币两亿一千七千百万元,其实可建四座高架公路。

他表示接获有关方面投诉,指一坐高架公路只需耗费五千万元左右,有关总额可建另两座高架公路,从而有效解决该一带的依然严重的交通堵塞问题。

因此,他力促副首席部长兼基本设施发展部长丹斯里百林吉丁岸挺身解释,有关费用是否合理。

黄仕平是在亚庇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在场的尚有沙巴行动党署理主席兼甘拜园区州议员艾德温博西医生、组织秘书沈志安及宣传秘书冯晋哲等人。

笃泛婆大道路段造价 每公里两千三百万元

他表示,政府兴建「高价公路」是有前科的,包括他于日前揭露的位于拿笃一段仅七公里之泛婆罗洲大道,就高达一亿六千五百万元之谱,一公里平均需要两千三百万元。

他说:「政府一方面又喊钱不够用,连预算案下给予华校的二零一六年度五千万元拨款也扣押不发,却以如此高价来兴建道路及高架公路。」

黄仕平表示,本来兴建高架公路舒缓堵车问题是好事,但有关款项是人民透过纳税的血汗钱,不能随意挪用。

两高架公路局部通车 沙邦加兵南邦依旧堵

他说,百林虽已于周前为座落在亚庇亿达路的该两座高架公路主持局部通车,但由于两头延伸出去的交通灯处,即是沙邦加路路口交通灯、丽都交通灯、兵南邦绕道公路交通灯等未同时建高架公路,以致堵车问题依旧。

他举例,该高架公路局部通车后虽然使得哥隆邦的亿达路堵车问题大为减缓,但前端的沙邦加路路口交通灯问题依旧,以致堵车问题造成的车龙,竟然推回至该高架公路处。

他说:「此外,1Borneo处也极为堵车,因此,我说要一併推行各个高架公路兴建计划,而不是一、两座来建……政府可能会说没有钱一次过建这座多座高架公路,但如果不是『高价』的话,同时建更多高架公路是可以做到的。」(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