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勒颈险死 遭冒名买保单 退役空军疑妻买凶 谋杀

(吉隆坡29日讯)退役空军声称遭人勒颈企图谋杀,死里逃生后却发现幕后策划人可能就是共枕18年的另一半!他也申诉说,本身遭人冒名买了11项保单,不排除有人欲待他遭遇不测后谋取百万令吉的赔偿!

这名43岁的退役空军哥宾苏柏马廉是在9月10日遭自称为学生的人士,以要求协助完成学业报告为由,诱骗事主出门乘其车辆后行凶。

哥宾苏柏马廉披露,自退役后就在建筑工地任职安全及卫生人员,今年9月8日接获一名自称是工程系学生的来电,恳求他协助完成关乎工地安全的学业报告。

“这名学生是通过我工作的建筑工地处,取得我的联系,但我脚受伤休假,所以拒绝了对方。不过,最后我在对方多次的请求下,答应了对方。然后我们相约在9月10日见面。”

他说,见面日当天,对方和友人大约在傍晚6时许,驾车前往他居住的金銮花园,接载他到其工作的建筑工地(位于史里肯邦安怡观园)。

哥宾苏柏马廉说,两人的模样就如普通的学生,驾着一辆非常陈旧的第二国产车灵鹿接载他,还说他有脚伤,请他坐在前座。

“抵达建筑工地,他们现场拍下许多照片,包括我穿上安全装置的照片,以用来完成学业报告。到了傍晚7时30分,准备离开时,一关门开车,就突然被勒颈。”“我很恐慌,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质问他们究竟是谁,也完全不回应,然后他们就把车停泊在我工作附近的店铺外。”

“我在车内受难将近20分钟,在被勒着颈的情况下,我开始受不了,不能呼吸,感觉脑缺氧、心跳变弱。我只好请求神,救救我,就在这时,突然我身体成功往后转,殴打后座的学生3拳,踹踢坐在前方的司机,逃了出来。”

他说,对方当时还说如果要知道是谁指使,就留在原地等候,但基于担心对方会对他不利,所以立即逃走了。
“然后我联系主管求救,主管看到我时都吓到了。”

他在诉说自身遭遇时,也一度哽咽。

哥宾苏柏马廉周四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的带领下,召开记者会,如是披露。出席者包括副主任刘博文、法律顾问麦嘉强、委员林华正、武吉免登区青年团团长施文汉。

妻事发后没一丝伤心

哥宾苏柏马廉说,事发后,妻子完全没有表露出一丝伤心和担忧。

“我在事发后,把事发经过告知妻子,但3天后,我发现妻子告诉孩子关于我遭勒颈的事宜,却有差异,然后我开始察觉不对劲。”

他说,在家中发现的11份保单,41岁的妻子还是100%的受益人。

“妻子向4家保险公司买保单,我完全不知情,也不曾见过任何保险代理,我的签名也是冒充的。有些保单是在去年购买,但大多数都是在今年6月和7月购买。不过,有关的保险代理都是妻子的朋友。”

他说,随后他也已经投诉有关的保险公司和投报至国家银行,目前这些保单都已经断保。

妻和勒颈者或有联系

哥宾苏柏马廉在事发后,逐渐发现妻子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包括发现妻子在外有情人,甚至和勒颈企图谋杀他的人有联系。

他说,和妻子吃早餐时,妻子接获一通来电,询问她是谁时,她说打错电话。

“不过,警方曾说要记下所有可疑号码,但我和妻子讨电话号码时,还和妻子吵架。”

他说,当他把号码存入手机后,晚上就接获微信通知,询问是否要加此人(该电话号码)为朋友,一点入,竟发现所显示的照片就是当日企图谋杀他的人。

“当下,我心都凉了,手还发抖。我质问妻子,她说什么都不懂。之后,我还通过电话单发现,妻子在8月至9月间都有和嫌犯联系,还从妻子手机中发现她和其他男生暧昧的对话。”

他说,1个月后,妻子就带着18岁的长子离家前往妇女援助组织(WAO)寻求庇护,报警反咬他虐待。

“我并没有赶她走,她带长子离家后,另3名7至16岁的儿子就由我照顾。我曾经尝试联系该组织,但是他们拒绝向我透露任何消息,这期间警方也没有来盘查我,只是有一天妻子在两名组织人员以及警方陪同下,到家来要拿取衣物,但我3个孩子都不开门。”

他说,不到2个月,妻子就被该组织赶了出来,现在她和长子在岳母家居住。

“我其中一名孩子还告诉我,妻子带他出席生日活动时,对我行凶的学生也在该活动上。另一名孩子还说,妻子常带他和其他男人共餐玩乐,还教唆孩子不要告诉我。这些我都在事发后才知道。”

报案7次  警没任何行动

哥宾苏柏马廉披露,他前后已经向史里肯邦安警局报警7次,但事发至今,警方都没有执行任何逮捕行动或盘查妻子。

“事发至今,他和孩子们都活在恐慌之中,其孩子曾遭摩托车追,被人带走,叫他回家告诉我不要再骚扰妻子。”

他说,怀疑妻子在背后被人操纵,因为妻子不可能有能力做出这种策划性谋杀。

他说,虽然事已至此,但他不曾有想和妻子离婚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