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华山谴责行动党 “牛耕田,马吃谷”理念

144

(9日讯)针对日前黄天发在报章上指责马华须为华小五千万拨款尚无着落事件负责,拿督吴华山表示黄天发的说词无疑引证了他一向所说的,即行动党只会一贯把责任推给马华。试问行动党,除了擅长谩骂,推卸责任之外,对华社的贡献,又做了些什么呢?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已于本月6日宣布,教育部将在两周之内获得华小五千万令吉拨款,各华小预计将在2月份的首个星期可获得该笔款项。在这之前,魏家祥曾经如此说:“首相承诺的是5千万令吉,教育部却只准备2千万令吉,华小拨款不可能`缩水’;因此,马华不呈名单,坚持要求5千万令吉。”另一方面,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也曾在内阁会议上提出此事,并要求教育部和财政部加以厘清,内阁最终通过将总额5千万令吉的拨款悉数发放给华小。拿督吴华山请黄天发认真想一想,若果无马华在内阁,争取华社的权益,这拨款的事件,能圆满解决吗?有史以来,都是马华在帮助华小和华社所面对的问题,总是站在华社面前,为华社挡风遮雨。

扪心自问,行动党能否做到呢?拿督吴华山表示关于这一点,行动党绝对不能够做到。行动党只会谩骂,诬赖马华。看一看槟州政府对于华小的贡献,即可知晓。林冠英及其民联领袖口口声声说照顾各民族宗教利益,有些人把他当神来捧。不过,无论是华人神庙、兴都庙、教堂或锡克教等,自他出任槟州首长后,都没有获得他特别的眷顾,反而林冠英执阵槟州8年内积极推崇伊斯兰行政法,首间伊斯兰国际大学,伊斯兰医院及华侨清真寺全部都是在他的任期下在槟州建立。林首长也将94%工程批给土著。这都是前朝没有的。但是,林首长却一一做到了。这证明行动党打着为捍卫华社利益的匾牌,但是另一面却拉拢土著。最近在报章上,黄天发表示行动党在来届大选将进军内陆地区。由此更加证明,行动党的野心不单只是在于华裔选区,也更想扩大其党实力,就好像砂劳越的行动党一样。反观马华一向来只是在华裔集中的选区出战。因为马华是单一的华裔政党。一旦行动党当权,吴华山相信林冠英,林吉祥肯定会说行动党是多元种族的政党,不能只是眷顾华人权益。就如同行动党的党歌,是以马来语来奏唱,而马华的党歌是以华语来奏唱。

这几年来,虽然我国面对外围因素导致经济放缓,但是国阵政府发放给本州独中、华中、华小、华幼、教会学校及非回教团体在12年内足足增加了四百多巴仙。去年批准的沙巴州受惠非回教宗教团体包括有181家教堂,113家华人庙宇及9家兴都庙宇,他们总共获得了1,694万6千令吉的拨款。沙巴全州受惠的学校包括9间华文独立中学,8家国民型华文中学,59家国民型中小学,81家华小,95家幼稚园及12家教会学校。一共获得1,445万2千令吉拨款。两项总数达3,139万8千令吉。拿督吴华山表示沙巴州的非回教团体所取得政府的拨款数额和槟州的300多万华小拨款数额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据悉,日前林吉祥,黄天发,黄仕平等出席见证沙巴净选盟前主席珍妮拉欣邦带着亲属加入民主行动党,黄仕平在现场呼吁甘拜园选民说:如果拿督吴华山派送红包,钱可以照拿,但是票就投给行动党。这样的论点,无外乎都是尽量把马华抹黑,设法把马华领袖骂得狗血淋头,以期票源就会自动归向行动党,而当选了议员之后,就工不做。以上行动党的言论也应证了“牛耕田,马吃谷”的理念。再反观甘拜园州议员艾德温博西,并没有履行州议员的责任,往往不见踪影,唯有大选将近时,才开始看到他四处走动,期望人民再投他一票。拿督吴华山猜测行动党接受珍妮拉欣邦,很有可能会派她出战甘拜园州议席。拿督吴华山劝请行动党,千万不要抛弃艾德温博西,不要让他背上逃兵的罪名。他说:如果我所预测的会成为事实,那倒不如请黄天发或者黄仕平,不要再花时间谩骂,抹黑马华,如果够胆,倒不如移师出战甘拜园州议席,与我一较高下,以证明行动党深得华社及嘉杜族的支持。他也说: 至于沙巴行动党秘书陈弘缣前日在报章上说我若出征甘拜园州议席,夺回马华输了的州议席,是不可能的。针对这番话,我还奉请他话别说得太早。如果有胆量,就申请代表行动党出战甘拜园,看看到底是谁比较受欢迎。拿督吴华山声明,他相信不仅‘人在做,天在看’,选民也在看。他奉劝黄天发,黄仕平及陈弘缣不要把选民当傻瓜。他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也有分辨能力。他很有信心,选民会选出真正为民服务的人民代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