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小 拨款 张盛闻:坚持做对的事 一毛钱都不能少

2015年7月28日,他受委为教育部副部长,在教育部1年半的日子,他面对华小拨款未到位、微型华小被迫搬迁、华小增建风波等问题。在迎接丁酉鸡年,教育部副部长兼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接受《光华日报》的专访,回顾过去在教育部的点点滴滴,并预告今年该部的重要计划。

甫上任副教长职,就面对华小拨款未到位的棘手问题,张盛闻:“我只坚持做对的事,即一毛钱都不能少!”

回顾2015年7月杪一踏入教育部,张盛闻就指首项任务便是解决华社关注的华小拨款课题。

“2015年我进入教育部,我就开始追问(华小)拨款,然后我得到的答案是2000万令吉,可是我认为‘不对啊!因为首相在宣读预算案时是表明给予华小5000万令吉的拨款’。”

“因此,这2000万令吉拨款于当年11月份发放下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拿。即使其他源流学校,如淡米尔小学也面对拨款未全数到位的问题,但这些学校还是拿了一部分的拨款。但,我坚持首相既然宣布给华小5000万令吉,那华小就一定要获得5000万令吉,一毛钱都不能少。”

他说,由于他的坚持到底,让华小与各源流学校在最终也都获得在财政预算案中注明的款项。

马华坚持要拿回5000万

然而,解决了2015年的华小拨款问题,2016年又再次面对相同问题,张盛闻解释:“当时首相在宣布财案时,并没有表明给予华小多少的拨款,只是马华坚持要求拿回5000万令吉。”

他指出,2016年华小拨款的问题在于财案并没有宣布各源流学校所获得拨款的细节,因此当整体拨款于8月份发放到教育部的时候,并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多。

“其实,去年各源流学校所获得的拨款已大大减少,就连国小的拨款都大幅度下降,而给予华小的拨款更是只有1650万令吉,这叫我怎么拿?”

“因此,我将此事带到马华党中央讨论,并表明虽然当时纳吉在宣布财案时,没有宣布给华小5000万令吉,但由于华小的数量庞大,全国有逾800间,因此希望仍要回5000万令吉。”

他说,其实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财案的不久,他就将华小拨款未清楚列明在当年财案的事宜告知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兹尔卡立,也一并表明全国超过800间的华小必须获得5000万令吉拨款,而马哈兹尔卡立也以“没问题”做出回应。

“当时,我就跟部长(马哈兹尔)讲‘虽然预算案没有宣布给予华小5000万令吉,但由于华小数量很大,有800多间,所以我要求要回5000万令吉’,而部长表示没有问题,等财政部将拨款发放下来,再进一步商榷。”

“拨款是到了8月份才发放下来,而给予华小的拨款只有1650万令吉,那时我就着急了,而部长和新任的秘书长也亲自致函予财政部。”

张盛闻披露,在这过程中,其实马哈兹尔敦促其先拿掉这1650万令吉的拨款,至于不足的拨款稍后再补上。
“然而,部长的这番话却被媒体诠释成‘有多少拿多少’,这对部长来说是不公平的。事实上,部长的意思是这1650万令吉你们先拿掉,因为我们(教育部)已经在与财政部讨论,因此不足的拨款过后再‘加额’(Top-up)。”

“但是,部长过后也不想再回应,因为这只会越描越黑。”#

1650万如何分给800华小?

为何有钱不能拿?张盛闻:“如果我拿了,要怎么分?是要以5000万令吉拨款来分,还是1650万令吉来分?”

张盛闻拒拿1650万令吉拨款遭致外界批评,惟他解释,倘若他签下这笔拨款,该如何划分拨款予全国逾800间的华小。

“的确,虽然部门(教育部)一直希望我签名,因为倘若未获得我的签名,拨款是无法下放的,但到了去年12月31日,我都拒绝签名,尽管我了解此举会引来外界的批评,但这是马华的底线,即必须获得5000万令吉的拨款。”

他也反击一些“急需获得拨款”的声浪,指截至目前,并没有任何一所华小表明“急需”获得这笔拨款。

“你们来告诉我,哪一所学校‘急需’用到这笔钱,大家都是泛泛而谈,并没有证据显示有华小‘急需’用到拨款。”

“我不否认有一些学校真的很需要这笔拨款,但是我到了今天,都没有看到有哪一所学校表明需要到这笔款项。现在的华小举办筹款的目的都是来建设有盖篮球场、添购电脑与冷气,并没有到‘急需’的地步。”

“因此,我宁愿要一次性获得5000万令吉的拨款。如果我只拿到1650万令吉,那我该如何划分?到底是要以5000万令吉的总额去分,还是以1650万令吉来划分?”

学生没责任承担学校命运

承诺教育部不会强行关闭微型华小,惟张盛闻认为,没有一个学生有责任去承担一所学校的“命运”。

每年开学季,国内必掀起“微型华小撑不住”的新闻,不过张盛闻表示,教育部是不会强行关闭任何的学校,因此即使某间学校只剩下一名学生,教育部也不会关闭该所学校。

“我们的教育政策是‘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 access),即每个孩子都能够获得教育的机会,所以无论是再偏远、再内陆,即使教师要坐船,或是翻山越岭,我们都提供教育,因此没有理由教育部会去关闭任何一所学校。”

不过,他说,从教育理念来看,倘若某个地区真的已经没有学生了,却坚持要让一个孩子来去承担学校的“命运”或是“生存”,那对该名学生来说太不公平了。

“没有一个学生有使命去维系一间学校的‘生存’。如果这名学生是居住在附近,那他真的想在那间学校念书,固然是好的。但,如果这名学生是从大老远的地方,由家人特地载送他过来,学校甚至还补贴他,我认为对这个学生来说,这间学校不是一个适合求学的地方。”

张盛闻指出,他了解一些学校董家协保护学校的使命,但也应抱持理性态度。“我相信我们大家都不希望看到一个学生在没有朋友、没有竞争、没有童年、没有同伴的环境下成长吧!”。#

若攻芙蓉会全力以赴 与陆兆福『硬碰硬』

来届大选,马华与火箭未来之星硬碰?张盛闻:“芙蓉是创造奇迹的地方。”

虽然外界盛传张盛闻在来届大选将攻芙蓉国会选区,与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来个“硬碰硬”,惟张盛闻表示,这仍未定案,不过倘若党中央决定派他去攻打芙蓉,他会全力以赴。

“虽然我被认定是‘underdog’(不被看好的一方),但其实芙蓉是创造奇迹的地方。当年,马华前任总会长李三春更只身攻打这个行动党的堡垒区,最终也赢得了选战。尔后,韩春锦也成功捍卫这个选区,因此芙蓉并不是攻不下的堡垒。”他指出,其实芙蓉的选民结构就是典型的马来西亚人民结构,即有45%的巫裔选民、40%的华裔选民和13%的印裔选民,因此倘若失去任何一个族群的支持,都无法中选。

“我如果要下芙蓉,我没有办法,我一定要得到华人的支持。芙蓉国会选区有6个州议席,其中3个是马华的传统议席,另外3个是巫统的传统议席,我有信心能够获得汝莱州选区的支持,毕竟那是我的家乡。至于另一个选区沉香,我也挺有信心的。而另外3个巫统州议席,据我了解,巫统已经在大量的工作,倘若能够集中马来现票,并且华裔选票回流,那我还是有机会(拿下芙蓉选区)的。”

询及目前芙蓉选民对他的回馈与反应,张盛闻以“真的很不错”做出回应。他说,在过去跑芙蓉选区的日子,许多选民都给予他友善的态度,并没有5.05大选时的敌意。

盼鸡年经济有“转机”

新年新希望,冀丁酉鸡年马来西亚经济回扬,国家持续走中庸之路。

随着丁酉鸡年的脚步日渐逼近,张盛闻希望我国的经济在鸡年能够有“转机”,并且期盼令吉尽快回升。

“希望在鸡年我国的经济能够保持正面的成长,虽然我了解当今全球经济面对不稳定的因素。其次,我希望马币能够尽快回升,因为马币的贬值,导致市场百物上涨,买什么东西都贵。”

“第三,我希望我国能够消除越来越宗教化的情况,尤其是伊斯兰刑事法和越来越多的‘清真’,因这些把人民分裂得很严重。”

他也希望,我国的华人社会能够看到马华与华团的努力,并给予正面的支持态度。#

马华上下集中精力 先大选,后党选

“先大选,后党选”,张盛闻表明目前马华上下都专注于第14届全国大选。

张盛闻指出,尽管今年马华很有可能进行党选,惟目前整个党没有人在谈党选事宜,反而是将所有精力集中于全国大选。

“现在谈党选实在太早,目前整个党没有人在谈党选,因为大家都认为如果大选成绩不好,即使做到最高的党职,都无济于事。”

针对外界指倘若这届马青总团长逐鹿中央后,团内可能“后继无人”一事,张盛闻则表示,即使他卸下总团长职,也无需担心“后继无人”,因其实很多党员尚未发挥真正的潜能,只要让这些党员担纲党内要职,就能展示他们的潜能。

“如果早已安排好‘接班人’人选的话,这不一定是件好事,因为我们相信选出不同的人,可以激发出不同的火花。我从来就不担心卸下现有党职后会没有党员能够胜任,因为我相信肯定有人能够做得比我更好。”

他也表示,本身支持有能力的党员竞选总团长职,而性别并不在考虑的范围内。

“当我们开放男女党员合并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说过选贤与能,绝不能有性别歧视,如果有一个女性获得全体党员的认同,那我绝对会支持。”

不过,张盛闻也开出“接班人”的条件,即该名人选除了展现能力,也必须全国走透透,全国马青党员也必须认识这名人选,且从政范围不能局限在地方领袖。

“我不希望这名‘接班人’把自己限制在地方角色,他或她必须能够统领全国马青党员,且了解全国马青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