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他们办了一场“迟到的婚礼”

71

(新华社南昌15日电)“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他多爱你几分,你多还他几分……”14日上午,在喜庆的歌声里,黄征从婚车中抱出妻子陈丹妹,跨过一片砾石进入铁路“大篷车”,一众身穿工作制服的同事报以欢快的掌声。
南昌铁路局鹰潭工务机械段贵溪基地,10余平方米狭长的铁路宿营车走廊里,悬挂着多幅记录夫妻俩日常生活的照片,红色大喜字贴满车窗……在情人节这个特殊日子里,黄征和陈丹妹终于等来属于自己的婚礼。
今年33岁的黄征是鹰潭工务机械段一名大机司机,从事维修作业,经常昼伏夜出、常年漂泊在外,在家停留经常只有一两天时间。妻子陈丹妹是景德镇车站一名售票员,工作三班倒,夫妻二人聚少离多。
陈丹妹来自安徽宿州,离开父母留在异乡,看中的是黄征的朴实和细心。“我上晚班饿了,只要他在家,无论多晚都会来送盒饭;六点上早班,他也会随叫随醒;每次打完电话他也总是等我挂电话。”陈丹妹说,相比于轰轰烈烈的爱情,自己更希望平淡靠谱的婚姻。
去年七夕节前一天,黄征夫妻俩匆匆领完结婚证后,连顿像样的酒席还没来得及摆,就各自回到工作岗位。
原本期望趁着过年热闹办婚礼,然而春运的繁忙却让他们根本无暇顾及。由于车间班组外省同事多,过年期间,黄征主动提出承担“守车”任务,陈丹妹也一直坚持在售票房工作。
就这样,夫妻二人的婚礼一再被拖延。黄征心里一直很愧疚。黄征告诉记者,两人认识两年多,几乎每次相聚的时间都不超过48小时。去年为了补上拍婚纱照的请假工时,夫妻二人足足2个月不曾相聚。
“有次我老婆发来自己当伴娘的照片,只问了句自己穿这身衣服漂不漂亮。但我很清楚每个女生都想有个特别的婚礼。”黄征说。
黄征所在车间工友了解这一情况后,便合计着在情人节这天为他们夫妻俩办场别样的婚礼。随着今年春运高峰逐渐过去,黄征和陈丹妹的工作繁忙程度有所缓解,在工会协调下,二人挤出了婚礼时间。
“虽然我不能日夜陪伴在你身边,但电话肯定是第一时间到位,我会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尽好丈夫的责任。”婚礼上,黄征单膝跪地,深情地向妻子告白。
没有奢侈的酒宴,没有豪华的场地,甚至没有专业的司仪,但是夫妻二人却十分珍惜这次特别的“相聚”。
14日下午,在“大篷车”吃过简单喜宴后,陈丹妹便踏上了返程路。在宿营车里办婚礼,条件虽然简单,但在陈丹妹看来,这场婚礼对自己有特殊的意义,“一辈子都会记得”。陈丹妹说,铁路见证了他们的爱情。婚礼虽然迟到,但爱情终将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