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隆机场被毒杀 一切声明待警公布 别乱猜!

(吉隆坡15日讯)全国副总警长丹斯里诺拉昔要求外界,勿随意揣测死者身份,一切要待警方调查。

他说,媒体勿对这名在雪邦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死亡的朝鲜男子死亡案,有任何猜测。

他接受《每日新闻在线》时强调,死者身份还未证实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

“目前只是猜测而已,我们还不能证实死者是否金正男。”

“警方还在调查此案,迄今只有根据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发出的声明,证实死者叫Kim Chol而已。”

遗体解剖未完成 警拒让朝鲜领尸

警方要求朝鲜当局,依照正规程序,办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的领尸手续。

雪州总警长阿都沙马指出,韩鲜驻马大使馆于星期二派人到布城医院,要求领取金正男的遗体。

他说,当时金正男的解剖还没有进行,因此警方拒绝他们的要求。

若证实刑事成分 警方将采取行动

他说,警方要求朝鲜当局根据正式程序,办理领取金正男遗体的手续。

他补充,若解剖后证实有刑事成分,警方便会采取行动。金正男的遗体于已星期三上午被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解剖。

移民局总监透露 金正男未出境已出事

(布城15日讯)移民局总监拿督斯里慕斯达法阿里指出,金正男出事时,尚未通过我国位于吉隆坡国际机场的移民局出境柜台。

“事发当时,他尚未通过移民局的柜台,事发地点在(移民局柜台)更前一些。”

慕斯达法阿里今天在移民局总部巡视外劳临时准证的申办程序进展后,受询及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在我国机场遭袭击并丧命的事件后,如是表示。但对于金正男是否于本月6日抵马、入境我国次数、护照上的姓名、是否持有合法护照入境等问题,他都不愿回应。

他说,各单位正在调查死者持有的护照资料,毕竟死者持有的护照并非由我国发出。

他说,警方正在全面调查包括金正男使用的护照,移民局将会全面配合警方调查。

不延长E卡申请期限

移民局总监拿督斯里慕斯达法阿里重申,绝不延长非法外劳申请临时外劳证件(E卡)的期限。

他说,雇主必须在2月15日至6月30日期间,为非法外劳申请临时外劳证件“E卡”(Enforcement Card),否则移民局不仅将驱逐非法外劳出境,雇主也将面临遭冻结资产与户头的对付行动。

他说,“E卡”有效期至明年2月15日,移民局也已经做好准备应付庞大的申请量,若申请耗时,希望雇主多加忍耐。

7韩男逗留警总部引关注 称只是商讨科技事宜

7名韩籍男子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去世翌日,到全国警察总部逗留,备受关注,惟他们过后否认是与金正男去世的事宜有关,并指是与警方商讨科技的事宜。

同时,媒体被警方劝告,不得在警局范围内接近与访问他们。

这7人是于星期三上午10时左右,在一名相信是通译员的男子陪同下,抵达全国警察总部,逗留超过一个半小时后才离开。

他们身穿西装,分乘车子驶入全国警察总部第一楼,随后与警方会面,内容不详。

待中午11时许,他们在第一楼大厅等待,媒体要访问他们时,被警方公关告知他们是客人,媒体不能采访他们。

中午11时40分,他们一行人始步行离开全国警察总部。

其中一人在全国警察总部外受访时指出,他们来自南韩,但在大马居留多时,与警方会面的目的是商讨科技的东西。

他指知道金正男去世一事,但不了解详情。

由于金正男去世引起国内外媒体注目,因此媒体不断设法打听各方的进一步消息;而恰好在他去世翌日,便有韩国人前往全国警察总部,因而格外受到瞩目。

遗体送隆中央医院解剖

雪、隆警方对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死亡一案大为关注,全程不让媒体采访,也未对媒体发表详情。

金正男的遗体在案发后,被送往布城医院太平间,待星期三上午8时55分,遗体被领出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解剖。

周三上午8时许,雪邦警区主任阿兹助理总监亲临布城医院太平间,他在场逗留短时间后便匆匆随着两辆警车护送一辆医院客货车离开。

根据在场医护人员消息指出,金正男遗体在有关货车内,被载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解剖。

在吉隆坡方面,媒体于上午9时许陆续抵达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外驻守,吉隆坡总警长拿督阿马星也在太平间出没,但于中午11时离开。

继昨日传出金正男在大马丧命的消息后,遗体暂被安置在布城医院太平间。

大批国内外媒体一大清早已在布城医院与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太平间外驻守,惟院方保安员亦在场严正以待,媒体不得其门而入。

金正男的解剖过程预料将于星期三完成。

料周三完成解剖

消息指出,死者遗体于星期三上午9时30分,被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不过,院方未马上为死者遗体解剖。

不过,死者遗体预料于当天内完成,届时需等待警方的正式声明。约有50名国内外媒体在太平间外驻守,以掌握最新消息。

女嫌犯拍档不只1人 料有2男子出谋献策

另外,警方还查悉,这名女嫌犯的拍档不只有一人,背后仍有两名男子在出谋献策。

警方调查发现,这批嫌犯入境大马后,藏身在首都沙叻丁宜新镇的一家酒店。

警方相信,上述两名男子仍在大马逗留,目前正追缉他们的下落。

至于另一名女嫌犯不排除已离开大马。

供词疑点重重 称不识金正男

女嫌供词疑点重重,更声称不认识金正男。

警方消息透露,女嫌犯落网时,随身物不多,并没有携带行李,身上仅带着一个女性包包,看似在机场逛街购物。

“她(嫌犯)当时的打扮清凉,而且已走光,我们为她披上外套将她带返警局。”

另外,根据嫌犯口供,她自称自己经营网络社交媒体恶搞视频,不过她的供词疑点重重,警方目前仍在调查真伪。

“她在接受问话时,对答如流,更声称自己不认识金正男,不排除事前已做好准备功夫。”

干案仅耗数10秒 事后乘Uber离开

女特工干案全程仅耗数10秒,事后乘搭Uber离开。

警方调阅闭路电视后发现,事发时,金正男正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出境大厅自助登记设施前,两名女子突然趋近,其中一人取出喷雾剂朝金正男脸部喷射。

紧接着,另一人则以一块布料捂住金正男的嘴,事成后,他们淡定步出机场登上电招私家车优步(Uber)绝尘而去。

另一方面,多家海外媒体也陆续到机场追查此案,惟机场公司已下封口令,不让工作人员对媒体发言。

金正男死讯传开前 警一度以猝死角度办案

金正男在大马隐姓埋名,直到他遇害后,警方闻报时,一度不知其真正身分,更没怀疑死因,仅从猝死角度办案。

金正男命丧大马一案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不过事发第一时间,警方竟误以为只是普通的猝死案。

时隔一日,金正男的死讯传开后,警方才重新着手办案,但已错过了搜证的黄金时间,目前只能从闭路电视入手调查。

周三上午,警方派出多名便衣警察重返机场调查。

据观察,他们神情严肃,不时核对机场游客的样貌,相信正在寻找在逃嫌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