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被控误杀兄 死者遗孀指对方木棍石块施袭 「他们扬言要打死丈夫」

(槟城28日讯)疑手电筒照射惹祸,弟一家三口被控误杀兄案今日续审,死者黄荣美遗孀邱亚云泪洒法庭,指证小叔一家三口以木棍及石块袭击丈夫,并指对方在过程中,扬言要打死丈夫!

第一被告为黄荣发(64岁)、第二被告叶亚凤(60岁,工厂员工)及第三被告黄明兴(35岁,园丘经理),首二位被告为夫妻,第三被告则是二人的儿子。

3名被告是于2015年6月17日晚上9时30分,在靠近日落洞巴刹一带住家,因第一被告的手电筒照射到死者引起冲突,结果哥哥遭弟弟一家三口围殴重伤送院不治。3人被指控误杀黄荣美(67岁),抵触刑事法典第304(b)条文(误杀)。在此条文下,一旦罪成者,将被判监禁最高10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死者遗孀邱亚云(66岁)供证时指,当时丈夫吃过晚餐后约7时30分,坐在屋外木椅休息,恰好遇到晚餐回来的被告一家及黄明兴的女友共4人。由于黄荣发使用手电筒照丈夫的眼睛,惹怒丈夫,两人因此大吵。她表示,叶亚凤随后也加入骂战,其后丈夫与弟弟大打出手,叶亚凤及黄明兴也随后加入,一同殴打丈夫。

劝架遭打伤右眼胸口

“我当时在屋内,见第一被告拳打丈夫时,本想过去阻止,但也在劝架时被第一被告打伤右眼及胸口。”

随后第二及第三被告就分别手持木棍长约2尺,厚约2寸的木棍前来殴打丈夫,一路把丈夫从屋内打到屋外,直到最后丈夫被打得掉入篱笆外的沟渠内。第一被告也随后转身拿取一根约4尺长的木棍继续殴打丈夫。

“我当时想上前阻止,但却被第二及第三被告挡在篱笆处,期间两人表示要打死我丈夫。””

由于他们的屋外没灯,只有街灯的光源,加上有芒果树挡到光源,因此她也看不清楚被告们殴打的部位,只看见殴打动作的影子。当检控官奴鲁胡妲询问是否认得嫌犯时,邱亚云直指认3名被告。

女邻居协助叫救护车

邱亚云表示,其中一名被告还在附近拿一个类似砖块大小,用来盖房子的石块敲打丈夫,直到丈夫满身是血,就连石头也染上血迹。当检控官奴鲁胡妲继续追问是否看见何人动手时,她回应当时天色昏暗,因此只看见一个瘦高的影子在拿石头敲打丈夫,但她不确定是第一或第三被告。

此外,她表示,只知道丈夫从头部到胸口都沾满血迹,但她不清楚伤处位置。直到3人停手后,她才有办法跑出屋外,想扶丈夫去医院。当时死者表示还可行走,岂料走到住家附近寺庙时,无法继续行走。这时有一名女邻居因见死者无法行走,于是拿出一个油漆桶让他坐下休息。

被告一家没有追出来,而是留在屋内。后来有个女邻居开车经过,见丈夫满身是血,于是回头询问并协助叫救护车。较后,她与丈夫一同上救护车,女邻居也跟到医院理解情况。她透露,丈夫接受治疗后必须留院观察,医生也在凌晨1时许让她先回家休息,并同时有取下邻居的电话。

她在回家后无法入睡,直到凌晨6时30才稍微入眠,结果随他们到医院的女邻居在7时许过来,说医院通知她丈夫快不行,他们赶到医院时,丈夫已不幸逝世。她在丈夫逝世后立刻报警,而警方也有让她去验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