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隆机场被毒杀 面控前漏夜遭带离扣留所 2女嫌犯去向不明

102

(吉隆坡28日讯)金正男隆机场被毒杀案;涉嫌致死金正男的两名女嫌犯面控前一日漏夜被警方带离扣留所,原因及去向不明。

《光华日报》探悉,两名越南籍和印尼籍女嫌犯段式香及西蒂艾沙周二凌晨2时许,在警方押送下带离赛城扣留所。

总检察长阿班迪证实,两名女嫌犯将在周三早上被带往雪州雪邦推事庭面控,由于案情重大且涉及面广,莎阿南高等法庭将接手审理。

然而,在嫌犯面控前一日,她们却漏夜被带离扣留所,固中原因难免让人有所猜疑。

雪邦警区主任阿都阿兹助理总监向本报证实此事,不过他不愿透露两名女嫌犯被带出扣留所的原因及去向。

无论如何,随着28岁的段式香及25岁的西蒂艾沙延长扣留令在周三届满,她们将在刑事法典第302,谋杀条文下被提控。

至于另一名47岁的朝鲜籍男嫌犯李正哲预料将视为同谋面控。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47岁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在我国遭人毒杀,引起国内外轰动。

本月13日(星期一)上午8时许,金正男在吉隆坡雪兰莪州雪邦第二国际机场,准备出境搭乘客机前往澳门时,遭人以沾有不明液体的布捂住脸部。

他过后向机场柜台人员求助时,曾申诉感到晕眩,随后在送院途中不治。警方在案发后,展开拘捕行动,并于案发后拘捕数人助查。

卡立:出售战地无线电 朝情报局挂名公司撤商业注册

(吉隆坡28日讯)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证实,有两家被指为朝鲜情报局在我国注册,出售战地无线电的挂名公司,正在进行撤销其商业注册的程序。

路透社周一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草擬的一份报告,指吉隆坡小印度区一栋老旧大楼的二楼,未有標示名称的一扇门后,是军用设备公司“全球通讯公司”(Global Communications Co,简称Glocom)用来作为办公室的地点。

报道亦指该公司出售逾30种军事或准军事用无线电设备。

卡立周二早上发文告指出,有关报道所点名的Glocom公司在大马并不存在。

然而,确实有一个网址为Glocom.com.my的网页在2009年,由一家名为International Global System的私人有限公司所注册。

此外,另一家名为International Golden Services的私人有限公司在该网页内被列为联络中心。

上述两家公司分别于2005年及2012年所创立,前者是多媒体、电子与贸易公司;另一家公司则提供科技及通讯技术产品方案。

根据报道,这两家公司被指由朝鲜籍股东及董事所操控,但警方查悉,这两家公司正在进行撤销其商业注册的程序。

“警方高度关注此事,并将采取任何预防措施,确保大马不被利用以进行任何构成国家安全问题的活动。同时,警方也采取任何必要行动,配合联合国制裁决议。”

马朝若断交没好处 黄家泉冀事件速平息

(吉隆坡28日讯)第二贸工部长拿督斯里黄家泉认为,我国若就金正南被毒杀事件与朝鲜断交是没有好处的,至于两国贸易会否受影响,目前则言之过早。

他强调,这次在我国发生的朝鲜籍男子遭毒杀事件是属个别事件,现在谈论两国的贸易是否会受影响,言之过早。

“我们也尽量避免两国关系受影响,或是出现国际纷争,当然我们是希望能够与更多国家成为朋友,能够与越多的国家进行贸易,对我国来说会越好。”

他是在出席行总第3届企业状元奖和第一届大马名牌奖得奖名单出炉新闻发布会上,如是指出。

他指出,断交是没有好处的,希望事件能够尽快平息。

他表示,朝鲜并非是先进的贸易国家,也不是一个物流购买力强的国家,但随着这次事件的发生,只能说是非常不幸的。

他指出,朝鲜与我国的合作大多专注在棕油、橡胶等原产品,朝鲜进口我国的煤矿也比较少。

根据报道指出,朝鲜在我国设立空壳公司用来转卖军用通讯器材,黄家泉指出,这些都是通过不正规的方式来贸易,过去曾有条例来管制,必须要很清楚注明,否则会面对严厉的处罚。

他也透露,上个月在内阁通过一个贸工部的法案,即在贸易的过程中,该部必须清楚知道贸易的内容。

“如果进出口产品是有牵涉到一些科技或有危险性的产品时,必须要申报,一旦被我们发现没有及时申报,那么就会面临很大的处罚。”

“在进出口货品时不能草率,如果觉得有关产品进口时会面对问题或是有不肯定的地方,就必须要提早申报,那么我们就会派专家去检测是否有危害或是辐射等等。”

询及贸工部会否和其他部门合作去调查此事,他披露,上次和内阁讨论时有牵涉其他部门包括卫生部和科学工艺部等,并拟出指南给予进出口商,一旦牵涉到有关问题,必须即刻通报。

“一旦检测过后,发现没有出现问题就可以继续,万一武器等产品进出至我国,会对我国造成一定的影响。”
“我们也不想从事这些东西,也不要这样的贸易,因为会对人体有害。”

他表示,政府会严加管制危险物品进入我国,但港口贸易繁忙,难免会有疏漏,希望能够透过拟定法令管制进出口行业。

“消失”7天终露面 传朝大使姜哲 直奔总检察署

(吉隆坡28日讯)“消失”了7天的朝鲜驻马新大使姜哲终于露面,周一中午12时离开大使馆后被指直奔布城总检察署,不过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否认会见姜哲。

金正男命案进入第15天,正当警方扣留嫌犯的两周期限届满之际,尽管有法律界意见认为警方尚未鉴定“金哲”真实身份而不会提控嫌犯,但媒体已陆续引述报道,指警方已将调查报告交给总检察署,预料在明日(1日)提控嫌犯。

对此,消失一周的大使姜哲今日中午12时乘車離開大使館,不少媒体尾随其车,并声称大使抵达布城总检察署。

阿班迪否认会见姜哲

然而,阿班迪透过简讯回应,“有关传闻不实,我实际上下午会接待澳洲驻马最高专员而不是姜哲。”

根据观察,姜哲最后一次露面是在本月20日,也就是早上会见大马外交部后,下午在大使馆外发表措辞强烈声明的当天。

但在那之后媒体便没有见到姜哲,尤其是在22日下午,在大马警方指朝鲜有官员涉及金正男命案后,朝鲜驻马领事馆也只是发表文告声明,要求警方释放朝鲜公民和坚信金正男是死于心脏病发。

随后露脸应对媒体的是朝鲜驻马领事金洙墉,因此传出姜哲失联是因为寻求政治庇护,如今他重新出现,谣言不攻自破。

另外,今日大使馆又有轿车从使馆驶出后,右侧望后镜被撞跌而碎裂。

愿供VX毒剂资料予联合国 总警长:待外交部点头即可

(吉隆坡28日讯)随着大马警方证实金正男死于VX神经毒剂,全国总警长卡立指出,只要外交部同意,警方愿意将VX毒剂证据,交给联合国。

他昨日接受电访时说:“只要外交部放行,我们可以分享相关资讯。”

《法新社》今日报道,英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马修(Matthew Rycroft)吁请大马当局分享证据,好让联合国可对付朝鲜。

可交给禁化武组织

他续称,该份资料可以呈交给荷兰海牙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

“如果他们有证据,应当交给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只要他们给了,我们可有下一步行动。”

马修希望,若任何国家拥有类似证据,应尽早公开。

大马是公约联署国

另一方面,日本常驻联合国大使別所浩郎指出,大马政府有权决定,是否要分享资讯。

“我们正等待大马政府拍板决定。”

《禁止化武公约》寻求销毁大规模杀伤化学武器,而大马是联署国。

上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有意提供专业意见及技术,以协助大马当局调查金正男命案。

死前蒙受极度痛苦

2月13日,一名朝鲜男子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遇刺身亡。4天后,副首相阿末扎希证实,该名男子即是朝鲜领袖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他当时是使用另一个名字,即“金哲”(Kim Chol)的身份证件。

不过,朝鲜大使姜哲却坚持,死者是叫做“金哲”的朝鲜公民,并批评大马警方不查其死因,只顾着鉴定死者是否另一个人。首相纳吉与外交部已经驳斥朝鲜的指控。

卡立前日披露化验局初步检验鉴定,死者所中的致命剧毒,包含VX神经毒剂。不过,他不知VX神经毒剂源自何处,仅表明警方会查明金正男死因。

接着,卫生部长苏巴玛廉透露,毒杀金正男的VX神经毒剂剂量高于10mg,比致命的剂量还高,毒剂迅速扩散至全身,导致死者死前可能蒙受极度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