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滩岛沉船生还者杨曜如追述海上漂流经过 鱼咬皮肤,救生衣破裂,喝尿止渴

(亚庇2日讯)今年1月28日,一艘载有28名中国游客的快艇,在亚庇前往环滩岛途中沉没。幸免于难的杨姓女子周三受访时称,在海上漂游时,他们除了不断被鱼吮咬皮肤之外,还被逼喝尿自救。

杨曜如和母亲是事故中幸免于难的其中2人。目前,杨曜如已回到位于南京的公司上班。周三晚,中国《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杨曜如有关他们在海上煎熬的33小时。

杨曜如指,那是她第一次带妈妈出游,没想到发生意外。她回忆,1月28日上午9点左右,她们从亚庇前往环滩岛。当时船上有28名中国游客和3名当地船员。

■船开出一个小时就进水

船开出去快1个小时,突然就漏水侧翻了。这过程大概就2、3分钟,大家没时间考虑,纷纷跳进海里。

她说:“当时感觉海水并不是很凉,因为身上都穿著救生衣,还有5个救生圈。其中一个20多岁船员就把救生圈拴在一起,大家就紧挨著靠在一起。我们以为很快就会获救。”

然而,从上午10点多,到傍晚5、6点,太阳下山了,大家始终没有等到救援。

“我们一直在自救,特别是其中有一个9岁女孩的妈妈,一直鼓励大家。我们还不停地拨打911、999,但因为地处偏僻,一直没有信号。”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太阳已经下山,天渐渐黑下来。

■夜里海水变凉海浪很大

杨曜如说,那一夜,她永生难忘。

“满天的星星,空气特别好,如果是旅行看风景,那一定是非常美丽的画面,可是那时那刻,大家深处大海,周围的海水并不是大家想像的蔚蓝,而是黑色的。夜里海水变凉,海浪很大,还不断有莫名的鱼来吮咬皮肤。”

杨曜如说,她身边的人,包括年龄最小的9岁女孩妮妮都很努力地控制情绪。

“害怕,但是体力有限,不能一直哭,因为一张嘴就会喝到海水。”

她说,大家相互鼓励著坚持到第二天天亮。不过,海面上一艘船也没有。

“只看到海鸥在头上盘旋。妈妈说海鸥是来救我们的,实际上我们心里清楚,它们是来找海上浮生物。”

■脱水疲惫救生衣破裂

离事故发生过去将近24小时后,大家都已经很疲乏,看著一望无际的大海,心底充满绝望。杨曜如的妈妈悲观得甚至连遗言都跟她说完了。

“因为救生衣质量不好,经过海水长时间泡过后,有些救生衣破了,里面的海绵出来了。”

杨曜如说,第二天中午开始,因为脱水,又不断地呛到海水,有的人处于没有意识的状态,最后就慢慢死去。

杨曜如指,她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来自广州的一家三口。那位年轻的妈妈因为前一天一直组织大家自救,消耗了太多体力。第二天中午救生衣又坏了,她没有力气支撐下去。她9岁的女儿妮妮虽然一直很坚强,但也没能支撐到最后……

■用口红盖子装男人尿

杨曜如说,因为在大海里不能喝海水,最后只能喝身边男同志的尿来维持体力。

“我妈妈从包里摸索出一个口红,就用口红盖子接旁边男人的尿,每人喝3滴。后来有人问,喝尿是不是很恶心,在那时,对我们来说,那尿是很珍贵的,那是别人舍不得喝,省给我们的。”

自觉有点体力,水性还不错的年轻人开始向海岸线游去。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不可能再撐一夜。如果太阳下山前,还没有获救,大家生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杨曜如和失去妻女的那个年轻爸爸一起并肩游出去找船。

“我们往前游时,他突然指著天上两朵云,说那边就是海岸线,就往那边去。”

杨曜如说,游了一段时间后,她突然看到远处有尸体漂过来,以为那是自己妈妈。她边往回游,边狂喊“妈妈!妈妈!”直到听到妈妈的声音,她才放心。

■巧遇大船 终于获救

快到傍晚时,远处有一条大船停下看日落。看到杨曜如后,他们又掉过头去,最终发现了海上聚集在一起的落水者。

“上船后,我和其他幸存的人紧紧拥抱。那个失去了妻女的年轻爸爸,哭了很久。”

这起沉船事件中,20名游客和2名船员获救,目前已确认4名游客遇难,仍有4名中国游客和1名船员失踪。

杨曜如等人获救后,还保持著微信联系,因为在涉及事故的法庭程序方面,还要并肩作战。

她表示,后来他们才知道那个码头是非法的,船也是租来的。

一向性格开朗的杨曜如还说,“我觉得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这是一段人生经历,未来,不管遇到什麽困难,我都会更加坚韧坚持,好好走好人生的路。”

(转载自中国《现代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