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驱逐朝鲜大使 断交一步之遥

(吉隆坡5日讯)大马外交部周六宣布将朝鲜驻大马大使姜哲驱逐出境,要求在48小时内离境,学者分析指出,大马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愈发呈现紧张态势,可能距离断交仅一步之遥。

马来西亚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顾问胡逸山周六晚告诉台湾《中央社》记者说,当两国的外交关系已恶化到某种程度,大马政府驱逐朝鲜驻大马大使姜哲是很正常做法,这也可能代表两国距离断交也只有一两步之遥。
他说,姜哲在这段时间以来,不停对大马做出各种指责,但其批评也可能只有朝鲜才会相信,大马政府是绝不能容许遭受这样荒谬的批评,尤其是世界其他国家都未质疑大马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2月13日遇刺身亡,大马警方虽积极侦办,但姜哲曾发表诸多批评言论,不信任大马警方调查。

大马除宣布从3月6日起取消对朝鲜人免签证措施,并提醒朝鲜使节不要利用大马当成较劲平台,视为他们曾愚弄的国家之一,可恣意妄为。

至于金正男毒杀案中唯一被逮捕的朝鲜人李正哲周五被驱逐出境,并列入黑名单,禁止再入境。大马警方仍持续追缉其他在逃嫌犯。

各国约60人 媒体驻守朝鲜大使馆

(吉隆坡5日讯)金正男命案发生迄今满3周,国内外媒体仍为此案而到处奔走。最新发展是我国外交部周六将朝鲜驻马大使姜哲列为“不受欢迎人物”,在48小时内将之驱逐,大批媒体因此继续在朝鲜大使馆外驻守,惟至下午时间,仍未见姜哲踪影。

媒体界也流传姜哲会提前离开大马,或许会于今日离境我国,因此,也有大批媒体准备到吉隆坡国际机场驻守,以便获得他的回应。

由于此案轰动全球,逗留在我国的各国媒体人数,仍然非常多,今日单单在朝鲜大使馆外驻守的媒体人数就有50至60人。

惟也有一些媒体,也迁移阵地到中国,这是因为一旦姜哲离开我国,他必须搭乘班机先飞往中国,然後转机返回朝鲜。如同因不够证据而被我国警方释放的朝鲜籍化武专家李正哲一样,在被驱逐离开我国後,他选择在朝鲜驻中国大使馆召开新闻发布会,强烈抨击我国警方的办案手法。

姜哲被驱逐我国,直接影响马朝两国之间的邦交,两国未来邦交的发展如何,备受注目;而姜哲返国之後的命运,也是各造所关注的。

朝鲜驻马大使馆外动静

上午7时28分:朝鲜驻马大使馆领事金洙墉从大使馆离开,载着一名妇女和孩童,于上午9时15分回到大使馆,妇女手上拿着装食水的容器与孩童和金洙墉步入大使馆。

上午9时40分:报纸也不放过!驻守朝鲜大使馆的国内外记者精神紧绷,不愿放过任何一个镜头。一名送报员将报纸送往大使馆门前,引来记者们跟拍。送报员离开后,插在大使馆铁门的报纸顿时成为焦点,记者轮流拍照,同时守在门前等候大使馆内成员前来拿报纸。

上午10时许:金洙墉前来拿报纸,惟不发表任何言论,也不愿理睬记者的提问。

黄家泉:非「卖华」党 马华贡献有目共睹

(吉隆坡5日讯)马华非“卖华”党,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马华68年来为大马华文教育发展的贡献,乃有目共睹的!”

黄家泉指出,马华自创党以来,一直不断地在为华文教育发展做出贡献,然而如今却背负“卖华”的臭名,这对马华并不公平。

“事实上,很多恶骂马华的人,他们在华文教育的发展上,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贡献!”

他说,自90年代起,许多新的城镇和住宅区纷纷的建立起来,对新华小的需求更是成为一个非常迫切的课题,因此马华所有受委担任教育部副部长的领袖,都必须肩负兴建华小及发展华文教育的重责大任。

“因此,在拿督韩春锦担任教育部副部长的时期,即1999年到2008年大选前,马华一共争取了15间新华小的批准,以及74间微型华小的搬迁,为这些城镇和新兴住宅区捎来好消息。”

“马华在这68年来,都在为华文教育的合法性苦苦支撑,还要被人辱骂‘卖华’,实在是不应该的。”

他认为,应该肩负“卖华”臭名的应该是在野党,因在反对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担任教育部长期间,他委任一批不谙华文的教师到华小担任行政高职,在当时引发一波的激烈抗议。

“反观马华,从韩春锦担任教育部副部长,再到云时进、丹斯里冯镇安、拿督何国忠、拿督斯里廖中莱,再到现在的拿督张盛闻,都在为华文教育默默地做出贡献。”

他说,华人的政治力量是重要的,因在1995年的全国大选时,马华的大获全胜,也才顺利解决教育法令第21(2)条文的争议。

因此,他希望,华社能给予马华力量,让华文教育能够继续在马来西亚获得发展。

黄家泉:我跟他不熟 马华只是“应酬”姜哲

(吉隆坡5日讯)“我跟姜哲并不熟,我只是在‘应酬’他!”

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澄清,他并非跟朝鲜驻马大使姜哲相熟,只是马华比较“应酬”姜哲,因此看上去他与姜哲关系密切。

“没有,他(姜哲)不是跟我比较密切,只是朝鲜驻马大使馆跟政党都有来往。以往马华党庆的时候,朝鲜驻马大使馆也都会给予贺电。今天的党庆,我们也收到大使馆的贺词,祝我们党庆顺利进行。”

黄家泉今早是在出席欢庆马华党庆68周年后,接受媒体质询有关我国政府驱逐朝鲜驻马大使姜哲一事时,做出这项回应。

他强调,并不是每个政党都会“应酬”姜哲,只是马华比较“应酬”姜哲,因此表面上看上去他和姜哲比较好。
不过,黄家泉也表示,是姜哲出言不逊在先,因此我国才会驱逐他。

“我国驱逐姜哲完全是基于外交礼节,是他先抨击我国。大家要知道,外交使节的职责是协调两国的友好关系,但是如果这名外交使节恶言相向的话,根据外交原则,这名大使已经不适任这个职位,且已违反外交礼节。”

“因此,基于这一点,我国政府才会做出这样(驱逐)的决定,这我们能够完全理解。”

他说,每一位外国大使来到我国,就必须尊重我国的法律与政策,而其实在金正男命案之前,我国与朝鲜都一直维持良好的邦交关系。

询及我国是否可能会与朝鲜断交,黄家泉则表示,现阶段谈论会否与朝鲜断交仍言至过早,并指等到金正男命案平息后,我国与朝鲜或可能有新的发展。

“金正男在我国遭毒杀只是个别事件,导致马朝外交陷入僵局,或许等此事平息后,两国会有不同的发展,也说不定。”

上个月26日,也是第二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的黄家泉透露,他与朝鲜驻马大使姜哲相熟,并觉得后者的处境可怜。

他当时表示,当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生日,姜哲独自来到马华总部与他会面,要求马华发出恭贺函,倘若拿不到恭贺函,姜哲可能会因无法交差而面对被召回国的后果。

“有的马华领袖认为不必理会,但我觉得他的处境可怜,若被召回国不知会有怎样的下场,我最终还是把恭贺函交给了他。”

召回朝鲜下场悲惨 曾有2大使被处决

(吉隆坡5日讯)距离朝鲜驻马新大使姜哲“必须离境”期限(周一下午6时正)前夕,本报带你了解过去这个神秘国度的驻外大使,有多少人被召回或驱赶,下场如何。

尽管外界无法渗透朝鲜的神秘面纱,但这个自称拥有许多且射程长远导弹的国家,却在4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驻外大使机构、领事机构或领事办公室。虽然朝鲜只为我国和新加坡提供免签便利。不过,朝鲜公民前往新加坡仍需要签证,而我国政府在金正男事件后,宣布明日(6日)起取消免签措施。

在大使方面,翻开过去记录,至少有两名大使被召回朝鲜,并不幸被处决。他们分别是前朝鲜驻古巴大使全英镇,以及前朝鲜驻大马大使张勇哲。

据韩联社去年1月26日消息,许多对朝消息人士透露,在金正恩的指示下,原“二号人物”张成泽的亲属大多被处决,就连年幼的孙辈也未能幸免。

据消息,张成泽的姐姐和姐夫——朝鲜驻古巴大使全英镇、侄子——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张勇哲和其两个儿子去年12月初被召回平壤并被处决。

一位消息人士说,全英镇夫妻和张勇哲都被枪决,而且张成泽两个兄长的儿女子孙等直系亲属全部被处决,他们疑似在张成泽被处决的12月12日后死亡。另据悉,这些人被抓走时反抗者当中被枪杀。

张成泽有两位兄长和两位姐姐,两位兄长曾经是朝军高级将领,但已去世,之前仅剩下两位姐姐,她们的子女都已结婚生子,因此亲属为数不少。

据悉,张勇哲的妻子等与张成泽家人结婚的女子被强制离婚后,同娘家人一道被流放到偏僻山区。

此外,张成泽生前也和金正男关系密切,不少媒体报道金正日在将领导棒子交给三儿子金正恩后,曾担忧金正男的生活,而将庞大的资金交给张成泽代为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