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大使下午抵达机场 乘搭班机离境前往北京

(雪邦6日马新社讯)被我国列为“不受欢迎人物”的朝鲜驻马大使姜哲周一下午4时40分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返回朝鲜。

他下午乘坐大使官车,在4辆警察巡逻车护送下抵达机场,抵达机场时受到媒体重重包围,要求他针对被我国驱逐发表谈话。

较早前,一辆载着大使行李及物件的大使馆多用途休闲车靠近离境厅,也受到记者 群包围。

根据观察,大使馆职员在航空公司柜台替姜哲及家人办理登机手续,班机预订傍晚6时25分起飞前往北京。

自外交部长拿督斯里阿尼法周六宣布驱逐姜哲及限制他在48小时内离开我国,星期天上午开始就有媒体驻守机场等候。

(吉隆坡6日讯)姜哲在今午4点左右,与妻子乘坐黑色捷豹(Jaguar)汽车,在两辆警察巡逻车护送下,离开大使馆,尔后于4点40分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

姜哲料乘搭6点25分的马航班机,从吉隆坡飞往北京。

在稍早前,一辆丰田埃尔法(Toyota Alphard)已将姜哲的行李载送到机场。

在今午3点半左右,朝鲜驻马领事金佑宋也从大使馆,乘坐一辆黑色马赛地奔驰轿车离开。

从下午2点20分开始,数名警员就驻守在大使馆外。

(吉隆坡6日讯)本报探悉,警方在朝鲜驻马大使馆的车辆离开使馆前往机场的途中介入,并全程护送至吉隆坡国际机场,确保大使姜哲出境离开我国!

据观察,周一下午2时许,一辆丰田多用途车停泊在大使馆门前,司机及官员将疑似行李的物品搬上车,其中包括电视机及护照等物品。

15分后,该辆多用途车准备驶离大使馆,相信将启程前往吉隆坡机场,惟车内已拉上帘蓬,无法确认车内的人员是否包括姜哲在内。

下午2时20分,多用途车离开后,警方即在使馆大门拉起警戒线,禁止媒体人员靠近。据警员透露,警方是接获使馆人员投诉后,才到现场拉起警戒线控制秩序。

尽管姜哲遭大马政府下令48小时内离境的限期逼近,不过截至下午3时,驻守使馆的媒体人员仍未看见姜哲身影。

值得一提的是,媒体在周一中午发现朝鲜翻译员从外采购大量白糖、啤酒等物品回到大使馆,动机令人费解。

该名朝鲜翻译员是于上午9时40分,载着一名女子,以及疑似李正哲家属的2女1男离开朝鲜驻马大使馆后,于12时35分返回使馆。

据观察,翻译员将车驶入大使馆停泊后,一度下车向门外的媒体喊话,要求媒体勿阻挡他关闭铁门。

约下午1时,3名女子从车上将疑似粮食的物品搬回大使馆内。据观察,部分物品中包括白糖及啤酒等。

(雪邦6日讯)尽管面对驱逐令,但若朝鲜驻马大使姜哲留在大使馆范围内,我国当局也无法进入大使馆内范围逮捕他。

根据《马来西亚前锋报》取得的消息指出,只有在姜哲离开大使馆范围外,我国当局方可捉人。

外交部长拿督斯里阿尼法是于周六(4日)发出驱逐令,将姜哲列为“不受欢迎人物”,并指示他在48小时内离开我国,姜哲的最后限期是在今天傍晚6时。

朝鲜驱逐 大马驻朝大使

(平壤16日讯)朝鲜官媒朝鲜中央通讯(KCNA)报道,当局要求驱逐马来西亚驻朝鲜大使,下令他在48小时内离开。

KCNA于当地时间同一指,朝鲜已将马来西亚驻朝大使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并勒令对方在周日10时起计的48小时内离开朝鲜国境。

据报道,朝鲜是次的行为是为了报复马国于日前驱逐朝鲜驻马国大使姜哲出境。姜哲再之前曾猛烈批评马国调查金正男的手法,最后遭到马国当局的驱逐。

副揆:与他国一直保持外交 驱逐大使罕见因为威胁尊严

(吉隆坡6日马新社讯)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指出,我国一直都与其他国家保持关系及互相尊重,不愿意与任何国家有外交问题。

他说,不过若有国家把我国视为攻击对象及操纵一宗命案,那我国必须重新检视与该国的外交关系。

“因此,我国必须向该国传达明确讯息。”

他今日出席国会开幕仪式后,受媒体追问朝鲜驻马大使姜哲被驱逐一事时,这么说。

阿末扎希重申,驱逐大使是罕见的,除非它是有偏见地攻击我国,威胁我国尊严及主权。

“我已经说了好多次,我们没有任何隐瞒议程,案件调查是很专业地进行。我国有足够专业人士进行验尸及警方专业展开调查工作。”

纳吉:驱逐朝鲜大使 是捍卫国家尊严主权

(吉隆坡6日马新社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强调,我国政府决定驱逐朝鲜驻马大使姜哲,目的是要捍卫我国尊严及主权。

他说,这项行动是表明立场,不允许任何人或任何一方制造骚乱及随意侮辱我国。

“这是基于原则而作出的决定。我们是个有主权国家,任何外派到我国的人士必须尊重我国。

“若他作出盲目及毫无根据的指控,就应该道歉及收回言论,可是他拒绝这么做。”他今日出席国会第13届第5季第1次会议开幕仪式后,针对姜哲被驱出境一事向记者这么说。

针对我国与朝鲜关系,纳吉指出,“我们再看着办,就见招拆招。”

外交部拿督斯里阿尼法在上周六宣布姜哲被列为“不受欢迎人物”,并命令他在48小时内离开我国。

卫长:金正男解剖报告 没提及心脏病

(吉隆坡6日马新社讯)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廉医生证实,在金正男命案,验尸报告没有提及死者是死于心脏病。

他说,我国法医团队否认朝鲜指死者可能死于心脏病的说辞。

”我们不确定他们(朝鲜)是依据哪个人或医药报告。根据解剖结果,没有心脏病。他们却指他死于心脏病。为何没有亲自验尸或看过报告者可以做出这样的结论。”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这么说。朝鲜大使馆官方发言人李东日坚称,金正男死于心脏病,而不是被毒死。

苏巴马廉指出,我国已公平完成验尸程序,并获得化学局的支持。他说,目前金正男命案最大的挑战是确认死者的身分,而不是死因。

对于此命案越南籍女嫌犯代表律师建议进行第二次解剖,他说,“政府将会遵从任何司法方式,而目前我们已公平地完成验尸。”

他强调,政府还在等待脱氧核糖核酸比对,以鉴定死者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