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民主行动党 是全国也是本土反对党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来自东西马的两名国会议员即是黄仕平与倪可敏联合向国会提呈书面动议,要求联邦政府立即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以及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宣布一旦执政必定承认沙巴和砂拉越教育自主权,就是『行动党是全国党,也是本土党』的最好证明。」

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昨日作此指出时同时表示,「行动党是全国党,也是本土党」的精粹在于,该党能够在联邦层级上争取落实利惠全国的政策,也能捍卫本土的利益而争取凸显本土特色的政策。

他说:「教育乃是百年树人的大计,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除了要塑造马来西亚公民,也要塑造沙巴民族份子,除了要能和全球竞争,更要保持自己的历史文化根源……总而言之,行动党有清晰的教育政策路线和立场,不是随便倡议成立沙巴另一间大学而已。」

陈泓缣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他是在亚庇发表的文告中这麽表示。

行动党全国顾问林吉祥于于上个月出席在亚庇举行的希望联盟新春联欢会时,针对一些本地反对党批评该党为「马来亚党」发动「抵销行动」,「宣告」行动党不仅是全国政党,亦是本地党。

他当时表示,这是因为同样拥有沙巴人参与的行动党,亦坚定争取沙巴权益。

陈泓缣昨日强调,行动党向来都身体力行、捍卫华教;承认统考除了是该党的一贯立场,也是从人民联盟到希望联盟的政纲。

他说:「从一九七二年开始的独中统考,从成立至今已经获得全球逾六百间大专院校的承认。各国尤其是新加坡,踊跃来马争取人材;反之,国阵政府,为了打造乡『马来西亚是马来民族国家』的马来主权议程,坚持《拉曼报告》的最终目标:一种语文、一种教育,愚不可及拒绝独中培养的人材。

「因此,身为全国党的行动党,坚持国家面前人人平等,捍卫华教不留余力。固然马来语是官方语文,然而多源流教育体系,是我国难得的竞争力,我们社会诸多精通三语的人材,是全球都难得一见的人材库。

「现在,黄仕平和倪可敏在今季国会提呈动议,是以行动证明捍卫华教和多源流教育体系的决心。」

陈弘缣指出,砂拉越国阵就算在丹斯里阿德南在生时曾豪言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可是从来没有指示其国会议员在国会动议;这就看,行动党国会议员的动议,能不能获得国会议长班迪卡的通过,以及东马国阵、马华、民政的支持。

他说:「行动说明一切。谁是认真做事,谁是虚情假意,将会一目了然。」

●他表示,另一方面,林冠英在上周末结束的行动党国州议员大会后,宣布火箭承诺东马四大自主权;廿巴仙石油税、教育、卫生、五十巴仙税收归还州;在教育领域上,行动党也是「本土党」,也同样争取沙巴教育自主权。

他说:「什麽是教育自主权?从宪政的观点来看,就是将教育从联邦宪法的第九附表的『联邦事务』拿回来变成『州事务』。

「本党的相关立场,在农历新年前夕的州政府沙巴权益听证会上,通过正式管道呈交给州特别事务部长张志刚,并在听证会上进一步向州政府阐释行动党的立场。」

陈弘缣表示,沙巴教育自主权,主要体现在几点,包括课程纲要的拟定,「我们要求加强有关本土的历史和文化的教育,而不是花时间研究中东伊斯兰历史。例如,神山游击队、风下之乡名称的由来等,需要纳入历史和文化的课程纲要。

「其二,原住民语言的保存。现在越来越多新一代卡达山社群同胞只会说马来语,不谙其族群本来的母语。除了保存诸原住民的文化根本,捍卫文化多样性,本来就是行动党的理念。

「其三,教育人力资源的培养和调配。我们要有自身的师资学院,然后保持配调师资的权力,以落实婆罗洲化议程。

「其四,恢覆英语源流学校,以及加强英语的应用。本来英语就是独立后十年的官方语言,直到现在,沙巴州议会和法院都能自由应用英语。可惜,本州的英语能力逐年下降,在全球化的竞争格局下,英语地位必须提升,恢覆英语教育源流,刻不容缓。

「其五,设立符合本土战略位置的高等学府,必须和本州要发展的产业链接,树立沙巴本身的品牌。例如,沙巴棕油业乃全国最多产量的一州,那麽棕油业的上下游技术,本州必须掌握最新颖的。未来沙巴发展方向,也和科学研发息息相关。」(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