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辉挑战颜少华 欠沙华社一个交代

218

(本报斗湖讯)沙闽中总署理会长兼斗湖中华商会会长罗思辉说‘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不只欠我一个交代,而是欠沙巴华社一个交代!在沙巴华社权益息息相关的课题上,无论谁担任总会长,都必须给华社一个清楚的交代!’

他也正式公开挑战沙闽中总会长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公布中总财政报告以证是非过错,并强调如有半句谎言便立即辞职、退出中总、永不过问。

罗思辉今日回应沙闽中总言论是强调,每个都是可去可留,无论是总会长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或署理会长罗思辉或其他高居要职者,终有来去之日。但在任期内所作所为,隙在沙闽中总的会史里留下清晰的记印,并影响著华社的未来。因此,身为华社工作者,不仅仅要对得住自己,更要对得起整个华社!

日前会长所言,中总财务如一切正常,那又为何接二连三遭各地属会置疑?

斗湖中华商会更在中总会员大会上呈提案要求财政改革时竟包括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所领导的仙本那中华商会在内也无异意地一致通过?内里真相确实罄卷难书!以上种种举动已明确反映各属会对中总财务所抱持的态度与立场。

由中总会员大会提案通过责令拿督斯里张玉扬局绅领导的中总财政改革小组经长期研究及提出设性建议,隙迄今仍未被采纳,甚至遭受不闻不问的冷待便能再次佐证中总财务存在诸多弊端。

其次,事实由副财政代签的支票并非一笔带过的区区几张或因警急事故所产生,事实真相是代签支票竟多达百余张!副财政代签支票早已引人垢病,并多次在中总理监事会议上被提出与斥责。最后在法律顾问也亲自证实副财政代签支票属违法行为下,才有所收敛。必须强调的是,‘有所收敛’而非‘纠正错处’!

第三,沙闽中华中总所举办的全国会员大会之财政报告为何时至日前已有三年之久,隙迟迟未能结算与公布,内里真相心知肚明。

总结而言,罗思辉正式挑战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总会长,公布沙闽中总财政报告,以印证所言非虚。同时强调,如有半句谎言愿立即辞职、退出中总、永不过问!

罗思辉强调,上述种种问题虽属中总内部事务,但身为华社工作者,所要面对的绝非组织里的小撮人,而是整个沙巴州华社。这是应有的责任,更是应有的节操。

他表示,当年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抵湖拜票时,斗湖商会予以支持的唯一条件是重启种植林调查工作。经中总改选后,其也受委担任调查小组主任,为确保调查进程的公信力与专业能力,特邀得拿督符杰新、拿督沈观益局绅、章翠玲大律师、沈宝发局绅大律师、及廖华芳大律师这六位在各地华社均德高望眾者担任调查小组成员,并在随后长达一年半的调查进程中自费追查事实真相。

他指出,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引用‘拿督符杰新证实所签合约不存在漏洞’绝对是断章取意,更不是事实的全部。因为调查小组已追查到多项疑点存在,隙被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在理监事会议上毫无理由地制止及勒令解散,致悉数所得沦为无头公案。

罗思辉问:‘为什麽要阻止我们(种植林调查小组)继续追查下去?’

他表示,成立于相同背景,为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担任创办人之一兼资深董事成员的神山基金会在获得1万土英亩地及40巴仙分红下每年获利100万令吉,当中40万用作獎学金回馈华教。

沙闽中总也在同样情况下获得10公倾重植林计划及2万英亩油棕种植林下,每年收获可高达2、3百万令吉。如果成功将二十多年来所积欠的一切追缴回来,沙闽中总所获将远远超过神山基金局,更使沙巴华社在政、经、文、教领域上获得世世代代的资助,绝对不是今天的区区8万令吉!

他对予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从阻止调查行动继续进行,不顾沙闽中总理监事会议决定,一意孤行地接受每年少得可怜的8万令吉,而使沙闽中总永久性痛失种植林权益,更使沙巴华社蒙受一次丧权辱国的悲剧感到不解与怒。

‘拿督斯里邦里玛颜少华局绅不只欠我一个交代,而是欠沙巴华社一个交代!在沙巴华社权益息息相关的课题上,无论谁担任总会长,都必须给华社一个清楚的交代!’(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