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会闪电选举吗?

从农历新年之前开始,沙巴会闪电选举的消息,不胫而走。1月26日,全国英文主流媒体《星报》不惜以独家新闻、封面头条的方式,为此揣测推波助澜。一时之间,沙巴州议会提早解散,成为州内的热门话题。

诚然,这一切不是空穴来风。历史上,直到2004年,沙巴州选才和全国大选合在一起,之前一直都是分开的。接近首长慕沙阿曼的圈子,言之灼灼,认为沙巴闪选,乃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然而,慕沙阿曼要闪选,未必代表首相纳吉也有同样的心思。经过媒体大肆渲染之后,巫统全国副主席希山慕丁旋即表示,只有首相才有闪选的决定权。另一方面,公正党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忽然在2月初在推特放话,谓“有资深部长”要辞职。

真巧副首相阿末路经沙巴亚庇,和联邦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慕沙阿曼的胞弟)wefie一张,揭露阿兹敏指的资深部长,就是阿尼法。有趣的是,阿尼法非但毫无解释,翌日径自出国公干,留下一片猜疑。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就认为,阿尼法的辞职闹剧,和沙巴闪选有关。本来沙巴州议会于去年8月通过,增加13个新的州议席。程序上,这13个新增议席需要提上3月的国会以求通过,至少在5月后才能派上用场。我认为,为何慕沙宁愿不等新增议席,也要赶着提早州选,在于以下几个因素的考量:

一,沙巴巫统内斗。首长慕沙和身为州巫统老二,官居联邦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礼暗中较劲,一个要留任一个要回乡当老大。对慕沙不利的是,他在位太久,去年又爆发了一单震惊全国的水门案,虽说他将全部责任都推给前任联邦乡区发展部长沙菲益,但是州政府完全不懂水务局的严重纰漏,任谁都觉得不足取信。慕沙面临首相想换人当首长的风险,他必须想方设法自保。闪选若成功就多一个5年任期,况且,国选时纳吉还得依靠他的支持。

二,要在最稳定的状态下出战。13个新增议席固然超过一半都是巫统席位,但是国阵成员党之间要如何平分,各路人马都争出线,不容易权衡轻重。与其花时间内耗,倒不如直接开打,新增议席分配拖到选后才算。

三,趁反对党之间还未完成议席谈判就开战。希望联盟吸取砂拉越三角战教训,在沙巴必能敲定方程式,绝不重蹈覆辙。问题出在本土党要不要和全国党合作,尤其是沙菲益的民兴党,不断公开放话说能给单独执政,仿佛走回上一届选举时前首长杨德利领导的沙巴进步党的老路。

四,学习砂拉越模式。所谓砂拉越模式,就是照着去年阿德南主导的砂拉越选战模式,专注州内课题和自主权,和丑闻缠身的纳吉切割。于是,一马公司变成是“西马课题”,纳吉的执政包袱不会拖累到沙巴国阵。必要时,全国反对党来自外州的助选人士,也可以一并禁止入内。若要抗议,就是不尊重东马自主权。

为了可能的闪选铺路,从1月开始,就可发现许多有意无意的“新政”,以营造良好气氛。例如,州内阁沙巴权益委员会破天荒邀请反对党也一起提供意见,在农历新年前赶着召开听证会,朝野一起商量怎样让中央下放更多的权力给州;慕沙也难得的在媒体上作秀,公开反对联邦政府意欲向宗教团体征收所得税。接下来,纳吉访沙时在泛婆罗洲大道的不同路段上举行动土礼,表示联邦不忽略沙巴的发展;交通部长廖中莱在2月18日宣布开放沿海港口政策,让外国商船前来实邦家码头卸货后,可以继续航去国内其他码头。

然而,糖果派了、风声紧了,却迟迟未能拍板定案。这两个星期以来,虽然首相、副首相连续访沙,也不见“非选不可”的气氛。上两周纳吉和沙巴巫统开会,亲自聆听各区部的意见,看来像意见咨询多于宣布出师表。阿末上个周日在斗湖,出席资深的卡拉巴干国会议员嘉布的活动,表面上是诸侯造势大会,其实是巫统党内游说出征权的皮影戏。

沙巴闪选的关键在于,国阵能不能赢得比第13届大选更亮丽的成绩?若无十足把握,以纳吉“拖得就拖”的个性,是不会亮起绿灯的。沙巴不是国阵定期存款州吗?为何要不要闪选顾虑这么多?让我们回看前两届的沙巴选举成绩,就可理解纳吉的疑虑。

沙巴国阵的总得票率,从2008年的76%/77%左右,锐减到2013年的55%上下,转向高达20%!全国反对党组成的民联/希联,在国席的得票率,从17%跃升36%,成长多于一倍;在州席方面则因为12%选民青睐本土反对党,而得票率比较低。

拜“头马赢家通吃”的选举制度,沙巴国阵虽然只赢得55%的选票,却能够胜出高达80%的州席(60席中的48席)。全国党和本土党之间的争执、甚至本土党之间也乱打一通的结果,就是反对票没法集中,直接让国阵受惠。假设历史可以重来,反对党能达成一对一对垒国阵的共识,上一届国阵则不只输掉3个国席(亚庇、山打根和宾南邦),反之会增加多4席(哥打马鲁都、根地咬、丹南和冰湘岸);州席则可以否决国阵三分二霸权,除了原有胜出的12席,可以赢多8个,这还没有计算一对一对垒国阵的综合效应,能够带动那些微差落败的选区翻盘。

这12个州席中,公正党赢得7个(Moyog, Inanam, Api-api, Matunggong, Kadamaian, Tamparuli, Klias),行动党4个(Kapayan, Luyang, Likas, Sri Tanjong),本土党之立新党1个(Bingkor)。反对票若集中可以拿下的额外8个,分别是Kiulu, Kundasang, Paginatan, Tambunan, Liawan, Melalap, Nabawan, Elopura。这额外8席中,只有Elopura一席是华人城市选区,其他通通都是原住民卡达山选区。

原住民,早在上一届就已经掀起海啸了。只是没有任何一个反对党能压倒性独享此社群的支持,海啸变成海浪冲得岸边一片狼借,让国阵卡达山成员党吓出一身冷汗,虚惊一场。

随着政治重组,3名反对党议员跳槽去国阵,以及沙菲益率另一巫统州议员自立门户,成立民兴党,原本的反对党版图大变。其中公正党受创最重,剩下2州;行动党保持原有2国,以及剩下2州;立新党1席不变,多了3个新本土党,爱沙党、民望党和民兴党。前两者个别1席,都是公正党退党者另立山头,后者则一夜之间因为希联议员的过档,坐拥了2国3州,变成州内第一大反对党。一时之间,沙巴反对党的政治版图变成三足鼎立:全国性政党希望联盟、民兴党,以及沙巴联盟(由沙巴进步党、爱沙党、民望党和立新党结盟,最近还有一小党也加盟)。

纳吉不敢小看的,正是沙巴民意狂吹反风。假设最佳状态下,这三股反对党势力达成协议,除了本来的12州席,加上8个上届当胜不胜的州席,以及民兴党沙菲益掀起的苏禄巴夭反风,保守估计其势力范围内的仙本那国会下的3州席,反对党州议席分分钟可以一跃而至23!也就是说,别奢望一夕变天,单单否决沙巴国阵的三分二多数,就可以让全国人民重燃改变的希望,半岛国阵巫统就会崩盘!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只要反对党之间就算不合作也不要乱打,就可以在本来的基础上,因为政治重组和经济持续不景,成绩有望大跃进。沙巴闪选的空窗期非常短,只能介于4月中(今年第一季州议会落在4月6日至13日)至5月27日(斋戒月开始)之间。一旦过了此空窗期,国州分开选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因为国阵也没有这么多资源在半年内打两场选战。毕竟,经济真的不是很好。

文/陈泓缣(行动党沙巴秘书,斯里丹绒区州议员)原载《当今大马》“只欠东风”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