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河捕鱼2天未归发现残肢 父子疑葬身鳄腹

179

(本报讯)一对父子于周六(18日)前往京那巴登岸捕鱼未归,直到周一(20日)中午被发现尸体残肢。警方到现场调查后,疑这对2天没有返家的父子已遭京那巴丹岸河鳄鱼攻击。

父亲(50余岁)及13岁儿子是于周六前往京那巴丹岸河捕鱼,但彻夜未归。

家人及村民等到第二天后仍然不见他们返家,乃到周一到案发地点搜寻他们的下落,直到本月20日中午才被人寻获部分尸体残肢。

据指出,被寻获不完整的尸体时,腹部、臀部及脚部皆已不见,相信已被凶鳄噬走果腹。

村民发现尸体残肢后,马上通知警方,警方己将尸体送往医院,以便进行检验沙巴野生动物局主任奥古斯汀证实接获这项报告,但是,还未接到医院的报告及死者身分报告。

京那巴丹岸警区主任沙哈警监基于调查作未完成,因此不愿透露详情。

禁止猎杀后州内鳄鱼数量大增 当局或准季节性杀鱷

(本报讯)鳄鱼冷血凶残,政府允许季节性捕猎!

沙巴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马西迪曼俊说,基于不时发生鳄鱼攻击人类,因此政府研究允许季节性捕猎鳄鱼。

他说,州政府需要等候州野生动物局调查,确定州内鳄鱼数目,才考虑把河口鳄由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又称为:华盛顿公约)的附录一(受到灭绝威胁的物种)降至附录二(没有立即的灭绝危机),以便容许季节性捕猎。”

马西迪是手机简讯说,虽然政府在考虑是否批淮季节性捕猎鳄鱼,但是,村民可以基于安全理由,随时向野生动物局申请猎杀鳄鱼。

■30年没发捕鳄执照

州政府过去30年没有发出捕猎鳄鱼执照,令到州内鳄鱼数目倍增,最近不时传出人类被鳄鱼攻击。

不过,他说,在政府决定推行这项措施之前,必须要调查州内鳄鱼的数据。

马西迪是针对州野生动物局副总监森纳丹医生指州鳄鱼数量增的论,发表上述言论。

他说,虽然政府在考虑是否批淮季节性捕猎鳄鱼,但是,村民可以基于安全理由,随时向野生动物局申请猎杀鳄鱼。

■1月兵南邦河捕获巨鳄

沙巴野生物局人员今年1月8日在兵南邦多戈河(Sg Togop)捕获这只10.7呎长的巨鳄。

这只巨鳄,也是当局历来在兵南邦县捕捉到的最大只鳄鱼,而根据其体型估计,年龄介于10至15岁之间。

过去短短6年(2010年至2016年),沙巴州内河流发现鳄鱼踪影的次数,急剧增长。沙巴野生物拯救小组在这6年期前后,便捕捉到多达75只鳄鱼。

■鳄在人类作息地出没

这些鳄鱼都因为是在人类日常作息的地方出没,让该局因此不得已必须出动捕捉,并将它们异地放生,避免伤害人类,减少人畜冲突。

不过,野生物局一般会挑选人烟稀少的河流或政府保留林,放生这些鳄鱼。

沙巴自近30多年以来,便致力于保护鳄鱼,不再发出猎杀执照,极有可能因此导致境内河流的鳄鱼数量,随之增加。(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