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补家用赴狮城工作太劳累 独子车祸险变植物人 急需40万 医疗费

(大山脚30日讯)独子为帮补家用到新加坡工作,凌晨上班途中疑身心疲惫酿车祸,头部严重创伤险成植物人。目前在新加坡樟宜综合医院救治,急需40万令吉医疗费,家人冀社会善心人士慷慨救济,让他重新站起来。

父亲弟弟已过世

来自亚罗士达爱马园的王明亮(29岁),父亲在他求学时期已经过世。他毕业后在本地任职装修工友,原以为其弟弟毕业后工作可以分担家计,却不幸此时弟弟证实患上血癌,并于2010年逝世。王明亮仍有两名姐姐。
身为家中独子,为了帮补家用,明亮在5年前离乡到新加坡工作,以赚取高汇率的薪金。

姐:弟凌晨2时出门避车龙

大姐王惠甄(33岁,鸡蛋行行政人员)受访时表示,弟弟在新加坡任职货仓看管,虽然工作时间是上午8时至6时,但他要避开马新关卡车龙,于是每天凌晨2时就从新山租屋骑摩托车去新加坡工作。

她说,弟弟是在3月2日凌晨约4时在新加坡公园大道路段发生车祸,根据新国警方透露,当时弟弟并没有被其他交通工具撞及,而是自行骑乘摩托车翻覆后,头部受到撞击并当场昏厥。

她表示,弟弟被紧急送入樟宜综合医院抢救,随后警方联络在新加坡生活的妹妹王惠芝(30岁)。目前年迈母亲林养心(60岁)在新加坡医院照顾弟弟。

王明亮经在新加坡医院进行3次手术,也保住他的生命,惟,40万令吉庞大的医费让家人无法承担,因此希望通过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的援助,恳请社会大众捐助,让他顺利接受治疗及尽快回国休养。

动3次手术  无法行动自如

王惠甄说,入院至今弟弟已经动了3次头部手术,虽然已清醒,但部分手脚无法行动自如,必须继续观察,担心脑部神经线所致。

她说,第一次是事发当天抽出脑部积血,当时弟弟的情况很严重,医生告知接下来4天是关键期,若4天内没有苏醒,或将成为植物人,当时家人也有了心理准备。

“庆幸弟弟意志力很坚强,在第10天后苏醒,而且是能睁开双眼,以及有意识。之后因为脑部肿胀,进行第二次手术。”

她表示,第三次手术则是在数天前进行,既是为弟弟盖上塑料头颅,以免脑部受到细菌感染。

“他手脚在车祸时仅是擦伤,但目前行动不良,医生建议他留院观察两个星期,担心脑部神经线所致,这段期间会给他进行物理治疗,倘若有何症状,将进一步的治疗。”

大山脚瑶池金母基金会 拨4万冀抛砖引玉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One Hope Charity主席蔡瑞豪则表示,医药费兑换成马币却是一笔庞大数额,至本月28日医费已经超过10万元新币,扣除明亮公司的赔偿金,再加上两个星期的观察期,以及物理治疗费用等,还有送回我国的费用,预计需要40万令吉。

他说,该会抛砖引玉拨出4万令吉让他偿还部分的医费,冀希望获得社会善心人士捐助,让他顺利接受治疗,并尽快回返大马。

任何疑问可联络该会热线016-4192192或04-505 9800,抑或浏览该会脸书专页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 –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

疑过度疲惫酿车祸

王惠甄表示,弟弟原本与妹妹惠芝在新加坡共租一间房,后来妹妹结婚后,他就到新山租房,每天来回马新工作。

她说,弟弟每天凌晨2时出发,到了公司大约凌晨4时许,就在公司休息直到上班时间;傍晚6时下班,有时会加班至晚上10时,回到新山租房已经11时许,休息2至3句钟后又再出发。

“这样的作息根本就不够精神,所以相信弟弟是过度疲惫下才酿车祸。”

她说,弟弟进展良好,连医生都直呼一切出乎意料,所以相信弟弟在半年至一年的康复期后,就会完全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