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若被驳回 育强将求助吉政府

(司南马12日讯)吉打司南马育强学校董事会已作好最坏打算,倘若上诉被驳回就会寻求州政府协助,包括要求州政府征用校地来保住校园。

董事长吴志刚说,寻求州政府帮忙是最后的管道,因为校地问题已来到司法程序,董事会将对亚罗士打高庭的判决向上诉庭上诉和申请暂缓庭令,让校方有充足的时间去思考和安排学校的未来。

他说,董事会希望地主能够高抬贵手,让地方上的华裔同胞和其他种族的学子,继续在育强接受教育。对于学校的未来,董事会暂时也没有头绪,除了决定上诉,也准备寻求州政府协助。

“征地是最后的方法,我们希望这个事件能够有个圆满的解决方案。如果这事件去到上诉庭,校方还是败诉的话,董事会就必须思考育强的未来。在现阶段,董事会希望可以原地保住育强,要是事件无法如愿,就得另寻出路。”吴志刚是今天在学校接受媒体访问时,作出上述谈话。

他坦言,无论是董事会、家教协会或校友会的每一位领导,包括家长和校友们都对法庭的判决感到震惊和心痛,却必须遵守法庭判决,再寻求其他管道,希望能够保住司南马镇上唯一的华小。

董事会在接到地主的律师信后,便委托居林区州议员蔡通易为代表律师,义务协助校方全权处理法律上的程序。

蔡通易促其他学校  速处理校地拥有权

居林区州议员蔡通易吁请学校董事会,以育强学校案件为借镜,尽快厘清和处理校地拥有权问题,否则类似事件再度重演。

作为学校的代表律师,他一定会尽全力协助学校,包括寻求吉打州协助。不过,他还是希望有面对类似育强问题的学校,必须寻求地主同意,早日把校地割至学校名下。

申请暂缓庭令

据他了解,全国包括吉打州内有不少学校,还没有进行校地割名手续,这些都是潜在的问题,董事会必须给予重视。他担心,若校地一日没有割至校方名下,日后可能会衍生出很复杂的司法程序。所以,他希望有关的董事会要加紧处理。

谈到育强学校的上诉案件,他预计所有的文件应该可以在一、两个星期内完成,过后将向上诉庭提出上诉和申请暂缓庭令,让校方有更多的时间来处理各项问题。

蔡通易也是马华居林万拉峇鲁区会主席,他透露会向马华部长和相关单位汇报育强的案件,希望相关的单位能给予协助。

召集赞助人家长 近期开紧急会议

育强董事会和家教协会将在近期内召开学校赞助人、村民和学生家长紧急会议,共商未来大计。

吴志刚说,董事会将在近日内召开会议,商讨接下来要采取的应对措施,以及决定召开紧急大会的日期。董事会将向出席者汇报整个案件的始末,共同探讨育强的未来。

与此同时,吉打董联会将会在明天召开紧急会议,他会与数位董事一起出席。他希望尚未处理校地拥有权的董事会要加紧鞭策处理,务必要以育强的案件作为借镜。

另一方面,家教协会主席梁宝成说,育强的校地案件经过媒体报道后,他接到不少家长的关心和慰问电话,家长们都很担心,一旦校方必须清空校地,孩子要何去何从?

他表示,若育强真的因为校地被收回而关闭,家长们有两个选择,把孩子送到1公里外的霹雳司南马志成学校,或到10公里外的西岭华小接受教育。

“论距离,送孩子到霹雳州志成学校虽然比较靠近却因为涉及跨州转校,手续会比较麻烦。若把孩子送到西岭华小,会给一些家长带来不便。”他说,家教协会将配合董事会,召集家长出席即将召开的紧急会议,届时,希望家长们都能出席。

未受判决影响  育强如常上课

面对校地可能被地主取回的育强学校,今天校园如常,一切平静。

不过,地方上家长对学校未来表达关心和担忧,希望此事能早日获得圆满解决。

本报记者今早到学校访问,学生的活动和上课如常,暂未受到法庭判决影响。只是,多位关心学校未来的董事会和家教协会成员,有到学校进行商讨。

其中一名老董事表示,当年在获得第一任地主献地后,兴建校舍工作如火如荼进行。虽然设备并非富丽堂皇,应有尽有,却是一个非常适合学子求取知识的好地方。

“我不敢想象育强的未来会怎样,我不希望这所学校会因为校地被地主取回而被逼关闭或迁校。我希望这个事件演变到最后,会有皆大欢喜的结束,那我就老来安慰。”

记者向一些老董事了解学校发展时得知,献地给学校的第一任地主是伍文扬,第二任地主是印裔人士,过后再转手卖给现任地主的先辈。

创校于1929年育强华小目前共有44名学生,华裔28人、巫裔12人和印裔4人。教职员共有12位。
据了解,该校曾经历4次迁校,在现有校址已有60年。

叫校友们感到心痛的是,学校才要庆祝一甲子之际,就面对地主索回校地的法庭案件。

捍卫华教发展 教总力挺育强保校

(吉隆坡12日讯)针对吉南司南马育强华小地主的后人入禀法庭索回校地及索偿案胜诉,教总全力支持育强华小董家教所采取的保校行动,包括进行上诉和申请暂缓执行判决,以捍卫华教的发展和确保学生的学习不受影响。

教总对育强华小校地案件的判决深感遗憾,因为这个判决的先例,对华教的发展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因此华社必须给予密切关注。

吁地主放弃索回校地

“与此同时,教总也吁请有关地主本着民族教育为重的前提,延续老地主捐献校地办教育的精神,放弃索回校地,并捐献给学校,或和校方寻求双赢的方案,让育强华小继续在原地发展,以确保当地华文教育的薪火相传,进而造福更多的莘莘学子。”

据报道,国内还有数十所华小的校地是属于私人拥有,而且只是口头承诺献地,没有相关的文件来证明校地属于学校。因此,教总呼吁相关华小董家教三机构必须尽快与地主联系,以解决校地拥有权的问题,确保学校的发展不受影响。

教总也在今日的文告中呼吁面对校地问题的华小董家教可以联系各州董联会、华校教师会和董教总,以集思广益,共同解决校地的问题。

与此同时,教总也促请教育部关注育强华小所面对的问题,并作为该校的后盾。一旦上诉不成功而被迫必须搬迁,教育部责无旁贷,必须拨地拨款,协助该校进行迁校工作,以免影响老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

将与中央教部商讨 吉大臣吁育强别担心

(亚罗士打12日讯)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巴沙表示,州政府已经针对育强学校事件作出讨论,呼吁该校无需担心,州政府将与中央政府和教育部讨论,确保学校如常操作,学生继续上学。

他提及,虽然法庭已经作出判决,但还是有上诉的机会。他提及,如果需要到征地的阶段,州政府将会进行。
校地拥有权未割名

柔州部分华校藏隐忧

(新山12日讯)吉打州司南马育强华小遭华裔地主成功索回校地,此案开了先例,导致柔佛州一些华小校地拥有权仍属于私人产业,未转名至学校董事会,成了隐忧!

麻坡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陈大成透露,目前麻县共有58所华小,据过去两个星期的调查,至少有25%,即约15所华小校地拥有权,仍在私人名义下。

他今日接受《光华日报》询问时说,该工委会认真看待有关校地问题,希望能尽快处理校地割名手续,而且从去年开始,他就陆续与这些华小董事部开会商讨相关事宜,曾亲自上门拜访有关地主。

“大部分的地主都是口头承诺献赠校地,但我希望能白纸黑字列明,将校地拥有权转到华小董事会名义下,避免生事端。”笨珍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陈亚栋则说,据他了解,笨珍至少有6所华小校地是属于私人产业。

他说,这6所华小都地处乡下,属于微型华小,土地面积只有1依格 ,学生人数介于30至40人。他透露,学校校地注册在私人名下的确会造成困扰,他出任笨珍培群一校和二校董事长,这两所学校即是其中一例,是由热心人捐地建校,但至今未进行割名转换。

他认为,吉州育强华小事件开了先例,所以,他担心这些未割名的地主会索回校地。他指出,当年口头承诺的地主,有些已去世,校方除了与地主后代打好关系,别无他法,只能“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