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华裔人口一再下降 将带来政治冲击

(加影21日讯)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出,目前虽可能看不到华裔人口下滑带来的政策变化,但只要人口再减至20%甚至15%时,就会看到一定的冲击。

他语重心长的说,国内华裔人口比例下滑,在票箱民主制度下,也会对政治带来一定的冲击。

他说,华裔在马来西亚的人口比例,从1957年的37.6%跌至2016年的23.4%,属预料之中,尽管华裔通常以“重质不重量”为口号,但在一人一票制下,每人的选票比重都一样,人多还是会占优势。

他说,华裔人口比率跌破20%可说是“指日可待”,因此,少数族群要如何在经济蛋糕扩大的局势中脱颖而出,以及应对全球化的冲击,值得深思。

也是马华署理总会长的魏家祥今日在“大马华人人口的趋势与挑战”研讨会致开幕词时说,在票箱民主制度下,每人的选票都一样重要,若某族群人口比其他族群少,长远来说,将对大马的多元社会产生一些变化。
“如此悬殊的差距,让我们不得不担心华裔子弟在未来将面对的挑战与困难;华人可以说我们‘重质不重量’,但无论你的智商(IQ)高低,你手中的选票比重还是一样。

“因此,若人口减少及太过悬殊,在(政府政策)参与权及决策权方面,它有一定的冲击,这点放诸四海而皆准。”

他指出,在政府政策方面,占多数者一定占有优势,不过,这不代表政府将忽略其他族群;纵观世界,各国政府拟定的政策都是以全民为出发点,否则只有部份人民会满意政府的表现,其他人民无法从国家政策中受惠。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若一个国家要平稳发展,则必须照顾每个民族。”

询及华裔人口下降的解决方案,他说,这是老调重弹的课题,过去数十年,乡团及商会领袖都鼓励华人多生育,但在现实中,这个年代的华人会说“我们重质不重量”。

“现代家长或许已不再采纳‘多子多孙多福’的概念,我们不能阻止别人(减少生育)。”

魏家祥说,最近社交网站流传一支友族同胞学习中文的短片,有人将之扭曲为“华人饭碗不保”;对此,他认为,华裔的思维必须作出调整,若一直固步自封,只会从本位思考,最终只会造成令人苦恼的局面。

他说,华裔家长将孩子送入华小,是为了让孩子接受中华文化的熏陶;华小的保存非常完整,但华小今天的情况,已跟华裔先贤从中国南来时不一样。

全球化时代应去除种族化“华小已不仅仅是华文教育,今天有19%的非华裔进入华小,若友族对华文掌握比我们更好,我们不能因为宗教、背景或肤色的不一样,而排斥他们。”

他指出,在全球化的时代,人们应该去种族化及去宗教化。

“友族同胞学中文,一些华人感到饭碗不保,无法摆脱从种族角度看问题,这情况值得我们深思;我们不能因为宗教及肤色,而否决其他人的权益。”

社交媒体近日流传一群马来教师在北京以流利中文进行辩论的视频,被有心人指这些教师回国后,将取代华小教师和校长;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斥责这是危言耸听及误导性的说法。

何国忠说,大马华人占全国人口的比率,从1957年的37.6%,到2000年的26.03%及2010年的24.6%,再到2016的23.4%,下降趋势极为明显;依据这个趋势,华人人口可能在2040年跌破20%甚至更低。

他今日在“大马华人人口的趋势与挑战”研讨会发表主题演讲时说,华社关注人口比率下降,继而带来的政经文教权益问题。面对如此的人口趋势,华人人口“质”与“量”的权衡,备受讨论。

“重质不重量、重质也重量、重质更重量的观点,在华社此起彼落。华人人数增长放缓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像华社如此重视‘未雨绸缪’的族群,早已深入思考提升素质及加强竞争力的出路。

“如何‘重质’提升族人竞争力,显然是一大重点。在民主社会,族群人数比重下降,必然影响族群的民生权益,如何结合‘重质’的思考,保障华人各项权益,是华社必须思考的一大重点。”

他指出,我国的人才,特别是华裔人才被外国吸收及重用,这说明我国的教育制度有能力培养适应全球市场所需的人才,我国有必要进一步推动教育国际化,在各阶段吸收更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才,通过丰富我国教育多元化的特征,进一步提升大马整体的教育水平。

“在全球经济转型过程中,大马华人投入各个重要领域的新兴行业,在世界各地发挥本身无限的创意及影响力,从这角度看大马的人口与就业,人才流动一方面要重视留住本身的人才,另一方面也要重视吸收外国人才,以便能够收到相互激荡,共同提升的效果。”

蔡贤德说,华裔人口比率下降绝对是一个挑战,因为华裔人口危机对社会各阶层影响甚大,极可能对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发展造成冲击。

他指出,人口比率下降的趋势不只局限于我国华裔,许多国家也面临类似局面,移民及偏低的人口出生率,是两个主要原因。

“这些局面都反映了人口规划的重要性,无论是由社区、国家或区域性的研究来拟定有规划的政策,都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