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四周年-从民联变希联 伊党355·希联陷困局

(槟城5日讯)4年前的505大选让民联创造了总票数的新高峰,偏偏却是向下滑跌的开始,跌的不是民心,而是民联各党之间的默契与共识。

4年前的505之后,伊斯兰党已不再强调什么福利国政策,而是更积极于推动伊斯兰断肢法,在这种情形下,造成当权派与开明派渐行渐远,以莫哈末沙布为首的开明派最终选择离巢自立门户,成立了形同小伊斯兰党的诚信党。

由于伊斯兰党在伊斯兰法的不让步,也导致该党与火箭及公正党的歧见越来越深,并数次与火箭领袖公开撕破脸皮,从最先的断肢法到当下的355修正法案,使火箭与伊斯兰党几乎已是水火不容,火箭秘书长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拍案切断联系,伊斯兰党各级领袖在槟州政府的官职纷纷被取代。

三头马车出现严重歧见之后,民联宣告瓦解,改由新成立的希望联盟(简称希联)代替,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则成为新的一分子,而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与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在离开巫统后另组土著团结党,当前希联正寻求一个共同的党徽以做出正式的注册。

伊斯兰党与火箭交恶也使雪州政府处于风雨飘摇的尴尬处境,由于前民联三党的总席位与巫统差距不大,任何两党都无法合组政府,所以即使已经同床异梦还是必须绑在一起才能维持政权的稳定。

最新的发展是,伊斯兰党在最近的大会上对火箭展开连珠炮轰,也公开宣布与公正党断交,并力数公正党的罪状,明确显露伊斯兰党已与火箭及蓝眼分道扬镳,反而公开表明愿与巫统在强化伊斯兰教的基础上合作。

一个355,3党乱了谱,前民联阵线至此已是寿终正寝,更甚的是出现了敌我不分的局面,可以预见的是,当前的伊斯兰党并不属于国阵的一分子,也不属于希联,第14届全国大选一对一的如意算盘已不容易打得响。

更严重的是,过去火箭在华人区吃香,马来票则靠伊斯兰党的穿针引线,相同的伊斯兰党也靠火箭赢取华人票的支持,今天的僵局将造成怎样的一个结局备受关注。

这当中首当其冲的将是混合区,在多角战之下谁将从中得利已经形成“六国大封相”的乱局,牢控郊区马来票的巫统自然不受影响,伊斯兰的堡垒区一样不会有太大的风浪,反观之前差距不大的混合区就因此而充满变化。4年前与4年后的505已经物换星移人事全非,一个355让大马政局陷入多事之秋,一个状况多种演绎,人民会是怎样的一个看法,至今依然说不准,在人乱,心乱,一切都乱的情况下,我们只能说:当年的505~真靠谱,当前的505~乱了谱!#

胡栋强列槟希联7罪状 没履行承诺人民受苦

民政党槟州第一副主席胡栋强指希联执政槟州9年,只会不断谩骂前朝州政府,并列出7大罪状指责希联槟政府在505后,让人民受苦!

他周五(5日)接受本报访问评论希联执政槟州9年的施政情况时说,希联执政槟州9年,并没履行竞选宣言的承诺、未解决州内交通严重阻塞问题、水患、山坡被开发、失去新闻自由、房价高涨人民没能力买屋、破坏环境及推行填海计划。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不见他谩骂清朝,槟希联执政槟州9年,就一直在谩骂前朝政府。”

胡氏说,槟政府执政后,房价不断上涨,当局也没建造人民组屋惠及人民。

他说,州政府所推行的可负担房屋,却是人民负担不起的高价房屋,因此不少年轻人根本没能力在槟州买屋。

他指出,目前以行动党为首的槟政府一党独大槟州,他希望槟州选民能在来届大选给予民政一个机会,以便制衡这情况,为民谋求福利。#

黄汉伟反驳胡栋强 槟政府成绩单有目共睹

槟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列出州政府所交出的“成绩单”,对胡栋强作出的指责一一反驳!

他说,槟政府执政9年,积极推动旅游业发展,带动了旅游业旺盛。

他举例,州政府打造及擦亮了不少旅游景点包括升旗山、光大THE TOP、国际会展中心及虫鸣大地(Entopia)等,更使以前死气沉沉的古迹区恢复生气。

他指出,当局在推动旅游业发展,所交出“成绩单”是大家有目共睹。

“在华校发展方面,州政府也给予了华校‘新生命’,包括拨地给学校,让槟威两地增设两所华校即恒毅分校及威南日新分校。”

黄汉伟说,州政府在施政及推动的发展,前朝与现任州政府的表现相差十万八千里。

他说,州政府在政策上,推动了多项利民政策如经济平等议程(AES)提供各项福利计划,还有黄金妈妈计划及回馈乐龄人士计划等。

另外,黄汉伟说,州政府也推行超过2万间的可负担房屋计划,至于交通及水患问题,当局已有中、短及长期等计划。#

谢诗坚:政治乱局4年不断 选民麻木“大选激情”不再

时事评论员拿督谢诗坚认为,继308政治大海啸后,反对党在2013年大选打着“505,换政府”口号的时候,引起不少槟州华裔选民情绪高昂并对于反对党寄予厚望,希望中央政府能改朝换代,但最终505大选倒不了国阵;经这4年来国内不断上演政治乱局,已令不少选民感觉麻木,预料来届大选“505,换政府”的“大选激情”不再有!

他说,505后的这4年来发生太多事了,不少华裔选民已对政治麻木,即使第14届全国大选的来临,华裔选民也不会像505大选那般热情,届时,相信选民投票率会下跌。

他今日接受本报针对505大选踏入4周年谈及槟州政治局势时说,希联在迎战大选前都一直不断挑起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重复告诉选民,但一马发展公司事件并未能让人民真的感觉到“痛”或“辛苦”,因此希联强攻此课题,对国阵整体影响也不明显。

他指出,直接影响人民的还是油价及通货膨胀等问题,这些问题影响人民最深。

当询及在505踏入4周年前,伊斯兰党决定与公正党断交一事时,谢诗坚说,当希联准备巩固政权,希望在即将来临的大选能带动人民作出改变,以迈向布城时,伊斯兰党决定与公正党断交,这将使希联不知所措。

他说,希望联盟比较难以应对,其中因素为伊党并非执政党,而是反对党,伊党在来届大选将在希联的选区插上一脚,以分散希联的选票。

“505大选踏入4周年,我们仍可见大马政治仍不是很安定及不明朗。”

另外,针对希联日前议决,委任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为主席、土团党主席敦马哈迪为顾问,以领军希联迎接第14届大选的顾问及主席一事,谢氏说,希联委任旺阿兹莎为主席是比较“保险”的做法,毕竟希联友党并不会反对。

他说,在大马,尤其马来社会仍抱持保守的思想,若要他们接受由一个女领袖如旺阿兹莎出任首相并不易。
当询及敦马哈迪加入希联阵营,是否会成为希联的“票房毒药”,他指出,多数选民要支持国阵或反对党,早已各自立场,因此马哈迪并不会成为希联的“票房毒药”。#

与蓝眼断交伊党或成大输家 陈亚才:料无法保雪13议席

与公正党断交非理智决定,时评人认为伊党在雪州或成最大输家。

伊党长老理事会将在本周开会决定该党和公正党断交的命运,然而时评人认为倘若伊党最终与公正党断交,那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上,伊党或成最大输家,甚至无法保住上届大选在雪州所取得的13个州议席。

时评人陈亚才在接受《光华日报》电访时就点出,在第13届大选中,伊党是借着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号召力,让华裔选票投给伊党,倘若伊党最终与这两个政党分道扬镳,最终伊党或成政治“孤独者”,只能在马来选区赢得选票。

“在上一届大选中,伊党在雪州之所以会取得这么多的议席,主要靠的是在民联的合作模式下,民联三党相互互补所取得的傲人成绩。”

“然而,如果这样的合作模式告吹,那伊党原先在雪州所取得的议席将充满变数,甚至还有可能无法保住一半以上(7个)的州议席。”

他分析,依照目前情况,非穆斯林选民对伊党的支持度已有所保留,因此伊党很难在城市选区与混合选区突破重围。

“因此,伊党在党大会宣布欲执政全国5个州属,这可以说是天方夜谭,因伊党最多只能和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

询及雪州是否会因伊党与公正党断交再次陷入政权危机,陈亚才则认为,雪州政府“变天”的可能性非常低,因距离下届全国大选的时间已愈来愈逼近,各政党都在为来临的大选做准备,所以没有一个政党欲酝酿推翻目前的州政府。

“再说,如果雪州政府‘变天’,那势必将成为我国有史以来最短命的州政府。”

“至于闪电选举的话,对于雪州大臣阿兹敏来说,闪电选举对希联并没有带来任何益处,因此他不会草率宣布解散州议会。我还是认为雪州会跟随全国大选的脚步,同步举行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