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缴租睡天桥 兄妹带4孩拾荒吃厨余

173

(吉隆坡17日讯)沙巴兄妹两家在首都吉隆坡寻梦,却因没钱缴租被屋主赶出家门,被迫带着4名小孩睡天桥底,靠拾捡垃圾找剩菜度日,并且指望政党前来搭救。

这对来自沙巴兄妹俩,41岁的长兄大约在12年前来隆市谋生,不料有次不幸跌倒昏迷,导致身体状况不佳而没法正常工作,只能靠拾荒过活。

妹妹诺莱娜(39岁)在8年前来到隆市,去年杪与丈夫,以及兄长一家搬到班丹柏兰岭组屋一起居住了6个月。不过,两周前因欠租3个月,而被屋主赶走。

诺莱娜说,她和丈夫与兄长一家一同居住,其丈夫在桌球场工作,但却被老板拖欠3个月的薪金,所以没钱缴租。

“我和大嫂没工作,丈夫原本每月薪金有1500令吉,哥哥靠拾荒也能赚取数百令吉,但随着丈夫被拖欠薪金后,已没能力缴租。”

她说,组屋每月租金为500令吉,早前他们也恳求屋主暂收着数百令吉,余下的租金在慢慢偿还,但都不被接受。

“屋主要我们缴全额的租金,我们根本没能力。拖欠租金时,屋主已很生气,到第3个月,就开始以粗言秽语辱骂我们,要我们搬走。无奈下,我和丈夫、哥哥和大嫂只好带着4个小孩到组屋旁的天桥底下居住。”

据观察,天桥底下的居住环境非常简陋,满地的行李箱衣物、床褥、被子和各种杂物。8口子就用数条布料作为屏风,当成遮掩物,旁边就是大马路。

诺莱娜接受访问时,车辆驶过的噪音不曾间断,询及如何在如此吵杂的声音中熟睡,她说:“什么都不敢想,努力让脑袋变空然后睡了。”

诺莱娜说,哥哥和大嫂的4个孩子,最大的8岁,最小的只有8个月大,另两个孩子分别是6岁和5岁。

“我们两家8口每月的生活成本大约要数千令吉,如加上兄长8个月大孩子的奶粉费,最高可达3000令吉。”

“有时,我们就带着小孩们在附近捡垃圾找剩菜果腹,或拾荒找值钱物变卖。”诺莱娜也披露,自身有3个孩子,是和前夫所生,最大的女儿(20岁)已结婚,二女儿和小儿子没和她一起住。

她说,孩子知道她处境后,偶尔会来探望她。今日诺莱娜的二女儿依金获知消息后,也来到天桥底下探望母亲。依金一来到,也因母亲的处境而吓了一跳。

她接受访问时难过地表示,她是从弟弟口中获知母亲住在天桥底下,虽然想帮助母亲,却没能力,因她没工作也没收入。#

洗澡仅用板子遮挡

诺莱娜说,没钱生活只好变卖家当,家中值钱的东西,包括手提电话都已卖掉。

“我们把家中值钱物带到班丹柏兰岭组屋底楼售卖,就像摆摊子般。”

询及他们平时如何洗刷,诺莱娜说,他们的用水是来自组屋旁的印度庙,但数日前,印度庙已经拒绝让他们取水。

“据悉,是组屋管理层拒绝让我们用水。之前我们都是在草丛旁洗刷,然后用板子等遮掩,所以有时,我洗澡时都很害怕。”她说,他们现在对未来都感到很彷徨,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有一个栖身之所和工作,以便有固定的收入。#

错过申请身份证 女童没法上小学

诺莱娜8岁的侄女没申请儿童身份证(MyKid),没法上小学。

诺莱娜说,之前哥哥是不知该身份证的重要性,所以错过了申请,但另3名侄儿都有申请到儿童身份证。

“8岁的侄女曾在附近上幼儿园,学习很好,可惜过后没法上小学。”诺莱娜说,她还有一个已婚的妹妹同是居住在班丹柏兰岭组屋,但家中人口也不少,也难以对他们施以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