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走外州人当捍卫州权益 冯晋哲斥王鸿俊极端

(本报讯)沙巴人民复兴党副主席王鸿俊放话「一旦该党来届大选赢得执政权,将把沙巴一万四千名西马教师调回西马」惹来批评,沙巴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冯晋哲直斥王氏「简单地把赶走外州人当作是所谓的捍卫沙巴权益」,其实是另一种极端主义。

他表示,遣返西马教师并不会真正达到「婆罗洲化」的目标,这是整个联邦制度的问题,必须从联邦制度改革下手。

他说:「不是所有的外州老师都不好,原则上,行动党绝不能容许这类排外主义思想蔓延,『赶走西马教师』是赤裸裸的排外种族主义(xenophobia),仿佛外州人就必然不理解本地文化或都是极端的。」

「这种思想会给我们的孩子不正确和错误的观念,无疑贻害了下一代。」

冯晋哲亦是行动党路阳区协调员,他是在亚庇向报界发表谈话,回应王鸿俊的言论时这麽表示。

他表示对王鸿俊如此喊话,还说行动党不会愿意这麽做感到失望和遗憾,他指出,民粹主义的喊话无助于看到真正的问题所在,排外主义更不是沙巴多年来引以为傲的价值,对他而言,沙巴的价值应该是多元、包容和进步。

他说:「我必须郑重声明,行动党在上一届大选时推出《民都鲁宣言》以及《婆罗洲议程》,立场鲜明尊重及捍卫先贤立下的公务员婆罗洲化议程,即本地的公务员工作机会应优先由本地人担任,这无可厚非。

「因此,行动党推出『新联邦』的框架,因为联邦宪法列明教育乃联邦权限,如果要做到本地人在本地执教,就必须落实联邦权力下放,这就是行动党一直致力于推动的制度改革。」

「王鸿俊指责行动党『当然不愿意这麽做』,因为『怕失去西马的票』,这显示他丝毫不理解行动党的斗争与理念,不怪得他要选择(从行动党)跳槽(到复兴党)。」

「行动党向来不畏对抗不公不义,绝不会因为害怕选票流失而不敢做正确的事,有史可鉴,林吉祥和行动党前辈可以为了捍卫华教锒铛入狱,同样的,行动党也毅然坚决捍卫沙巴权益,绝不空口说白话,而是真正透过改革目前严重集权的联邦体制,来真正解决问题。」

冯晋哲指出,由于教育乃联邦权限,必须透过换掉联邦政府,推动修改联邦宪法,将教育纳为州的权限,这样州政府可以自行聘用好的本地教师,让偏远地区的学校可以得到关注和提升等等,这是为了让资源和人才得到公平合理的分配。

他说,在外州教师方面,他们应该给予自由选择回去自己的州属执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由联邦调配说了算,而沙巴有权力自己聘用好的本地教师,逐步落实公务员「婆罗洲化」。

他说:「当然,我们的方案是,既然教育权限得到下放,如果真有极端思维或不好的教师,不论是来自外州还是本地,州政府有权力一律将他们停职或遣返,而不是纯粹因为他们来自外州,而就必须得到遣返。」

冯氏对王氏的言论难过和担忧,他表示记得小学的恩师,恰恰就是来自西马登嘉楼,她的谆谆教诲,他永远铭记于心,没有老师就不会有今日的他。

他说:「正所谓有教无类,说的不只是教育不该分种族、贫富、类别和肤色,好的教师即便是外州或外国人,也能给予孩子们最优质的教育,让孩子成人成才,这才应该是我们该拥有的教育。」

「当然,我知道有许多本地教师目前在西马工作,想申请回来却困难重重,如我刚才所说,这需要透过制度去改革,让本地人优先选择在本地执教。而不是纯粹遣返外州老师,并不能解决整个制度的问题。」

冯氏表示,由此可见,那些指控行动党不愿意这麽做的投机政客,显然就是在误导大众,这种诉诸无法带来真正改变的排外和民粹口号,不但注定无法让沙巴前进,这也决然不是沙巴人所拥抱的进步价值。

他说:「沙巴本来就以多元、包容和进步的思想为傲,拥有不同的种族,甚至广义上,很多外州人都已经是道地的沙巴人,从来不会因为出生地和注册地址而被歧视和排斥,我们应该鄙视『外州人回外州』的思维,这和『华人回中国』无异,这也绝不是沙巴的多元与包容。

「至于教师公务员的聘用,毋庸置疑的,行动党地捍卫婆罗洲化精神,要让本地人在本地执教,一直是多年来行动党的政策改革之一,不过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照顾到外州人的劳动权益,绝不能妥协教育品质,以及不应该诉诸排外思想。」(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