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叫车冲击德士业 业者投诉商车执照局要求管制

(本报讯)市内德士业者的生意额由于受到网络叫车服务UBER与Grabcar的剥削,大幅度下降的生意量,迫使业者们向执法当局如商用车辆执照局施压,取缔UBER与Grabcar司机!

■机场德士生意额跌了70%

以在亚庇国际机场营运的豪华德士司机为甚,他们的生意额在过去因此下跌了多达70%,剩下的大约30%生意量需要由无数业者摊分,生活之苦可想而知。

亚庇国际机场豪华德士公会主席哈芝卡尼沙米多指出,现时大部分外国游客在抵境后选择网络叫车服务,将他们从机场直接载送到目的地,需要透过机场德士固本售卖柜台出车的德士,根本无法与他们抗衡。

他说:「意味著如果没有人向柜台购买德士固本,那我们也不用出车了。现在的问题是,那些UBER与Grabcar是停泊在机场外面候客的,他们只需要透过网络叫车服务系统来接顾客。」

他强调,他们根本是不能停泊在机场等候顾客。因此,有关当局应该正视这项问题,停止这种不合理的做法。在此前,机场德士每天能有7、8回载客,但目前每天只有2、3回罢了。

■如果辛运每日赚100令吉

他指出,德士业者是不被允许直接在机场载客的,他们必须通过柜台接获订单,无形中让他们每天的收入大幅度下降,幸运的一些司机还可以每天在扣除了40令吉的燃油费后,赚取100令吉。由于经济不景,很多司机宁可在夜间驻守机场,希望能赚多点收入。

另外,亚庇西海岸德士同业公会主席黄玉明指出,网络叫车服务的出现已导致他的许多同业为了生活被迫转行。

他说:「当政府允许普通人士兼职UBER和Grabcar司机以增加收入之余,是否有想过我们的立场与困境?经营德士是我们唯一的收入来源,我们并不像UBER和Grabcar是兼职性质。」

他补充说,公会之前拥有800名会员,但如今因为驾驶德士无法糊口,会员剩下不到300人。

亚庇德士司机公会主席玛丽罗斯兰,也在日前连同上述两个团体拜会了商用车辆执照局主席拿督莱米翁基及其总监阿尔菲安朱利安,向后者传达了德士业者们的困境与意愿,要求当局正视网络叫车服务所带来的冲击。

玛丽指出,三个德士业者公会齐声呼吁商用车辆执照局对网络叫车服务采取必要的行动,因为他们的运作方式已经抵触了法律。据拿督莱米声称,虽然网络叫车服务是合法机构,但问题是沙巴商用车辆执照局并不承认这些由私人性质开著私家车载客,而且没有出示任何执照的做法。

■获告知当局已采取行动

她表示,莱米也向她告知,他经已指示商用车辆执照局执法组与警方及交通部联合展开取缔行动,对付UBER和Grabcar司机。而有关当局在允许任何公共交通业务开始之前,还必须审查商用车辆执照局的法律。

她说:「拿督莱米也呼吁也呼吁州内的德士业者们开始他们各自由自己经营的网络叫车系统,以此面对趋势的冲击,加强业者们服务之余,也与全球化和技术发展相接轨。」而这项德士叫车系统,也受到莱米的鼓励与支持,一旦事成,将协助全面推广。

■商讨启用德士网络叫车

对此,玛丽要求州内所有的德士业者联系他们,以便商讨启用网络德士叫车服务系统的步骤。

而玛丽与黄玉明也认为,如果政府决定使UBER和Grabcar合法化,他们必须符合所有公共交通运营商的相同程序,意味著车辆必须具有标准的引擎性能,并通过一年一度的验车测试,而司机也必须严格遵守规则和条例如著装要求。

卡尼说:「德士业者必须遵守著装要求,但UBER与Grabcar司机则不受此限制,他们的车辆也随著车身大小和引擎的容量而有变化,这对驾驶德士找三餐的业者们根本是不公平的。」

因此,他们呼吁政府马上停止在商场等地区运作的UBER和GRabcar服务。(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