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联30岁了续寻商机 明日召开社员大会

(本报斗湖十六日讯)崇联30岁了,三十是而立之年,这是崇联合作社本届社长林东盛有感而发。

据林东盛社长披露,1986年6月13日崇联与很多合作社一样,响应政府的号召,由于华人社团只能为社团为福利,却不能营商为全员带来经济上的收入,而政府又不能为太多需要的人一直无限制的在金钱上付出,因此鼓励人民成立各种不同性质成员的合作社,政府则给予土地或技术或基本设施之协助,以让各自不同之群体照顾各自之社员。在这期间很多的合作社纷纷成立,很多合作社亦大有斩获。

可惜好景不长,很多合作社利用政府的善心,去做了有损社员利益之事,后来发生了合作社金融风暴,逼得政府修改合作社法令,不容许合作社借贷生意,亦实行严格的营控。

在此情形下一下子所有合作社风声鹤泪,草木皆兵,大部分合作社一下子进入冬眠状态,一睡十多年,甚至很多合作社感觉到这是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之鸡肋,亦有很多合作社在此情况下解散。

崇联合作社在1986年成立时就是客家公会的一体两面,由公会照顾会员的福利,而合作社招收的社员必须是客家公会会员,而社长是由客家公会主席兼任。

再后来是马来西亚社团法令又发生变化,严格规定社团必须本身注明是福利团体或政治团体,且一个主席不可兼任多个社团主席。在此情形下,当时公会主席林演业被逼卸下崇联合作社长职位,从此崇联社长,与客家公会主席由不同人士担任。

由于崇联合作社一直处于冬眠状态,当然亦没有招收新社员及任何商业活动,只剩下老社员(亦是客家公会老会员)甚至很多新的客家公会理事都不理解崇联与客家公会的关系,亦不谅解客家公会为何让崇联使用公会之设施。

崇联在此不生不死的情况下苟延残喘,最后面临了要解散的命运,幸好在前任社长梁福财和部分理事的争取下,发动社员力争保存崇联才苦苦坚持到今天。

他们亦一直努力的想做些事,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资金不足之下,过去10多年间,他们虽然找过很多份棕油芭,然而因为付不起定金而告吹。他们亦申请过很多份空地,可惜土地局在他们申请时的空地在申请后却回答说已经被他人申请。

林社长亦珍惜此机会吁请政府有关当局好好调整其政策,毕竟政府答应过人民帮助改善他们的经济处境,合作社是一群人,是大多数的百姓,不是一个少数的个人。

他们亦曾在10多年前开始申请一块目前在巴中商业区的三英亩土地,由当时的州议员陈志慈大律师写信给土地局及当时市议会主席,要求推荐崇联合作社的申请。

今天,拿督叶娟呈国会议员兼副高教部长甚至代他们跟催写信给首席部长,言明她当初能当选国会议员实是因答应斗湖的客家同乡为他们争取这片土地,希望国阵政府能“说到做到”实践所应诺之事,否则对不起所有的斗湖选民。

崇联合作社也面临失去“造血功能”的危机,目前的社员大部份都是老社员,甚至这几年已有多位社员离世,他们这些老人很多都不懂国文,而现在合作社所有的官方信件都是国文,很多文书处理都需经由电脑申报,这些都需要年青人的加入。

合作社局目前有提供很多的免费课程给合作社社员,完成后都有文凭,因此合作社里有老中青三代的结合,可以给年青人一个历练,且合作社章程中有明文规定,合作社利润的分配,因此年青的干才在加入合作社后不但可以一展抱负,亦可有成功后付出回酬的喜悦。

崇联一直都在寻找生意机会,因此林社长亦在此所吁请所有商人,尤其是客家大商家,若有任何适应崇联做的生意,如农业运输,如房屋土地买卖介绍人佣金,只要是合法可以支付给合作社的金钱(因为合作社不能去讨钱)他们都可以成立公司去做,且收入是全体社员为受益人。

三十岁了,林社长呼吁所有崇联社员一起出席在本月十八日(星期日上午十时于海升海鲜楼召开的第三十届(2017-2018)年度的社员大会,亦吁请未加入崇联的客家会员踊跃加入一起壮大这个合作社。在当天除了切30周年生日蛋糕外,所有出席社员亦可领取RM20车马费及有午餐招待。(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