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战事持续 迪泰特拟寻求他国帮助

(香港中通社16日电)自5月23日菲律宾马拉维冲突爆发以来,据官方统计,政府军方面死亡58人,武装分子方面死亡202人,另有26名平民丧生。目前,为数不多的武装分子被政府军围困在三个街区内,挟持平民垂死挣扎。据新华社消息,菲律宾总统发言人阿贝拉说,菲总统迪泰特已授权国防部和军方的最高官员,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威胁,包括寻求其他国家的帮助。

5月23日,马拉维当地军方和警方开始搜捕反政府组织阿布沙耶夫的头目哈皮隆。哈皮隆为美国国务院通缉榜单上的重要目标,也是“伊斯兰国”在菲律宾南部的重要代理人。出乎军警意料的是,一场抓捕行动很快升级为大规模冲突:哈皮隆率领的武装分子占领了马拉维市政府、监狱、医院和教堂等重要机构,绑架市民为人质;驻扎在马拉维城外的陆军103旅军营也遭到哈皮隆盟友、曾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反政府武装“穆特组织”袭击。

马拉维市位于菲律宾第二大岛、棉兰老岛的南拉瑙省,人口约20万。马拉维开战当天,菲总统迪泰特还下令在南部棉兰老岛等地区实施为期60天的戒严。据菲国防部长洛伦扎纳透露,武装分子来自四个组织,其中人数最多的“穆特组织”有250人至300人参战;哈皮隆率领的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较为精干,为50人至100人;还有来自其他两个反政府武装的80人增援。

菲律宾军方和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馆10日证实,美军特种部队参与了菲南部城市马拉维的反恐作战。这是双方首次承认美军介入这场战事。菲军方发言人埃雷拉说,美军特种部队向菲律宾军方提供了“技术支持”,但没有参加地面作战。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馆随后表示,美国政府是应菲律宾方面请求施以援手的。

马拉维冲突时间之长、伤亡之多超乎预料,多个原因拉平了双方的实力对比,升级至鏖战。首先,菲政府军并不擅长城市作战,而注重野外作战,在获得火力支援的情况下顺风顺水,火力支援不足的情况下往往大失水准。而武装分子则肆无忌惮,队伍中还有来自沙特阿拉伯、俄罗斯车臣等地区的外籍武装人员,他们对城市作战比较熟悉。此外,阿布沙耶夫不少成员从阿富汗归来,同样熟悉城市作战。

此外,军方低估了武装分子的人数。在哈皮隆和“穆特组织”占领马拉维市的监狱后,他们释放了监狱中的囚犯,获得大量人手补充。此外,“穆特组织”的根据地就在马拉维市所在的南拉瑙省,非常便于增援。(完)

早年殖民种下怨恨 菲南动乱成因复杂

(中央社 马尼拉16日专电)菲律宾政府军正在南部穆斯林大城与恐怖分子作战,10数万人流离失所,战斗人员及平民多人伤亡,反恐专家与历史学者认为,菲南动乱有极深的历史渊源,恐非单靠枪炮能解决。

从5月23日开始,菲律宾军警即因追捕恐怖分子,而在棉兰老岛唯一的穆斯林城市马拉维市(Marawi)与激进组织马巫德集团(Maute)和恐怖组织阿布沙伊夫(Abu Sayyaf)的武装成员展开激战。

战事持续逾3周,迄今仍然没有可在短期内结束的迹象,建筑物满目疮痍。军方说,已有至少206名激进分子、58名军警以及近30名平民丧生。另有当地政府官员引述逃难民眾说,他们在街上看到不下上百具尸体。

政府军虽不断向前推进,但恐怖分子仍把持著马拉维市大约2成的面积,以游击战术与狙击手顽抗。

马巫德集团是何来头?为何有这麽大的力量能与菲律宾政府军抗争?

根据菲国安全问题专家班乐义的说法,马巫德集团作乱显示出「家庭恐怖主义」已开始在菲萌芽,而且其实政府军对抗的不只是马巫德集团,而是一支经过整合的恐怖势力。

除了马巫德集团以及活跃于菲国西南隅的恐怖组织阿布沙伊夫之外,来自东南亚、中东、中亚甚至新疆的外籍战斗人员,都加入了这次的战局。

班乐义说,菲国多支激进与恐怖组织已成立「东亚伊斯兰国省」(DIWM),由马巫德家族的成员出任主要干部。

马巫德集团是由一对在中东受过教育的马巫德兄弟创立于2014年,真正的名称是「兰佬伊斯兰国」。军方情报显示,马巫德集团于2015年和阿布沙伊夫一同向伊斯兰国(IS)组织宣誓效忠。

马拉维市所在的南兰佬省是马巫德家族的传统地盘,他们在当地拥有眾多亲友,并招揽了数百名不愿与政府和谈的其他穆斯林武装组织成员加入麾下,在南兰佬省多座乡镇设寨,包括大本营布提镇(Butig)。

为打响名号,马巫德组织于2016年将1名政府军士兵及2名基督徒斩首,并犯下导致15人死亡的纳卯市夜市爆炸案。

军方去年11月下旬在布提镇清剿马巫德分子,同年12月1日宣布夺回镇公所及其他失地,击毙61名马巫德分子。然而,在此之后,马巫德集团已悄悄移师马拉维市,整军伺机再发。

棉兰老岛穆斯林抗争问题有著复杂的历史因素。

历史学家说,早在西班牙殖民菲律宾时期,菲国北部吕宋岛及中部维萨亚斯群岛的居民,就开始迁徒到棉兰老岛,这样的情况在美国殖民时代以及前总统马可仕时代加剧。

来自北方的移民靠著与掌权者的关系,分享了穆斯林原住民的资源,原住民的「祖地」也被「分封」给这些外来者,穆斯林原住民反而被逐出家园。此外,原住民的宗教信仰、文化与习俗,也被指遭到压迫。

穆斯林原住民对殖民者的反抗,使得棉兰老岛陷入长达百余年的动荡。而穆斯林原住民的情绪,正被激进组织或恐怖组织所利用,成为散播恐怖主义的温床。

曾被派到菲南的1名军人就说,孩童从小被灌输政府军是侵略者的思想,许多人还未成年就扛起枪加入激进组织,以「保乡卫土」。

专家认为,政府不能单以军事手段解决这样复杂的问题,而是应以创新的非军事措施,从根本上抚平历史伤痛,还以公道,如此才能将激进暴力思想连根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