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刹水管脱落事一直有跟进 洪运信指黄天发才后知后觉

(本报二十二日讯) 本州副首席部长之特别助理拿督洪运信局绅就市区中央巴刹二楼水管脱落漏水事件反击指黄天发国会议员本身才是后知后觉者。

拿督洪运信于今天在一篇文告中严斥黄天发国会议员指市区中央巴刹二楼的水管脱落事件已经发生了逾四年,而市议会从未处理过之说词跟本是睁着眼睛在讲大话!拿督洪局绅说,之前该处的水管确实是有问题,丹容巴拔区社区发展部在接获巴刹小贩们的投诉后也曾向市议会作出反映并也获得市议会派人前去修妥,并非如黄天发歪曲事实的说是已经发生了逾四年市议会现在才来维修。拿督洪运信感到遗憾的是,黄天发身为山打根区国会议员,每年领取人民付给他数十万令吉的高薪水和其他优厚的津贴,又没有特定的部门需要他去管理,黄天发大把时间留在山打根选区内为选民提供实际的服务。拿督洪运信要告诉黄天发的是,丹容巴拔区社区发展部和民政党丹容巴拔区部一直以来在工作天的办公时间内都有专人驻守办事处接受市民的投诉或协助人民处理一些投诉事项,并非如黄天发后知后觉的说是大选要近了才来做工的妒忌话。可是黄天发本身却平时甚么实际帮助到人民的工都不肯去做,除了不时透过报章随便东指西骂来作廉价政治宣传之外,更本就没有以诚恳的心来真正为民服务,所以就连市区中央巴刹二楼水管脱落事件在他自己当任国会议员四年多以来,市议会有没有去维修过,黄天发本身竟然还是[懵蛇蛇]后知后觉,一无所知!

对于黄天发在他本身发表的文告中说,市区中央巴刹二楼水管脱落事件在他上任国会议员的第一年时他就向市议会反映。但是逾四年来,市议会都没有去处理。拿督洪运信感到不解的是,若果黄天发所说的是实话,以黄天发的本性他必定早就在报章上大声的吠。其实事实就是,当黄天发接到市民的一些投诉后,他最拿手的就是透过报章先作廉价的宣传,并没有认真的继续去跟进相关的事件进展。拿督洪运信局绅称,其实黄天发等反对党人士是最不想看到政府去为人民提供协助或为社区提升一些基本建设,因为反对党一直不想看到人民生活好,他们觉得要是人民生活好,他们反对党就没有机会赢。因此不顾人民死活的才是黄天发和反对党等人。拿督洪局绅说,甚至有时反对党等人还不知廉耻的把执政党协助下完成的一些工作抢先去拍照上报宣传是由他们反映后才获得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