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成龙:大逮捕行动影响市场 印尼外劳回国后不再来

(槟城、吉隆坡24日讯)随着非法外劳大逮捕行动令市场风声鹤唳,许多趁佳节回乡的印尼外劳,在回国后宁愿留在家乡,不再来了。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副总会长丹斯里陈成龙叹气道,开斋节后,一些印尼籍外劳回国后就不愿再到我国工作。

“一是当地如今也有不少就业机会,二是认为我国的工作准证手续麻烦,三是马币兑印尼盾兑换率下跌,

以上种种原因造成这些印尼籍外劳宁愿所获薪水比之前少一点,也不愿再来到我国工作。”

他认为,外劳对我国发展至关重要,但当局的逮捕行动使得雇主和外劳们人心惶惶。一些外劳甚至已不愿再到我国工作,严重打击我国经济发展。

“其实,若员工充足,没有雇主愿聘用非法外劳。如今很多工厂因担心人手不足,都不敢接订单。”

他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当局的逮捕行动对各行业肯定都有影响,特别是对中小型企业。

他直言,正是因为办理外劳工作准证手续耗时,才导致我国有许多非法外劳。他认为,相关手续应更透明化和简化,这无论对外劳和企业,乃至我国发展都是百利而无害。

“现在主要问题是手续太复杂,而且最终还不一定能成功办理。”

“很多国家都有聘请外劳,这是正常的,而为何政府不能仿效他国外劳政策,例如毗邻的新加坡?”

他也说,相关问题已存在超过10年,该会就此多年来一直与不同部长会面,但至今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每当事情朝着正面方向发展时,又再回到原点。

受过教育原住民多应聘主管级

移民局在全国各区大逮捕非法外劳,面对劳工短缺问题,原本许多业者想向东马原住民招手,然而,原来普遍受过教育的东马原住民在应聘时以主管级工作为考量,这令面对基本劳工短缺的业者感到头疼。

黄英福:成效不大

大马厂商公会槟州分会主席拿督黄英福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表示,厂商公会于数年前有大量聘请原住民,但是其成效不大。

“主要是来自东马的原住民皆受教育,所应征的工作以主管级为主,对于较需要劳力性的建筑业及工厂而言,成效不大。”

“加上来到半岛工作的原住民,都是以服务业为主,在厂商方面就比较少。”

杜进良:皆受高教育

马来西亚房地产商公会槟城分会主席拿督杜进良受访时也说,尽管原住民懂得本地语言及文化,但是基于皆受高教育,都是选择负责主管级的工作。

余锦明:供不应求

阳光百货超市集团营运总监余锦明受访时指出,该公司早前也曾向东马原住民招手,可是当地情况供不应求。

“而且,原住民多数受教育及能掌握各语言能力,因此以主管级工作为考量,所以仍无法助解决人力短缺问题。”

此外,他也表示,该公司有聘请许多来自东海岸的巫裔,都是担任主任级职位,仍然无法解决外劳所承担的劳力工作性质。

业者拟撤离大马到国外设厂

自移民局大事展开逮捕非法外劳行动,致使不少工厂业者萌起打退堂鼓的意念,打算撤离马来西亚,到国外设厂。

森美兰州汝来是国内著名的外劳城,一名不愿具名的工厂业者透露,该工厂有30%外劳属于非法外劳,在这非常时期,只好安排住宿好好安顿这30%见不得光的员工。

他说,为了让这30%非法外劳在“风平浪静”之后继续留在工厂工作,尽管这期间他们必须藏身,他也必须照样付给工资,还得负担住宿费用,这是一笔额外的沉重开销。

他认为,政府严抓外劳,无疑为工厂业者带来颇大负担,因此考虑撤离马来西亚到国外设厂。#

林伟才盼政府给予更多弹性

大马厂商公会会长丹斯里林伟才希望政府在执行这项大取缔行动时,能给予更多的弹性和确保透明化。

不过,他也披露,厂商公会旗下的会员通常不聘用非法外劳,有者也完成重聘程序,所以影响不大。

“其实我们也预见,未来政府可能会通过征税机制,来减少依赖外劳,如人头税等。不过,有关机制必须是循序渐进、预先宣布、根据厂商的依赖层度,公平地落实,同时也要确保在这过程中,不会被官僚主义所破坏和影响。”

他认为,政府应该要推出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短视”或用“开关”的方式来处理外劳课题。

“我们支持政府打击非法外劳的措施,但政府必须重视问题的根源。”

蔡兆源:长远解决外劳问题

经济学家蔡兆源认为,移民局的大逮捕行动免不了影响经济,但长痛不如短痛,只要当局持之以恒,长远来说对国家还是有好处。

他说,相信在短期内建筑业、制造业和餐饮业等都会受到冲击,因为有些雇主是聘用非法外劳。

“不过,如果要长远解决非法外劳的问题,就要长痛不如短痛。”

他说,虽然从国家角度,这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如在经济和钱财上,但长远来说是有好处,但前提是要有一套很详细的计划。

“政府必须严厉执行,一旦半途而废或不了了之,非法外劳反而会把我国法律不当一回事。如果我国仍然如此宽容,‘友善’地对待非法外劳,这不只解决不了问题,对商家的伤害反而更大。因此,政府一定要拿出政治决心。”

“新加坡向来以严法著称,数年前,2名德国青年潜入新加坡地铁乱涂鸦,就被判罚鞭刑。大马采用严法,说不定可阻吓非法入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