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槟榔填海卖地风波 要求道歉还许子根清白 民政诉林冠英诽谤

(槟城25日讯)“不是我们双重标准,是他No Standard(没水准)。”

针对前槟州首长兼前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被指在90年代以每平方尺1令吉的价格,将丹绒槟榔的填海地卖给发展商一事,全国民政党总秘书拿督梁德明今日在律师拿督峇日星等人陪同下,代表民政党入禀槟城高庭起诉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诽谤,要求对方公开道歉,以还回许子根与民政党一个清白。

他在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对方(林冠英)针对同样课题,多次公开污蔑他们,也迫使他们不断做出澄清,在忍无可忍之下,才会起诉对方。

“过去林首长到底起诉他人多少次了?他甚至连记者也不放过,相反的我们从来没这么做(起诉媒体),如今我们第一次要起诉他,却被他指我们持双重标准的人。”

“别说我们民政党双重标准,就像我们主席(拿督马袖强)讲的,他(林冠英)是一个没有水准的人。”

他也回应说,早前有发律师信要求林冠英道歉,不过对方至今并没有任何回应。

根据入禀书内容,辩方在没有向诉方求证下,就散播有关不实言论,为此要求辩方作出名誉损失等赔偿与道歉;至于赔偿金数额,峇日星表示交由法庭定夺。

政党可诉公职人员

峇日星表示,林冠英虽没直接指明许子根,不过却几度提及民政党,而且政党是可以起诉公职人员(Public Officer)的。

询及为何身为前首长许子根不亲自提告,梁德明解释,民政党拥有法定地位起诉林冠英,而许子根虽已退休,但可以在案件开审时被传召出庭供证。

再询问他为何拖延多年才起诉林冠英,梁德明表示,他们以为人民不会相信相关指控,可是对方一直重复同样言论,甚至导致一些人已开始相信对方,为此他们有必要采取法律行动讨回一个清白。

现场出席者包括槟州民政党第一副主席胡栋强、槟州秘书方志伟、宣传局主任黄志毅以及槟州妇女组代主席陈赛珍等。#

林冠英:靠近大选才入禀法庭 指民政存政治动机

(槟城25日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民政党全国总秘书拿督梁德明今天入禀起诉他诽谤,存政治动机。他反问对方为何要等到4年后,靠近第14届全国大选时,才要入禀法庭。他不解为何民政党(组织)能起诉个人(他)。

他强调不愿多谈案件细节,案交法庭裁决。惟,他再次反问,为何民政党要步社团注册局后尘,待靠近大选时才行动。他指社团注册局也是等到4年后才宣布行动党4年前重选无效。

林冠英周二早出席槟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79岁华诞,颁发勋衔给第2批受封人士的庆典后,向媒体发表以上谈话。

为此,他表示要向州法律顾问研究,以州政府(组织名誉)针对诽谤事宜入禀法庭的可能性,因为根据现有诽谤条文,组织是无法起诉个人。诽谤只能以个人名誉起诉个人。

他举例,民政党也多次以不实数据指责州政府,那么槟政府是否能以组织名誉起诉对方(个人)诽谤?

他揶揄民政党早前曾说要通过法庭申请禁令,阻止槟政府建设海底隧道和3条主要大道等禁调整水费,意味着,他们会在4年后才入禀法庭?

就签署《反贪宣言》周五议会讨论

针对签署《反贪宣言》,林冠英指州政府将在本周五行政议会讨论,是否要依从反贪会指示,“自愿性”签署反贪宣言。

他不解为何槟州并非唯一不签署《反贪宣言》的州属,但却成为反贪会和国阵媒体抨击的对象。他表示,根据他了解,还有一些国阵执政州也还没签署该宣言。

他强调,反贪会从未知会槟州政府相关事宜,却一味抨击州政府不愿就范。他不明白槟州与其他州属有什么差异,但他不愿指责这是双重标准,他仅希望反贪会能给予合理解释。

他调侃说:“亏反贪会大头还是槟城人,为何却针对槟州,与槟州争锋相对?”

他重申,反贪会要槟州政府没被通知情况下,“自愿”签署该宣言,这似乎不合逻辑。“试问在没被通知情况下,州政府需要自行联系对方吗?”

他说,槟州政府的廉洁获世界组织认同,执政9年都秉持10个廉洁信条,廉洁表现甚至比反贪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