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爸爸车祸瘫痪失忆 一家老少陷困境

(槟城28日讯)他是地砖工人,家人眼中的好爸爸,跟一般槟城辛勤的小市民一样,每天早出晚归,养家活口。2个月前的一场摩托车意外,他昏迷醒来,全身瘫痪,脑部受损,完全丧失记忆力,一家人陷入哀愁绝望困境。

根据一项2017年度城市幸福指数调查显示,槟城是当今全国最幸福及最少压力的州属。然而,实际上近年槟城的衣食住行开销一直飞速膨胀,对入息不多的小家庭来说,即使好不容易申请到一间中廉价房屋小单位,其实压力都很大,夫妻必须工作才有能力承担。倘若其中一人突然倒下来,失去保障无法工作下,接下来的房贷及一家人的生计,顿时捉襟见肘。

《光华日报》获读者告知,在槟城白云山脚的一户小康之家,因为一家之主发生意外后,顿时全家陷入困境。记者根据读者提供的资料找上这户家庭,通过报道向社会群众发出求助讯息,以集聚热心民众的力量,给予这户家庭人道援助。

这户家庭的男主人是来自玻璃市的张少雄(38岁),他与来自吉打的邱淑荟(34岁)相恋多年,7年前他俩在槟城组织家庭,育有一名7岁的小女儿。张少雄是地砖技工,太太为一家公司书记。

张少雄夫妇之后在白云山路水晶公寓,买了一间10余万令吉的中廉价组屋单位,并接年迈母亲回来住,一家人过着清淡节俭的天伦生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个月前的一个上午,张少雄在驾摩托车上班途中,途经植物园路及青年公园交界处时遭遇车祸,左下肢骨折,脑神经重创,导致右半边肢体瘫痪,躺在槟城医院昏迷了2周之久才醒过来。他无法进食,至今只能依赖一条细管子从鼻孔输入饮料来维持生命。

张少雄这一条命总算奇迹般地捡回来了,让这一家人转忧为喜。可是,他的左脑遭遇重创,院方之前从他的脑内取出许多血块,醒来之后就患上了失忆症,谁都不认识了,包括他眼前焦虑的家人、年迈母亲、岳母、妻子及小女儿,他完全叫不出谁是谁?

家人相信,这也许是张少雄潜意识里的恐惧和无助感,包括担忧一家人的生计,每当丈夫病情发作,不管白天或黑夜,经常哀号、嘶喊和挣扎,甚至间中会喊粗口,几次拔掉管子。

为了他的安全,家人唯有用绳子绑住他另一边可以移动的手脚。

邱淑荟告诉记者,丈夫之前非常顾家,每天早出晚归,勤力工作,不曾在家人面前说过一句粗口,如今这样的遭遇,她感到心痛之余但又无奈,必须面对事实。#

一年医药费及开支料逾4万

原本一家的开销约4000令吉,但随着张少雄发生意外后收入断失,以致其家庭开支的压力陷困。张少雄一年的医药费及生活开支估计逾4万令吉。

邱淑荟透露,他们一家人的生计,包括房贷及一辆小型的国产车贷,每月开销至少都要4000令吉。由于生活开销庞大,丈夫之前曾计划转行卖五金,没想到遭遇这场车祸。

在丈夫发生意外后,邱淑荟为了替丈夫治病,家里的一点储蓄都耗尽了,拖欠好多个月组屋管理费,下来的房贷、车贷、丈夫的医药费,纸尿片及奶粉开销不知怎办才好?目前,一家人的生计及丈夫的医药费,仅靠她每月1800令吉的书记薪水来苦苦支撑。

此外,为了帮忙照顾女婿,她的年迈母亲也辞掉文具店员工作,从老远的吉打过来槟城和她们住在一起,2个白头人一起看顾丈夫及小女儿,她才有办法出去工作。虽然邱淑荟白天出外工作,不过午餐时间会回家看看,帮忙2个老人家分担照顾丈夫的责任。

失忆症至少半年才能恢复

医生估计张少雄的失忆症,至少要等到半年或一年之后才有可能恢复。

目前,张少雄每星期须到槟城医院复健、每两周一次脑部检查。邱淑荟说,其丈夫半身瘫痪,无法坐轮椅,每次须花费100多令吉请圣约翰救伤车载送,还有物理治疗费及手术后的医疗费等。此外,物理治疗师每周3次特地到家里替丈夫做物理治疗,这也是一笔开销。

访问这一家人的那一个晚上,张少雄深夜突然胃出血,全身抽搐,家人紧急招叫救伤车载送槟城医院救治,至今还留在医院观察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