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年1654条冤魂 扣留所命案 正义路漫长

“2010年至2017年2月20日期间,共发生1654宗扣留所死亡案件。在1654人当中,包括1037名巫裔、222名华裔、182名印裔、28名其他族群以及185名外籍人士。”

这是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志期2017年3月7日,回应民主行动党峇都加湾区国会议员卡斯杜丽的国会书面回复。

短短7年中,有1654人毙命在全国各地的扣留所。这惊人的数字意味着,在每两天里,就会有1人死在扣留所中。

扣留所死亡,是指一名被扣者在执法单位的扣留范围(监狱、警局扣留室、移民厅扣留中心等)内,因不同原因而死亡。

8年前,因协助反贪会调查选区拨款遭滥用,却在翌日被发现毙命在雪州反贪会总部5楼屋顶的赵明福,不少人记忆犹新。

时过境迁,赵明福命案仍未平反,一起又一起的案件不断发生,人民之声(SUARAM)与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依然奔波在外,为扣留所死亡案件的受害者讨公道。

在积极争取平反赵明福案件后的5年,全民挺明福运动转向组织化。透过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以制度化推动人权教育、平反赵明福冤案等。

而人民之声除了与死者家属走在前线,也从90年代起每年定时发布人权报告书,公布国内扣留所死亡案件的数据。

然而,争取平反扣留所死亡冤案道路崎岖,未知最终能否获得司法胜利。

也因为长期秉持人权和正义的道德点来看待每一宗案件,令上述两个组织能在风尖浪口中,继续和受害者家属寻求应有的公道。#

政治意愿成平反挑战

自2011年至今年4月,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共接获1950宗公众针对执法机构出现舞弊的投报,其中近7成针对警方,严重程度相当惊人。这也是人民之声一直坚持并呼吁政府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IPCMC)的原因之一。

人民之声执行董事瑟温指出,平反道路的挑战,就是政府对改革制度的政治意愿。

他说,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近年来虽有提出不少好的建议,包括建议对付滥权的警员,但却因没检控权而逊色。

“检控权在总检察署手上,若后者没任何下一步行动,那涉案者就不会面对任何法律责任。”

“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也不只是处理针对警方的投诉,他们还必须处理其他部门的案件。”

另一方面,从新闻报道上看,许多受害者都是印裔人士,令社会出现类似印裔社群受压迫的观感。这种族群因素也让人权工作者不得不小心应对,以免掉入课题被种族化的漩涡里。

对此,瑟温非常反对各界以族群角度看待相关案件,而应该从正义和人权方面看待。

“你说受害者多数是印裔,那毙命在移民局扣留所的外国人又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外国人)的人数也不少。”

“这无关族群,这事关正义与人权。”

除此之外,虽然联合国于2002年12月18日,通过《禁止酷刑公约》(Optional Protocol to the 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但大马迄今还未签署这项公约。

这意味着联合国和国内人权专家无法检验国内扣留所(或扣留营)内扣留者的扣留条件,以及扣留者是否遭受到恶劣的待遇。#

警强烈反对成立投诉独委会

2005年9月,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书中建议,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以强化警队的管理与执法,包括可对付任何滥权的警员。

不过,警方对于这项建议强烈反弹,并且当时已有完整的内部纪律足以应对后,时任首相敦阿都拉最终建议成立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

警队数年前成立的廉正与遵守标准局(JIPS),全权调查与处理警队内部的纪律问题。阿末扎希也于今年3月在国会表明,基于已有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政府不会设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

没有人应不明不白死去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副主席黄玉珠对此感同身受。她坦言,该组织的努力犹如蚍蜉撼大树,一伙人虽有气馁,却不甘心如此放弃,反而倔强地继续做应该做的事。

她以赵明福案件为例,指许多事都不能以时间长短来衡量,而是应正视受害者和家属,是否已得到应有的正义。

“这条路却是不好走,面对一些来自收入或教育水平较低的受害者家属,我们也往往需要用更多时间协助他们。”

“也有不少的家属因生活拮据,又或是看不到正义来临的一天,而就此放弃了法律诉讼。”

“没有任何人应该不明不白的死去,包括被扣者。法律赋予执法者权力去逮捕嫌犯,但执法者同时有责任保护嫌犯在被扣留时的生命安全。”

黄玉珠在受访结束前说出的这句话,看似简单,却道出了一个长期缺席的价值观:任何人的生命都不是廉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