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载至芭场“滥用私刑”? 青年遭逾20人毒打

(新山21日讯)“滥用私刑”?17岁青年被20余人持械围殴约10分钟,并被丢弃在偏僻芭场内某庙宇旁的沟渠内,凶徒事后开车扬长而去。

事件是于本月20日凌晨1时30分,在笨珍北干那那某偏僻的芭场内发生,被围殴的青年是来自古来沙令的刘玟贤,5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3。

刘玟贤今日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指出,他甫在班兰某马机场上班3天,平日下班时间是晚上10时左右,在周六晚临时加班1小时,即晚上11时下班。

他说,他过后接到一名刚认识不到1个月的朋友(16岁,辍学生)来电,约他外出喝茶聊天,他不疑有他点头答应,之后坐上前来接他的一辆轿车,由对方的友人驾驶。

他补充,接着出现另外3辆车跟在后头,他留意到每一辆车内都坐满了人,一路将他从新山班兰载到笨珍北干那那一处偏僻芭场内,把他拉下车。

“众人过后取出藤棍、电棒、水管、铁条和藤条等物,直接就往我身上一顿毒打,至少有10分钟,完全没人给我机会问清楚到底为了何事打人。”

他说,那些人打他后将他丢弃在该处一间庙宇旁的沟渠内,并取走他装有手提电话、身分证和170令吉的背包,一行人开车扬长而去。

上述20余人年纪最小仅14岁,最大为20余岁,共分乘4辆轿车,分别是黑色丰田威驰、白色第二国产Alza休旅车、银色普腾赛佳以及外漆斑驳的日产旧款车。

不知何故被打

他透露,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名老庙祝回到庙宇时发现他,一开始对方以为他是鬼,仔细观察发现是人后,立刻将被打得满身伤的他救起。

“该名老伯不仅帮我打电话通知家人,也协助报警,在警方抵达现场后,还陪同我前往乌鲁槽警局录取口供。”

刘玟贤也在家人陪同下,前往新山苏丹后阿米娜中央医院治疗,他被毒打后遍体鳞伤,前胸后背满是长长的血痂,院方为他施打2支麻醉针方才止痛。

记者问他是否曾语言上得罪他人,导致遭人“滥用私刑”,持械围殴他?他一再表示不清楚,也不知被打的原因。至于警方是否已逮捕打人者,他也一概不知,只说,现在回想起当时的一幕,仍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