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武雅工地土崩事故 7人确认死亡 3逃生 4人仍在搜索中

(槟城22日讯)丹绒武雅可负担房屋建筑工地土崩现场,已确认7人死亡,此外拯救单位也证实,事发时有3人成功逃生,因此搜寻名单已从14人下调至11人。

目前,搜寻单位仍积极找寻另4个遭活埋者的位置,包括27岁本地华裔男子工程师 YUAN KOOK WERN。

这起土崩惨剧是于周六上午8时45分发生。原本的消息指有14人遭活埋,如今随着证实有3人在事发时成功逃生后,罹难人数已减至11人。

据消拯队消息指出,至今已确认了有7名死者,包括2名孟加拉籍、2名缅甸籍、2名印尼籍工友,至于第7名死者遗体是于周日上午9时56分确认,其身份有待证实。

截稿为止,6名死者的遗体已成功挖掘出来,并送往槟城医院太平间停放,至于第7个死者的遗体仍未出土。

在现场的槟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指出,搜救队是于上午9时50分发现第7具遗体,但碍于土质较为潮湿和有多重障碍物,如铁枝和一些建筑材料,所以导致挖掘第7个死者遗体的过程受阻。

搜救队在发现第7个死者时,仅见到遗体半身,因此必须使用机械及人工交替处理的方式,慢慢地排除障碍物。

另一方面,布城消拯总部行动助理主任艾德文指出,目前消拯队在搜救时所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在进行搜救时,松软的土质会陷下,令整个搜救行动有所阻碍,所以将会增加罗里班次,移走1000吨的泥土以方便搜救行动。

他也证实,原本搜救名单里有14名罹难者已下调至11人,因为其中3人已成功自行逃生。

据知,逃生者分别是1名缅甸籍和2名孟加拉籍工友,他们的眼部和身体部分部位皆受伤,不过他们在入院接受门诊治疗后就失联。

工地附近3溪 链接吉辇河

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表示,该区有3个山坡发展仍在进行中,目前仍有10个山坡及海边发展计划有待申请中。

他说,已在进行工程的3个山坡发展也包括了事发工地,靠近拉曼大学学院处及峇都丁宜山坡那里。

他透露,事发工地附近有3条支流小溪链接吉辇河,但这3条支流因要让路给此发展,已经被改造及中断。询及是否与该工地意外有联系时,他回应说,河流与山坡可以说是不同体系,但仍有关联。他说,其中有两条支流是在事发工地,因此对于是否有关联,他希望可以把此因素纳入州元首调查委员会调查。

出动222人搜寻

搜寻行动总动员222人参与。东北县警区主任安华奥玛助理总监指出,此次参与搜救行动共有222人参与,人员分别来自警方、消拯队、民防拯救部队。

他也说,由于周日的天气良好,搜救单位尽可能,可在今日内将所有罹难者搜寻出来。

国阵将在槟议会提动议 要求州政府停止山坡发展

巫统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拿督法力说,国阵欲在11月间召开的槟立法议会上代表人民提出动议,要求州议会通过指示槟政府停止所有山坡发展区计划,直至有关研究及调查报告完成为止,以确保州内山区发展的安全。

他已将上述提案建议提呈槟立法议会议长,以寻求通过,他今早与槟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查哈拉前往发生土崩惨剧的丹绒武雅区一工地前召开记者会时,发表上述谈话。

他认为,所有山坡发展计划应立即停止,直到发展商制定好相关的排水计划及整顿土地工作,此外所有在75米以上的山坡发展计划不该被允许及不被批准。

他提及,在之前当地人民代议士、公众及非政府组织,已针对该区的山坡开发问题提出反对意见,可是槟政府却一意孤行。

他强调,国阵这次提出的提案建议是代表人民提出,他们希望能在州议会上通过动议,停止所有山区发展计划,并获取州议员们的支持。

查哈拉:槟政府耳聋

查哈拉形容槟政府是耳聋的政府,不愿听取民意。她说,早前行动党丹绒区州议员郑雨周已多次挑起并反对相关丹绒武雅山区发展课题,可是州政府不愿听取意见,以致今日的悲剧发生。

她指出,槟政府向来在一些事件及课题发生后,就先怪罪国阵,如今这事件发生,槟政府将责怪发展商。
“州内过度发展问题,尤其山区发展若不受控制,将存在严重的危险性。”

方志伟促州政府 确保山区计划安全

槟州国阵青年团及马华槟州联委员会分别促请槟政府立即指示停止所有州内山区发展计划,以便重新检讨有关指南,同时尽速设立紧急搜救委员会。

槟国阵青年团团长方志伟说,为确保所有州内山区发展计划的安全,州政府应马上作出上述指示。

他今早与马华槟州联委会秘书陈协成在发生土崩悲剧的丹绒武雅区一工地前召开记者会,向土崩悲剧事件的罹难者家属致哀,并希望家属能早日走出悲伤。

另一方面,陈协成认为,州政府在土崩悲剧发生后,应马上设立紧急搜救委员会,以便对救灾难工作作出最好的协调及在“黄金时刻”中抢救被埋者。

他对于州政府没马上采取上述行动,感到不满。

他说,马华把政治摆一旁,若州政府成立这支委员会后,可邀请他们加入,以协助相关救援的协助工作。

孕妻苦等不到夫归

已孕3个月的印尼籍妻子在现场苦等,盼不到丈夫归来。

其中一名失踪者巴基斯坦籍阿里拉萨(23岁)的妻子诺艾里(33岁)受询时指出,其丈夫是非常文静的人,但在事发的3天前显得异常安静,而且不吃平时爱吃的菜肴。她接获丈夫遭土崩掩埋的噩耗,至今尚未寻获。

她说,丈夫在该工地工作仅有1个月,他们是于今年6月结婚,已有3个月身孕。她在现场苦等搜救队伍许久,但一直没有丈夫的消息。

警寻3幸存者助查

警方急需找寻3个在土崩现场逃生成功的工友助查,警方暂无法确认他们是否有合法工作准证。
他们并没留院观察,据知他们在接受门诊治疗后就失联。

东北县警区主任安华奥玛助理总监指出,警方还不能证实成功逃离事发工地的3名外籍工友身份。

他说,警方不会对这3人发出逮捕令,毕竟他们也是受害者,仅要求他们以受害者身份接受调查。

他也说,3人自救后,由工地负责人送院治疗。他们只是门诊伤者,并没住院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