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为何“结缘”世界最美小镇(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41

图为宁波东钱湖畔的殷湾村

最近,奥地利哈尔施塔特湖区找到了一位东方“密友”。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哈尔施塔特素有“世界最美小镇”之称。11月22日,哈尔施塔特湖区与中国东钱湖国家旅游度假区签约结成友好湖区。

东钱湖位于浙江省宁波市。日前,记者来到这里,看到湖水清澈,四周群山环抱,绿树簇拥。而十几年前,东钱湖并非这番风景。那时,湖面渔网密布,临湖工厂污水、废水直排入湖。经过迁房、迁厂,清淤、绿化等一系列整治,2015年,东钱湖成为首批17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之一。

在宁波采访时,记者发现,很多河流湖泊都有着类似的经历。它们的今昔变化,反映的是生态文明理念的重大转变。

■ 发展理念新

说起生态文明理念转变,宁波一家生态环境工程公司的董事长任红星向记者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任红星从2004年起开始做水生态修复工程。“刚开始的那几年,我的工作基本都是到处‘游说’,因为大家还没有生态修复的理念。”他说。

“游说”成功后,任红星又遇到了尴尬的局面。因为宁波市只有他一家水生态修复公司,没有竞争对手,也就没办法招投标。“后来,尤其是2013年以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任红星说,现在宁波至少有50家水生态修复公司,随着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推广,很多央企也加入进来。

中共十九大报告强调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宁波率先划出浙江省首个生态保护红线规划。如今,宁波水管理、水安全、水资源、水生态和水文化效益显著,形成了“水净惠民、水美亲民、水韵扬民”的水生态建设蓝图。

■ 治理思路新

如何将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需要新思路。

在宁波市北仑区,有一处供居民游玩休憩的亲水绿地。这就是小浃江两岸的生态绿化带,这里随处可见晨练、垂钓的人群。

2009年,北仑区启动小浃江整治,累计投资14亿元,完成了35公里小浃江及周边河道治理以及120万立方米的河道清淤。

宁波市水利局农水处处长胡杨分析说,这里面有一笔重要的“生态账”。小浃江整治花费了14亿元,现如今,收益已超过了当年的投入。“环境改善后,小浃江沿岸进行综合开发,带动了土地增值。” 胡杨说。

2013年,宁波被水利部列为首批45个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之一。试点建设期间,宁波完成投资316.38亿元,推进城乡污水治理,倒逼经济转型升级。

东钱湖畔有个村子叫殷湾村。今年64岁的蔡德甫是土生土长的殷湾村人。最初,蔡德甫在村里种地,后来到塑料厂工作。“塑料厂在哪儿?”记者问道。“就是你身后这个。”蔡德甫说。记者转身发现,身后的工厂围墙还在,但大门紧闭。原来,在对东钱湖的治理过程中,这家临湖的塑料厂被搬迁到了镇上的工业园。工业企业离开后,殷湾村开始发展民宿经济。

产业转型,当地村民也随之转型。原大公渔业社的忻惠良,如今不再捕鱼,而是到东钱湖一家旅游公司上班,转型成了旅游从业者。

■ 管理手段新

最近,宁波鹁鸪岭上的一处隧道正在施工。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项目其实是一个开创性的水利工程。

在工地现场,宁波原水集团董事长王文成向记者讲述了这个工程的始末。

4年前,菲特台风使宁波多地受淹,东部不少水库水位超过了汛限水位,水从溢洪道不断往外溢出,而城西还有部分水库尚有蓄水空间。

当时大家就有个想法,将不同地区的水源联合调配,在大旱大涝的地区或时间里相互调剂水资源。就这样,宁波水库群联网联调工程诞生了。

“宁波水库群联网联调工程输水线路全长41.32公里。这张隐藏在深山和地底的大网,通过四通八达的管线,将分散于宁波的水库串联起来,使宁波可以从容地调度水资源。”王文成说。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12月19日 第 02 版)